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血雨(一)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血雨(一)

    .shumilou.com.shumilou.co

    见了那药包,张嗣宗大喜着将药包抓过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接着就贴社塞了起来。“还是你对我好,知道我离不开这东西,帮我去搞这个。他们啊,只会劝我不要吃不要吃,真是一帮混帐。”

    “都督啊,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不对你好,又对谁好呢?我问你,天天跟这些下贱东西玩,有意思么?那个名叫如仙的女人,不想要了?”

    张嗣宗摇摇头,不屑道:“她的根脚已经摸出来了,滑县的表子出身,有什么意思?如果我想玩花魁,现在一句话,整个安陆的花魁我随便玩,她又算什么东西?我还以为良家妇女呢,这种人,没意思。”

    “这就是都督不懂了,花魁没意思,从良的花魁,可是有意思的很呢。既有当初练就的那十八般武艺,又有良家妇女的烈性。可是难得的好货色。再有,杨家不光有花魁,还有女侠,有姐妹,听说还有娘两个呢。谁知道是不是被杨承祖兼收并蓄了?他的后娘,年纪其实也不大,比他没大几岁。”

    张嗣宗听着这些,眼光逐渐变亮,可很快又摇头道:“她们平时不出门,我总不能去孙交的别院捉人吧。那老儿不好惹,就算我爹在这,也是不愿意跟他为难的。来的时候家里嘱咐过,这老汉,不要招惹。”

    “都督,要动那些女人,不一定非要去碰孙交啊。你想想,上次咱们那些粮食,是怎么得来的?那一笔财,可是无本买卖,你不想再来一次?现在咱的生意被钱夫人那个贱货给搅的厉害,正好还可以补一补。”

    张嗣宗眼前一亮“你是说……还玩假架票那把戏?”

    “是啊,这次我们不但要粮食,还要女人,看看万同敢不敢不给。”红儿吃吃一笑,笑的格外好看,仿佛一朵迎春花风中摇摆。

    张嗣宗道:“你这主意好是好,可是阿忠他们,不许我再乱走了,我如果跟你走,他不会同意的。”

    红儿一挺胸脯“张忠么……我来对付他,保证他,不会成为我们的绊脚石。”

    安陆晴好的天气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又一场阴霾与降雨不期而至,秋末的降雨,又湿又冷,抽在人身上,寒气直往骨头里钻。没有窝棚可以避雨,也没有衣服御寒的灾民,暴露在冷雨凄风中,受着双重的煎熬,除了痛哭之外就只剩下对老天磕头,希望它早点收了雨水,让那些生病的、身体弱的、年纪大的可以多熬几天。

    整个安陆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号声,和那一声声抱怨,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正慢慢笼罩在安陆上空。夜晚,安陆城西的一片贫民区内,一场杀戮在寂静的夜里突然爆发。进攻与防御方,在这冷雨与寒风中绞杀在了一处,仿佛是巷口那两条为了争一根骨头而打的遍体鳞伤的瘦狗。

    金刀帮名字虽然威风,实际不过是本地一个小帮派,帮会的堂口,也只是贫民区的一处小院落而已。大多数帮众晚上都要回家陪家人,这里留守的力量并不多。不久前他们刚刚收拾了白莲教,也想过可能会有报复,不过那丰厚的赏金,以及委托人的地位,都让他们不敢开口说不。

    在这贫民区不远处,就驻着安陆营的一个哨,想来不会出什么问题。可是没想到,袭击者的报复来的这么快,又这么急。仓促应战的金刀帮,根本没机会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被打的溃不成军。

    求援的响箭发了几次,可是安陆营那边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助阵的意思。金刀帮中几名能干硬架的好手已经先手折损殆尽,战局已经变成了一边倒的屠宰。一个又一个的帮众,在风雨声中倒在泥水里,血水和雨水混在一处,扩散开来。

    在一声闷哼声中,金刀帮的帮主被打的趔趄而退,身子靠在墙上,胸前一团血渍正在慢慢扩散。他看着自己的敌手,那个年纪不大,面貌英武的年轻人,对方连蒙面这种事都懒得做,可见是有恃无恐。他勉强提一口气问道:“你……你是谁?为何要灭我金刀帮。”

    “白莲教,不平王石金梁。不光灭你金刀帮,铁拳门、大成武馆、胜威镖局。今天不会有一个活人,杀伤我白莲教友者,都要死。”

    顺着风声,传来了女子凄厉的尖叫声,那声音金刀帮主再熟悉不过,是自己的老婆。他强自挣扎着还想一拼,可是却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只道:“祸……祸不及家小。”

    石金梁哼了一声“凡是敢于与圣教为敌者,满门都要死绝,不存在什么家小。你的女人正在被人刑惩戒,等惩戒完了,送她与你团聚。”手中的短矛急刺而出,将金刀帮主的尸体牢牢的钉在了墙上,金刀帮主怒目圆睁,手向安陆营的方向虚指着,不知道要说什么。

    在同样的夜里,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城内另几处地点,这些地方原本都是安排了官军暗中保护的。可是当到事情发生时,所有的官兵都莫名其妙的耳目失聪,没人发现这边的撕杀。

    等到天明,万同气急败坏的来训人时,那些军官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不说,既不申辩也不解释,还有的只是安静的脱下了号衣官服,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兴王府内,王立本一脸惊慌的将夜里发生的情形说了,杨承祖手轻敲着桌子“行动果然很快,看来成立两营新军的诱饵还不足以稳住石金梁,我估计这场大祸很难避免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多对付一些人吧。你和你的人,有线索了么?”

    “有了,按着你的吩咐,我们的人已经盯住了那几个安陆营的军官,不过有个情况,昨天晚上的时候,一个军官死了。”

    “死了?谁啊。”

    “本地刘家的一个子弟,算是远枝,不是什么亲信子弟,他当军官主要靠的是功夫,而不是关系。这次各家调自己子弟回防,他不肯回去,说只要留在营伍里立功。那些士兵都是他平日操演的,自以为吃的住,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那些士兵说,他是被贼人砍死的。可是我们这边有人看的出来,他是被人从背后砍死的。”

    <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