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祸根 二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祸根 二

    如仙对于这种客人其实见的多了,倒也不至于慌乱的不知所措,更不至于勃然大怒,只是低头一笑,并没做声。+◆,手与杨承祖的手握在一处,似乎是在用某种暗示在提示些什么,杨承祖则笑道:“大都督,这是小弟的妾室,人没什么见识,开不得什么玩笑的。”

    “妾室?”张嗣宗带着怀疑的目光打量几眼,自语道:“没道理啊,我这双眼睛看女人,从来就没错过。这明明是那种最够味的女人,在行院里学过怎么伺候男人,知道怎么让男人舒服,玩的时候又最放的开,会叫,会动,比那些木头美人强多了。怎么可能是个妾室呢?”

    他忽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用手一指身边那个红儿道:“杨承祖,你看看她怎么样?她也是我的妾室,比你那个,要年轻几岁,咱们两个交换一回如何?咱们就在这比一比,看谁能坚持的时间更长,赌多少彩头,你来说,我不还价。”

    杨承祖并没喝酒,只是将酒杯在手里把玩着。“都督,我想您误会了,我们这里的规矩,可能跟京师有点小区别。我们的女人,不送人。不管是妻是妾,都不会送,换也不行。您说的这个,恕难从命。”

    “喂,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本都督是很有诚意的跟你在谈生意啊,不要一下子就把人拒之门外。你这种态度,让我觉得很没面子,会让我觉得,你是看不起我。你不会看不起我的,对吧?”

    “那是自然,万岁赐我宝刀,于我有大恩。都督既然与万岁是亲戚,自然也是我的恩人,我有多大的胆子,也不敢看不起都督,您一定是误会了。不过天下间有的事是可以做交易的,有的事,是不能做交易的。比如我的女人,这就是不能做交易那部分的,换句话说,非卖品。”

    “非卖品?”张嗣宗显然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词,琢磨了一阵之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用手拍着桌子道:“非卖品……哈哈,非卖品。你们听到了吧,这家伙,果然有意思,这个词想的太好玩了。你们帮我记下来,回到京里,我要说给那些家伙听。”

    他笑了一阵之后,又将一杯酒灌下去,然后问道:“不过你现在好象是在我的船上啊,如果我就是看上了你身边这个女人,就是要上她一次,心里才能舒服,你会怎么样呢?”

    杨承祖的手紧了一下,明显感觉到,如仙虽然表面平静,但是心情很紧张。那水仙花汁涂过的指甲,已经扎入了杨承祖的肉里。他面色如常,似乎没听出来对方话里的恶意,还平淡的与之拉着家常。

    “都督真喜欢说笑,怎么可能呢?您是个金贵人,家里有泼天的富贵,美貌的姬妾不知道多少,我家里这些庸脂俗粉,不入都督法眼的。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又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好瓷器从来不碰砖头,不是因为瓷器怕砖头,而是因为犯不上,这个道理,聪明人都懂,大都督想必也懂的很。所以,这事我从来没想过,因为它根本不会发生。”

    张嗣宗的眼睛紧盯着杨承祖,杨承祖也那么平静的看着他,仿佛一对老友,在那里彼此观察着对方有什么变化。船舱内气氛变的莫名压抑,几名家丁悄悄的把手移到了刀柄上,还有一些家丁,则守住了舱门,也有人在不动声色的向着张嗣宗身边靠过去。

    过了良久之后,张嗣宗忽然仰天大笑道:“哈哈,有意思,过瘾,果然过瘾。你知道么,我到了安陆之后,只觉得差点闷死,因为这里的人都太无趣了。没有一个人是有意思的,直到我遇到了你,你真是太有意思了。说的好,这话说的我爱听,你这个朋友,本都督交定了。我在想啊,你说我要是跟王妃说一声,把你要到我手下,她会不会答应?要是你天天跟着我,我肯定不会无聊的。”

    杨承祖也笑道:“多谢大都督抬爱,这是小人的造化。咱们今后可以多亲多近,我有时间,也一定要去拜访大都督。至于说到大都督手下听差,小人求之不得,不过这事,王妃说了不算。都督要真有这个想法,得到万岁那里要道圣旨,只要万岁点头,王妃肯定不会作梗的。王府事多,像都督这样游湖,卑职可是没福享受呢。有劳都督,送我们回去。”

    “你小子,倒是个尽忠职守的,不过这样也好,王府做事,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用心的人。红儿,传我的话,船回安陆,送杨承祖他们上岸。”

    一路上,两下里似乎都忘了方才发生过的那一幕,大家说着闲话,时不时还要大笑一阵。红儿缠着杨承祖要话本,张嗣宗也找他要着那些理番。等到船靠了岸,杨承祖与如仙上岸时,张嗣宗还送了几步,透着亲热。

    等到人走了,红儿才问道:“都督,何不下令拿下他们?咱们来的时候,不是就说好了么,要打一打这杨承祖的威风。安陆才子,收拾他,很过瘾的。在河南,他坏了侯爷的计划,收拾他一顿,也是为侯爷出气。再说那个如仙,都督不是一眼就看上了么?说她是最有味道的那种女人,玩起来,一定比玩薛妙妙过瘾,可以玩几天呢,怎么就放过了。”

    “你懂什么,那姓杨的跟我是一种人,都是疯子。”张嗣宗咬着牙,目光里露着危险的光芒。“如果刚才我想要对他动硬的,他绝对是敢拉着我同归于尽的。即使当时做不到,将来也会拼着同归于尽找我报仇。他是锦衣卫出身,在恶虎庄,听说杀了很多人。这样的人,不好对付,我也不知道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搞不好,我会受伤,甚至可能会死。”

    “我不在乎别人的命,可是我得在乎自己的命,跟这么个人同归于尽,不值啊。”张嗣宗恶恨恨的吐了口唾沫“这事不能这么算了,让阿忠给我去查一下,这女人住在哪里,是什么出身。在离开安陆以前,我第一要尚主,第二,就要玩一玩这个女人,否则的话,我不甘心。”[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