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乱起(二)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乱起(二)

    .shumilou.com.shumilou.co

    张嗣宗再次被架票的消息,是杨承祖回到王府不久之后听说的,看他那模样,仪卫司的人吓了一大跳。等到听说他经历了那场打砸,又保护了钱夫人后,有几个同僚便来说笑话打趣。只有陆炳面皮绷的比较紧,盯着杨承祖看了半天以后才道:“这伤口包扎的……实在是妙手。让小弟,再为大哥重新弄一下吧,可能好的会更快一些。”

    等听到这个消息,杨承祖皱了皱眉头“二世祖在这个当口出事?这倒是巧了,听说还死了人?”

    “是,张都督的亲信扈从张忠,被发现死在驿站里,是被人用刀刺死的。这案子现在闹的很大,衙门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我们锦衣卫也得出马。”王立本的一张脸已经成了苦瓜,这种案子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锦衣卫都不会落好,他能高兴才怪。

    “不但被架了票,还死了人么?”杨承祖边听边琢磨着,只觉得伤口又有点疼了,“算了,你的人撤吧,别跟下去了。没什么用,我估计这事,已经来不及了,就算你们发现了什么怕是也改变不了,抓紧时间,往府里搬东西吧。”

    “你是说?”

    “恐怕就这一两天的事,让大家早点做准备吧。现在已经不是做事的时候,而是到了止损的时候了。多弄走一点是一点,多保住一些是一些。”

    “真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是不是……还能再努力一下?”王立本的胖脸抽搐了一下,干笑了两声

    “杨仪正,你不清楚,我在家族里虽然是长房,可是从小就比较笨,除了会吃,别的做什么都做不好。读书读的不成,练武也练不好。出来做生意,也是马马虎虎,也就是勉强维持不赔本就好了,家里对我从寄以厚望,到我不出事就好。这种滋味,你是不明白的,就算当了这个百户,也是看我是长房子弟,不做点什么说不过去而抬举我的,说实话,我这次真的想做成点什么,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行,只是为了让家里人不再对我失望。我这件事,是真的用心了,甚至自己拿出钱来发赏钱,下面的儿郎,也真的用了命,或许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杨承祖拍拍他的肩头“王百宰,你的意思我明白的,不过事情到了现在这步,真的……已经没的玩了。你想想看金刀帮、铁拳门,你的命比他们加起来都要值钱,不要浪费在这种无聊的地方。你有做事的心,将来就一定有事做,毕竟乱民不会在这里长期待下去,将来的安陆,还是我们的天下,到时候,你还怕没官做么?”

    王立本也明白,自己是兴王这条船上的,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不管是为了家族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证明自己能行,都只能跟这条路跑下去了。杨承祖道:“你和你的人从现在开始,就负责一件事,帮着王府的人搬家。把能转移的人,都转移进来,能转移的家当,也都转移进来,我不想保住多少人命,但是只要是跟咱们有关系的,能保一点是一点。”

    一挂挂大车,从四面八方向王府驶来,蒋氏王妃的亲族,王夫人的一些亲属,还有王府属官在本地的亲眷。这些关系散发开来,也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这多亏之前杨承祖用霹雳手段收粮,保证了府库的充盈,这么多人进来,也不至于有人真的会饿肚子。

    王立本与徐震两人带着人手,在那里负责往来车辆人员的检查,徐震作为地头蛇,这次也算是孤注一掷,把本钱押在了兴王府上。如果这一宝押空,他的官也就做到头了。

    按说这么大的动静,本地官府肯定会有所察觉,只是从王立本那反馈来的消息汇总过来,现在的万同,还真是没有心思和精力,去顾忌王府了。

    “骚乱已经开始了么?”

    “是啊,得亏我们把人手撤下来的早,要不然,怕是真的就要抽不出腿了。”想起骚乱的情景,王立本还是有些后怕。那些人在粥棚那边开始闹事,有几个州里的幕僚带着衙役去弹压,本来只是例行公事的讲规矩,说道理,谁知道怎么搞的,居然有人大喊起惩办杀人凶手。

    那天在小巷里杀掉几百人那事,已经在难民中传开了,人数也从几百人变成了上千人,又从上千变成了几千。原因也变成了本地人有意对外乡人的迫害,是一起彻底的阴谋。

    这段时间积累的怨气,自身处在的绝望境地,都是这些谣言滋生的理想土壤。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每一次的闹,都能带来处境的改善,也让灾民们认定,会哭的孩子才会有奶吃。

    先是抱怨,接着是咒骂,最后就是单纯的宣泄。很多人将自己所受到的一切委屈,亲人身上发生的所有不幸都归咎到了官府身上,不知不觉间,自身的情绪已经到了顶点,只差一个火星,就可以引发爆炸。

    很快,火星来了。

    不知是谁朝一个幕僚头上丢了个粥碗,将那名幕僚打的头破血流,护卫的衙役大怒之下抽出了刀,接着局势就完全失控了。

    雪亮的刀锋,刺激了难民的神经,不知道谁喊着:官府要把我们也都射杀了,你们看,安陆营的官兵已经来了。接下来就是一场大规模的骚乱与灾难,当场有三名幕僚和两个衙役被打死,受伤者不可计数。本该负责维持秩序的安陆营,却选择了冷眼旁观,两不相帮。

    这一来,难民们的情绪更加高涨,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个安陆本地军卫出身的军官见闹的不成体统,带了几个亲兵过去想要抓带头的,没想到难民里居然有人夺了他的刀,接着,就砍了他的头。

    王立本和他的人,就是在那名卫所军官被杀的时候撤下来的,他发现了,杀人夺刀的,就是锦衣卫一直以来暗中盯的一条大鱼。看来这条鱼盯对了,只是目标太大,现在有破网的可能。

    “多亏我们走的快,要不然的话,怕是他就要提着刀杀过来了。”王立本喘着气,满面的惊惶“疯了,真的疯了,光天化日动手杀官,周围的百姓居然为他喝彩,这群人全都疯了。”

    由于他撤出来的早,并不清楚,真正的疯狂实际是发生在他撤出之后,一位受难民敬仰的师兄,带来了一个惊人消息。皇帝的表弟张嗣宗被匪徒架票,对方要五万石粮食才肯放人,为了筹措这些粮食,自即日起,安陆的粥场,要停了。粮价在现在的基础上,再涨五成。官府还会限期破案,在这些流民中寻找动手的歹人。

    <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