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手段 四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手段 四

    这名衙役自然做不了这个主,只好干笑两声“仪正您这是说笑了,没有这样的事,只是老的老残的残,我们也不好管不是。○再说难民人多,这些人有自己的亲戚子侄,我们一动手,说不定就被围攻了。说不定这里还有谁是安陆营里官兵的家属,惹不起。”

    “你们惹不起,我惹的起,敢来王府这边捣乱的,都是这个下场。你们是城隍爷,有自己的路子,替我传个话下去吧。王府这里一不舍粥二不舍钱,哪怕是全家都要饿死,也死的离王府远一点,下次再来的话,那他就不用担心挨饿的事了。我这口刀,是杀的起人的。这次的伤号,我雇人抬回去,谁想找麻烦,来王府找我!”

    灾民多,赚钱的门路少,只要肯出钱,自然不缺肯抬人的壮丁。杨承祖拿出银子来,就有人主动出来抬着伤号离开,而杨承祖手中提着鞭子,目露凶光的四下扫视,方才逃走的灾民,只敢远远的看着他,议论着什么,但是没人敢靠前。而他提着鞭子带着铁头等人绕着王府转了半圈,就发现在王府后墙附近,有人拿了木料碎砖等物,开始搭简易的窝棚。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许过他们可以在这盖房子么?”

    那名衙役尴尬的一笑“灾民太多了,城里地方有限,住店他们是住不起的。都住在垄沟里,也不成话,再说男女混居,也不成个体统。州牧那边传下话来,难民们住宿的事,大家多担待一些……”

    “万州牧是读圣人书的,仁义。他想要担待,我双手支持。但是他怎么仁厚是他的事,不能用王府来给他做这个人情,堂堂王府旁边,这么多窝棚,成什么样子了?来人啊,给我拆了它。谁敢阻拦,就给我动手打!”

    有他这话,宋国恩等人就直接冲了过去,仪卫司里又出来百多人,又是一阵乱摔乱砸,哭天抢地。在那名衙役无奈的注视下,这些灾民好不容易盖起来的窝棚被拆了个干净。

    看着这些老弱妇孺痛哭着被鞭子打的向远处逃散,还有的宁可被打的皮开肉绽,也跪在地上不起来,那名衙役鼓了鼓勇气,小声道:“仪正,您看看,是不是能通融通融?毕竟大家都不容易,他们也很可怜的。”

    “可怜?”杨承祖哼了一声“既在公门内,必然好修行,有这个心肠是好的,不过也好歹看看,这是什么情况。把房子盖的离王府这么近,这是安的什么心?看看这些木料,找几根顺到墙根,晚上就可以顺着木头爬上来,手脚利落的,就能跳到王府里偷东西。是不是到时候又要说,他们不偷就会饿死,所以该体谅一下?如果走了水,王府被捎带上,是不是也该说王府家大业大,也得体谅一下下民疾苦?你们可以体谅,我体谅不了。这王府的安危是我在负责,这事不能允许。再说后墙那边,就是王府内宫所在,都是女眷,出了什么问题,你担的起责任么?”

    见他这么一说,那名衙役就没了话,杨承祖回头吩咐道:“从现在开始,昼夜加巡。王府附近不许闲杂人等逗留观望,有人敢在这盖房子或是要钱要粮的,有多少打多少,打出人命,我来承担。”

    他安排完这些,回到仪卫司时间不长,黄锦就过来,说是蒋妃宣他,想是门外那场纠纷,已经传到了蒋妃耳朵里。这段时间,杨承祖与蒋妃见过几次,并养成了定期汇报,有事请示的规矩。这次见面时,中间那道珠帘已经被撤去,君臣两人直接面对面的交谈。

    蒋妃不到四十,由于保养的好,皮肤白皙,看上去像三十左右。雍容华贵,贵妇气质十足。能做王妃模样自然不会丑,而她的面相十分厚道,属于比较好相处的女人。而在下首位陪坐的,是兴献夫人王氏,这女人的年纪比蒋妃小几岁,也是个美人,只是面相上多少有些尖刻,让人看着感觉,不是太舒服。

    “外面的事是怎么回事?先王在日,咱兴王府一向是仁厚为本,虽然碍于宗藩身份,不好直接出头施舍钱粮。可是咱们给州衙的钱粮一点都不少,往年因为兴王府的关系,都能多救不少人命。今天这种拿刀动杖的,若是王爷在日,怕是万不能允许。”

    “是啊,杨仪正,你这事做的未免太差了。买兵器也好,练兵也好,这些都是为了王府安全。可是驱赶灾民的事一做出来,咱们王府的名声,这回怕是要一落千丈了。左右不过是些灾民,何必那么如临大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宁王叛军呢。”

    王夫人因为上次小翠的事,对于杨承祖没什么好看法。可是同样因为那件事的结果实在太过出乎她的意料,也让她收敛了一些。不敢跟杨承祖正面冲突,只能敲敲边鼓。

    杨承祖倒是没因为两位王妃的责难就如何胆怯,只跪下磕头道:“王妃娘娘容禀,臣方才已经问过仪卫司的一些老人了,往年虽然也有难民来求赈济,可是没几个人敢在王府外面盖房子。大家都自觉的离王府越远越好,像离这么近的不多见。再者,今年的情形跟往年不同,市面上,不是很太平。”

    “这事,我也听说了一些,不过难民一多,这世道就会乱些。总不能因此,就说难民都是贼吧?”

    “话是如此,只是这些人虽然未必是贼,可是他们随时可以变成贼。毕竟他们肚里没食,而王府锦衣玉食,人有我无,这就容易让他们心里有怨气。我们吃肉,他们喝汤,我们吃的饱,他们吃不饱,我们有衣服穿,他们没衣服穿。这些,都是怨气。”

    “一点点怨气没关系,回到家里,自己就散了。可是如果这种怨气堆积起来,就容易出问题,天天积压在一处,就好象一个火药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炸。他们今天跪在府外要钱要粮,明天会叫更多的人来,毕竟谁都有乡亲,谁都有亲戚。今天是老人残疾,明天就是正常人,如果有一天不给,他们就会觉得,是王府不管他们的死活。”

    “你是说?”王夫人比起蒋妃来,少了几分仁厚,不过更为务实。听到这些,她的目光和神色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防患于未然。每年灾年时,总会有些地方,发生一些抢米店,抢粮行的事。那些人,或许都是本分的农人,可是当他们饿的时候,这些本分人,就会变成恶狼。如今千岁驾薨,世子年幼,若是这些人聒噪起来,惊动了世子,臣万死也难赎罪之万一。”

    “所以也只能放患于未然,先把人打散了再说。让他们知道,王府不舍粥米,不来这里等,也省的他们跑冤枉路。一升米养个恩人,一斗米养个仇人。他们对王府没有期待,我们给些粮食,他们会认为是恩情。如果我们一开始就给粮食,他们会觉得王府赈济是天经地义的,将来一个周济不到,他们反倒会生了怨气,因此臣斗胆,将他们都打散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