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祸根 一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祸根 一

    戚继光的这首诗,最后两句原本是一年三百六十日,皆是横戈马上行。如果用在杨承祖身上,就不太恰当。便把戚继光另外一首诗中的两句稍做修改,挪到了这里,却也看不出斧凿痕迹。

    这首诗在这小小到湖心岛弥漫开来,一路飘到了岸边一艘小舟上。这里聚集了安陆如此多的才俊,大家以文会友,本是风雅之极的事,像是张嗣宗那样喝酒吃狗肉的,只能算是败类。

    各处的小贩,将新鲜的果蔬运到此地,就能卖出超过城里几倍的价钱,因此除了各家各户送人来的船只,还有不少,是百姓商贩的民船。

    这条船就是一条民船,如果看外观,似乎就是一条来这里贩卖鲜货赚钱的。在船头有几个大筐,里面还放着一些蔬果。可是如果越过船头,看向舱内,就会发现这条船与那些普通货船全然不同。

    小巧的船舱内香烟缭绕,用上好的熏香,驱赶着那刺鼻的味道。两人对面而坐。一个是个二十出头的后生,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坐在那里,如同一尊铁塔。如果仔细端详,会发现这后生相貌着实不错,浓眉大眼,肌肉结实,身上充满着阳刚与活力,仿佛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散发着光芒。

    而在他对面,则是一个头戴儒冠,身穿长衫的白面书生,这书生皮肤白皙,相貌俊的不像话,即使穿着男装,依旧让人难以挪开眼睛。当然,若是老江湖的话,就能发现,这根本不是个男人,而是一个大姑娘,女扮男装,做个男儿装束而已。

    那男子虽然生的黑壮,衣着也很寒酸,举止却不粗鲁,反倒是很有礼貌的为那女子点着茶。

    “圣女尝尝,这是咱安陆的特产,云雾茶。生在大洪山上,是上好的茶叶,价格也贵的很。可是,这些茶农,日子过的都很苦,不管这茶卖到多贵,他们的日子都难过。茶树越种越多,茶田越开越多,可是茶农的日子,越过越难了,圣女觉得,这事公平么?”

    那位白莲圣女微微一笑“若是天下事都公平了,你这白莲麒麟儿,岂不是就没事做了?天下十事九不平,天降不平杀不平;不平反被不平杀,杀尽不平方太平。白莲麒麟儿,不平王石金梁,不就立志杀尽不平,为缔造太平盛世而来么?”

    那条大汉一阵大笑“圣女,您这是夸我还是贬我,我可是有点分不清了。不过不管你是夸是贬,我都认。我石某是穷人家出身,知道穷人的疾苦,最恨的就是这些富人。我家的田,被王府占了,我爹去给王爷当佃户,每天起早贪黑,日子越过越穷。”

    “我姐姐被卖到王府当宫女,后来不明不白就上了吊。我娘死了,我爹也死了,如果不是师父,我也会死。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发过誓,要杀光天下的富人,救济所有的穷人。就拿这云雾茶来说,大洪山的茶田,倒有七成都是兴王府的产业,这便是不平,就要杀!”

    他又看看舱外“眼下安陆水患,那些佃户们连饭都吃不上,前段时间王府收租子,又逼的不少人典妻卖子。而这些文人相公们,不曾在田里抡过一天锄头,也不曾纺过一尺线。却在这里吟诗做对,吃穿不愁,这同样是不平,也要杀!圣女,你说我现在要是带着人杀上去,把他们都抓起来,怎么样?”

    白莲圣女微笑道:“随便你,我这次过来,只是个帮办,湖广的事,你是主,我是客。你想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所以你不必问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是了。我得到的命令,就是无条件配合你的大事,其他的事,一概不管。不过我相信,我白莲麒麟儿,是不会做这么蠢的事的。”

    “是啊,现在动手,确实太早了一点。就让他们多活几天,等过些天动手的时候,这些人,一样都要死。”

    而杨承祖那首诗传过来时,白莲圣女的目光微微发了发直,“封侯拜相非我意,只愿四海永太平。他原来,也惦记着太平呢,只是不知道,他的手段是什么。”

    石金梁与她相遇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种神色,将茶一端“圣女,用茶。”

    等到茶杯放下,他试探问道:“这人,认识?”

    “在滑州有过一面之缘,我曾经想把收为圣教所用来着,只是现在多半是做不到了。他一个武官,诗文做的还不错,所以有点失态,见笑了。”

    “没什么,写诗写的好,是有便宜的,我这个样子就不行了,大家一看,就觉得我像个烧炭的。就算我做了诗,也会被认为是抄的,这就是命,没的争。他这诗写的不错,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南北驱驰报主情,这就落了下乘。大丈夫当自立为王,何必报得主情?我原本也是知道这个杨承祖的,今天来,也主要就是为了认认他的模样,免得放跑了正凶。催收粮款,就是以他为首。这个人,是必须要死的,杀尽不平方太平,他这个制造不平之人一定要死。”

    “我等着看石香主的手段。”白莲圣女应了一句,却觉得眼前这个黑炭头似乎变的有些讨厌了。她心里嘀咕着:杨承祖啊,你敢把舌头伸到本姑娘的嘴里,还敢坏了我教的大事,这次我也要让你吃点苦头才好。这兴王府,终归是要毁了的,否则的话,你又怎么入教?真没想到,你还会写话本,这样的人,我要定了。

    杨承祖与如仙本来是想上了船就回去的,可是刚到水边,身后一连串的喊叫声,张嗣宗带着家仆跟了上来。等他追上来之后,很不见外的一拍杨承祖的肩膀“不要这么急着走么,我也不喜欢那些书生啊,做诗什么的,没意思。来来,坐我的船回去,我们好好喝几杯,再赌几把,那才过瘾。”

    他那艘船异常高大,座舱也宽大的很,多杨承祖两人,一点也不嫌拥挤。仆人们将酒和肉,摆在桌子上,张嗣宗很四海的一挥手“不要客气,随便吃,随便喝。我跟你说,今天这些诗,听的我头疼,只有你那几首,还爽利一些。做人么,最重要的就是痛快,在那岛上有什么意思?带着美人,坐船游游莫愁湖,这才是高兴的事。”

    说到这,他看了几眼如仙,笑道:“你是哪个院子的,把名字告诉我,过几天我去找你。”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