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钱夫人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钱夫人

    一条颜色鲜艳的丝制手帕,上面绣的一对鸳鸯戏水,栩栩如生,仿佛在手帕上活了起来。@,而在那副图下面,则是绣的一首唐人牛峤的《菩萨蛮》。

    “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这文字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更别提,那手帕中包的,那是一只小巧精致的绣鞋,只看那窄窄的鞋尖,就能想到这鞋的主人,究竟生的是如何一副好金莲,再想下去,就让人难以自持了。

    “苏若兮不愧是能成为绮香馆花魁的女子,果然是有些手段,送的礼物也有一套。真是的,要不是眼下实在走不开,真想去会会她。”那丫鬟能把这样的东西送到杨承祖手中,想来也是花了些工夫和心思打点门路,中间也使了不少银钱疏通关节,这份心意足见真诚。不过眼下的杨承祖,也确实当的起这些花魁行首下心思。

    当初杨承祖那几个话本,为他在安陆州挣了足够的知名度,而这次重阳诗会,他这忧国忧民的形象一树立起来,就更加受欢迎了。以往安陆清楼中的局面,是万嘉树一家独大,现在已经变成两极并立。

    那些小姐们乃至一些闺中怨妇,看了那两个话本,为其中男女情爱的大胆所吸引,又为悲剧情节所感动,本就有些心猿意马。再一听说当日阳春亭的情景,就幻想着这是一位年少英俊,身强力壮的白马将军,不知午夜梦回之时,有多少佳人把这幻想中的偶像,当做了情郎。

    有些大胆的,便将书中情节活学活用,以自己为陆氏,以这杨承祖为画匠李生,以求一会。至于那些清楼女子,就更不用在意什么束缚,直接写书信邀约,情愿分文不取,有的甚至愿意倒赔些缠头。

    苏若兮这位花魁也算用心,居然想出这么香厌的邀请手段,让人难以拒绝。这种麻烦让杨承祖不胜其扰,颇有些后悔参加那场文会。他倒不是想要改过从善,从此远离这花花世界,安心守着家里的女眷。事实上,由于家里女人先后有孕,他其实更期待与一些新人有所接触。

    可问题是,他现在实在是没有时间。天知道宁王的部队什么时候会过来,按他的观察,万同做官或许有一套,可要说打仗,那就是个彻底的废物。指望他守住城池是不现实的,如果叛军真的来了,恐怕自己就得依靠这些仪卫来抵挡敌人。之前还说仪卫不承担作战任务,现在却是就得把他们按战兵操练了。

    训练如何撕杀,如何接战,那自有老军伍们来操持,他上不去手,也不懂。可是筹措物资,以至于安抚军心,布置王府的防卫,这一系列的工作,哪样也离不开他。

    要说交战的训练,他倒是不怎么操心,打仗不是打架,不是看谁的武艺高,谁的部队就能打。主要比的是组织度、训练度。像在另一个时空里,拿着火器的部队被拿长枪大刀的部队吊打,上千人被七个人追着砍,宁可投水自杀也不敢接战,显然跟个人武勇没什么关系。

    王府仪卫在这两方面做的都不差,再有老军伍一教导,怎么也能练出来,这个时代的大明军队,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再说大家的身家性命都栓在王府身上,如果王府出了问题,大家都要陪葬,这种厉害关系面前,谁也不敢大意。

    他对于军伍的要求就一个,要让士兵敢打白刃战,如果只敢远距离放铳开弓丢砖头,一旦离近了就溃不成军,那就要吃军法。

    这个要求不能算低,可是只要纪律上去了,白刃战的胆子,不难练出来。不是什么见没见过血的问题,这种匹夫之勇战场上意义不大。真正有用的,还是军纪,长官没命令停下,就得往前冲,有了这个服从性和纪律性,对上叛军至少可以自保。

    真正困绕杨承祖的,其实是装备。江南卫所的军械远不能和北方相比,像仪卫司里除了那百多杆霹雳炮以外,铠甲倒是不少,其他的装备就一般。

    当然,这个时代的作战方式,装备起不到逆转战局的作用。不过兵器比别人的好一点,总归是能占点便宜,仪卫司的人太少,还是得用装备尽量拔高一下战斗力。

    江南这边,多是软弓轻箭,仪卫司里的弓箭没有多少堪用的。装门面还行,真到杀人时,威力太差劲。杨承祖从河南带来的弓弩,远比他们这边用的好使。所以这段时间,他主要忙的就是为仪卫司购买一些军械。

    这种事肯定上不了台面,如果闹起来,会让王府很被动,只能秘密进行。不过安陆作为水旱码头,这种渠道确实是有的。当他向王妃请示了购买兵器的事情之后,很快陆柄就为他和钱夫人搭上了线。

    上次知道钱夫人,还是收租子的时候,知道她是安陆这边屈指可数的大豪商,没想到连这种生意也有涉及。两人见面的地方,乃是安陆城内的一间小茶馆,这茶馆并不怎么显眼,十分僻静,但是环境很不错。这茶馆多半也是钱夫人的产业,杨承祖一进去,就关了门,直接把他让到二楼的一个雅室之内。

    房间内,一个身材修长曼妙,身穿素色大袖衫,脸上蒙着面纱的女人在那里坐着,旁边还有个中年妇人在那里侍奉。烹茶的博士,一言不发的为二人点茶,等做好这一切,就弯腰出去。

    看上去钱夫人轻车简从,身边没什么仆人,也没露出相貌。可是人坐在那,所流露出来的气度风仪,就让人不敢小视。杨承祖也是见惯了大角色,可是对上她的感觉,几乎与当初对上刘五儿,以及之前在王府见到王妃蒋氏的感觉一样。明明是个商人,身上总散发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仪,让人不敢小看。

    至于那位中年妇人,想必是女卫之流,既是这钱夫人的管家,也是她身边的保镖。身手看不出来,不过想想也不会差到哪去。

    这钱夫人戴着面纱,看不到五官和年龄,可是从她露在外面的肌肤看,应该年纪不会太大。以这种年龄,就能做这么大的生意,想来多半是哪位大人物的私宠,出来当白手套,兼职金丝雀?可是这样的人物,一般也不会有这么强的气场啊。

    总之钱夫人让杨承祖感觉有点看不透,也不敢小看她,甚至觉得,那位张都督与钱夫人比起来,可能更好对付一些。

    等两下坐定之后,钱夫人道:“喝点茶吧,我谈生意之前,习惯喝茶。你这次的生意,说实话不算小,眼下又是这个时局,你就不怕事情生了变化,你得把头搭上?你不过是王府的仪卫正,这王府不是你的产业,用的着这么拼么?你自己知道,你得罪了一些什么人,有不少人在盯着你,你如果想改变主意,现在还来得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