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乱起(一)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乱起(一)

    >,!

    “夫人别怕,有我在。↖,”杨承祖说了一声,宝刀起处,已经砍翻了一个冲过来的难民,又拉着钱夫人向旁一闪,避开了另外一个人的一扑。这些难民大多没什么武艺,可是数量太多,如果不是有那些杀手们垫背,怕是他们三个都要被难民收拾了。靠着一身坚甲和一口宝刀,杨承祖如同游鱼一般,逆着人潮,艰难的向外滑行。

    这个时候武艺远不如运气重要,他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或是棍棒,总算是命大,还能支持的住。

    就在危机的时刻,忽然街上又传来纷乱的脚步声,一大群武人打扮的汉子冲了过来,有人大喊着“保护夫人!”还有人已经朝着难民开始射箭,或是投掷暗器。这些人的人数不少,而且手里有兵器,他们一来,顿时将难民杀伤了不少,杨承祖趁机护着钱夫人冲出了包围。

    只是这短短的片刻工夫,杨承祖的衣服已经被撕碎了多处,露出了里面那件犀甲。钱夫人由于被他护着,倒是衣衫完好,只是面纱被人扯掉了,露出一张年轻的脸来。

    黛眉凤目,瑶鼻挺直,樱口绛唇,皮肤白嫩,如同上好的羊脂美玉。一张瓜子脸,下巴微微有点尖,按这个时代的标准,这大概算是个瑕疵,不过在杨承祖看来,这种脸型就是完美。杨承祖美人见过不知多少,可是初见这钱夫人的真面时,仍然是愣了一愣,随即想到:幸亏她戴着面纱,否则难民一开始就都本她扑过来,怎么也是敌不住的。

    那些武人都是钱夫人的护卫,他们一冲上来,钱夫人就安全了。可是她左右看着,焦急道:“罗婆还在人群里,快去把她救出来。”

    “不劳主人挂念,奴婢已经冲出来了。”说话的当口,那名婆子已经从人群中冲出,她的衣服也被撕破几处,但是没出什么丑,比起杨承祖的样子强多了。钱夫人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面纱掉了,急忙转过身去“快去,取一副面纱来。”

    那些难民中,有人还带着油瓶,朝着店铺上面投过去,还有人想着放火。只是雨太大,火放不起来,就只好扔石头砸东西,外加见什么抢什么。有些人什么都没抢到,就奔下一家,有些人抢到了东西,就想溜。

    这些人打顺风仗是可以的,可是被这些护卫们一通砍杀,就有点混乱,纷纷向后退却着似乎想逃。猛然间,巷子的两边,都传来沉重的军靴声,一大批安陆营士兵手提兵器,在巷口两侧形成封堵。

    罗婆子过去与带兵官说了几句什么,后来又拿了什么东西给对方看,这名带兵官仔细看了半天,最后只得点了头。让钱夫人和她的护卫们,到了队伍后面暂时休息。只听那带兵官高喊道:“奉州牧之令,勘平乱匪,于敢于打砸店铺之歹徒,一律斩杀,一个不留!所有人听令,举弓……放箭!”

    先是乱箭,接着是士兵列成队列举着兵器杀过去,如同滚汤泼雪,又如泰山压顶,这些被困在中间的难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做出反抗。很快,尸体就在街道的正中堆成了小山,士兵们开始推开店铺的门,冲进去搜捕是否有剩余者。

    杨承祖在乱战里头上挨了一砖,伤口向外流着血,初时根本感觉不到疼痛,直到这个时候,才感到不舒服,拿手一摸,就是一片黏糊。

    钱夫人拉着他来到那间茶室内,所有的尸体都被护卫拖拽了出去,又命人打了净水,拿了金创药。罗婆子想过去上药,钱夫人却道:“我自己来。我的救命恩人,难道还不能给他上点药么?”

    一圈圈的药布绕上去,杨承祖觉得自己好象是年代剧里那些伤兵,不过这伤口的包扎可不敢大意。这个时候处理伤口的药不多,一旦感染或是伤风,那是要人命的。好在用的都是上等的好药,这钱夫人包扎的手法虽然生疏,可是动作轻柔,伤口凉森森的,感觉不到疼痛。

    两人离的近,阵阵体香直冲鼻端,回想起她的模样,杨承祖忍不住阵阵心猿意马。钱夫人,却没听过有哪个钱员外,听说城里倒是有个钱员外,不过是个五十几岁的胖子,呸!这样的,也能配的上她?再说那家伙不过是开着两间绸缎庄而已,算不上什么大富豪,也没有这么大财势。

    罗婆子到外面转了转,很快就把消息探听了回来,说是这条街上有个开饭馆的老板收留了几个难民中的半大孩子,给自己当伙计。这种伙计只给吃喝就行了,不给工钱,想来他也是为了省点。只是没想到,发现这些伙计偷偷的从店里偷东西,送给外面的难民,老板发了急就去打,结果反倒被这几个伙计推了个跟头。

    他一怒之下,就喊了其他的伙计打人,听说是把人打伤了,然后又赶了出去,不再用。那些难民就抬着人,到他门上要说法,不知怎的,就有人挑动着大家,动手去抢了。

    那位老板已经被乱民活活打死,店铺被抢了个精光,更惨的是有两家店是女人看店,那下场实在是没法说话。钱夫人的手微微抖了抖,她似乎也想到了,如果今天不是杨承祖把自己拉出来,又是个什么结果。

    “那些安陆营兵,是干什么吃的?我记得这条街附近,就驻着他们一个哨。可是从难民开始打砸,到他们过来,这中间用了多长时间?今天带兵的主官是谁,我要他的名字还有履历。”钱夫人冷声的询问着,显然是准备算帐。

    杨承祖一边偷眼瞄着她的玉腕,一边道:“我估计不是干什么吃的那么简单。如果说只是尸位素餐,其实倒没什么。大明朝这么大,养活一些米虫,丝毫不成问题。怕的不是米虫,而是吃饭砸锅的祸害,那才是真的要出大事的。”

    护卫中一个头目道:“杨仪正说的是,我们过来的时候,那些官兵还拦着我们。说这是官府的事,不能让我们私自动手,最后还是我们硬闯过来的。”

    店铺外面,已经传来阵阵哭号声,这声音不是那些难民,而是受害的那些店铺的老板,东家或是受害人的亲属。得知官府弹压了局面后,已经有很多人过来查看自己的损失,或是关心自己的亲人。

    “吃里扒外的东西!”钱夫人恨恨道:“这些人命和损失,都要算在他们头上。罗婆,你去传本夫人的话,咱的买卖都先关一关,掌柜的伙计,跟着我进府,手里的货,也都先送到王府去。损失一批房子,将来再盖起来就是了,不能让人再承担损失了。还有,今天的奸细,我要他全家死绝。”

    “夫人放心,交给奴婢去办。”罗婆应了一声,没再做别的说明

    杨承祖的伤势包扎完了,他觉得肯定是有一部分药布被浪费了,现在自己简直成了个白头翁,,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呢。这间清净的茶室,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他叹了口气“开始打砸了么,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我怕是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事,在等着呢。”

    “死了这么多人,难道还吓不住他们?”钱夫人似乎有点不信,不管怎么说,这事上万同的处置她还是比较认可的。当机立断,下的去狠手,敢于杀人。几百颗脑袋砍下来,应该是能镇住那些难民了吧。

    “如果安陆营在自己手里,那确实可以吓住他们,可如果安陆营不在自己手里,这种杀戮只会起反作用。对于我们来说,是杀了几百乱民,对那些难民来说,是官府杀了他们几百乡亲。要讲道理,他们也有一堆道理可以讲,何况他们压根就不打算讲道理。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是不大可能开出什么好花了。万同是个不错的官吏,可惜啊,他一开始走错了方向,现在他可能已经意识到有问题了,想要逐渐的修正。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物资,那也有可为,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他又能怎么样呢?夫人不妨派出人手打探一下,估计一两天内,还是会有新的问题发生。”

    “那些人,会不会现在就动手?”钱夫人也有点紧张,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是实打实的,她也没法再淡然处之。

    “暂时应该不会,难民太多,白莲教徒不占多数。再者造反是要杀头灭门的事,也不是说平时讲些道,再画点符,就能让他们站出来送死的。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是煽动,这就像我刚才说的点火,他们一下子想把火点旺,也做不到。只要一点点把火煽旺,再想让火熄掉,就不可能了。到那个时候,他们只要加一点柴,整个安陆,就能变成一个大火堆,那他们的愿望,也就达成了。”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这里刚死了数百人命,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伤口处理之后,就由护卫保护着钱夫人和杨承祖上了马车,车辆直奔王府方向而去。

    杨承祖还是第一次与钱夫人同车,车内垫着厚厚的褥子,丝毫感觉不到颠簸。对面是绝色美人,车内弥漫着某种不知名称的香料,整个人都感觉懒洋洋的。他不由将身子靠在车壁上,口内轻轻哼哼起小调来:

    “种瓜的得瓜,种豆的收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