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一拳开 八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一拳开 八

    王妃的赏赐来的很快,杨承祖那边银两入库的手续还没办完,黄锦就已经出了卿云门,前来传旨。此次仪卫司所有出动的人手,每人奖励两个月粮饷,而杨承祖此次劳苦功高,特赏白金千两,精米百石,以为嘉奖。

    凤翔宫内,蒋王妃把朱厚熜拉到眼前看了又看,“出去这几天,可曾饿瘦了?你这孩子也真是胆大,不与娘商量,就敢擅自做主出府。如果不是你姐姐说情,我非让黄锦把你追回来不可。”

    长寿郡主就在蒋妃身边坐着,忙劝解道:“母妃,毕竟小弟将来是要执掌整个王府的,如果不让他把那些田丁地亩庄头租税的事理清,这财权就终究拿不过来。等过段时间,我这边铺子的收益,也要跟小弟一点点交代清楚才行,免得被人骗了。”

    世子脸上还带有一丝兴奋,仿佛这一次的出行,是自己立下的功劳。“母妃,我这次出去,跟杨仪正学了很多东西,我总觉得,就算是跟袁长史学上十年,也未必及的上这次出去的几天。我懂了很多,那些下人奴婢们,再想蒙骗我,就没那么容易了。今后他们再想拖欠租子或是应缴钱粮,我就有办法对付他们。”

    “还说。”蒋氏嗔怪的看了儿子一眼“你爹在世的时候,是人所称道的贤王,这回他的仁德名声,怕是要受不少妨害。这些天来告他的状子,都快堆成山了,要不是你求情,我非要打杨承祖几十板子,让人知道他的行为不是我们王府的意思。”

    “母妃,他一下追回来这么多租赋,怕不有二十万银子入帐。如果连这样的功臣也打,儿臣怕是寒了别人的心呢。不过是些小人的告状,母妃只当没看见就好了。”

    “确实,杨承祖这功劳,立的是不小。女儿若是出手,倒也有把握把银子拿回来,但只怕也未必能做到如此利落。”长寿郡主听着朱厚熜叙述两人的言语,频频点头。

    “若是只追回来租赋,也不过是个能员的本事,最重要的是,他肯让自己吃亏,来成全王府的名声。像这样的忠臣,我们确实需要拉拢,而不是真的用他来维护父王的名声。欠债还钱,是天下最大的道理,那些人穷也好,难也好,不过都是借口,不能因为这些,就真的欠债不还。再说,我看他们也不是真穷,若是惯着他们这个毛病,咱家的租赋,就别想收回来了,这份家业也守不住。所以不如就干脆告诉他们,杨仪正的意思,就是王府的意思,谁敢欠租不交,就是这个下场。”

    她说到这,又沉吟了一阵“其实我在想,如果这次可以弄成一个契机,今后谁能把租子收上来,就能从中抽一分水头,二十万银子,抽一分水就是两千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这一分的水头,我想肯为我们办事的人,也许就能越来越多了。”

    杨承祖交割了银子,自己寻个由头出了府,一路回了自己的那处宅院。见家里倒是一切正常,没出什么问题,只是听说就在这几天,安陆又出了一件大事。继万嘉树失踪之后,张嗣宗也失踪了。

    “什么?张嗣宗也被人架了票?不可能吧,他身边肯定带了不少随护,就是我们想动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谁这么本事,能架了他的票?”

    “这就不好说了,不过这事应该是真的。万同昨天还邀请了安陆所有的名门巨室,商议大家凑一凑份子,把张嗣宗先赎回来再说。毕竟他要是在安陆出了什么意外,这个责任万同是承担不起的。孙老还特意让人过来关照了几句,让咱们没事的时候少出门,免得也受了害。”

    如仙介绍着外面的局势,苗氏则道:“那万公子关在地窖里那么多天,虽然有人喂水,可是没人给吃的,会不会给饿死啊?如果他死了,这事是不是就麻烦了?”

    “恩,我也觉得日子差不多了,这就把人给他送回去,总不能真让他死在咱这,太晦气。”

    听说儿子被仪卫司的人找了回来,万同自然是打心眼里不信,仪卫司平日里只负责王府的安全,不参与州内事务,如果衙门找不到人,那他们就更找不到。所谓恰好遇到贼寇,顺藤摸瓜,找到公子下落这些话,一样骗不了他。

    毕竟做了多年的亲民官,审过的案子不知多少,万同的脑子并不糊涂。这样破绽百出的谎言,他哪里可能相信。但问题是,你抓不到这些人的手腕,就只能认下说的这些话,等到他看完了眼前那一叠厚厚的口供后,面色就变的更差。

    “杨仪正,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本官看这些,目的是什么。”

    “州牧,您别误会,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在捉拿贼寇的时候,他们跑的急,无意中遗落了这些东西。我简单看了几眼,发现事关重大,如果流落出去,怕是对您和令公子都不是好事,所以给您送过来了。请您收好。”

    这话里的威胁之意,万同当然是听的明白的,只是这份东西的分量太重,有很多东西涉及到女人的阴私,绝对不是编造所能编造出来的。而且自己儿子的品行,做爹的也清楚的很,丰流才子,率性不羁,这里面隐藏的是什么含义,也是明白的。对方肯定不是污蔑,而且也污蔑不来。

    如果这东西流出去,不但自己完了,自己的儿子也完了。那些愤怒的名门大族,不知道会用出什么手段来报复,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父子,敌不过这滔天的怒火。

    铁万同的脸色变了几变,最终还是强自镇定,冷声问道:“你把这个东西给我,就没有别的要说的么?”

    杨承祖的神色还是那么自然,仿佛不知道自己给出的东西有多大的分量一样。

    “我说过了,我就是怕这些东西利落到外面,万一有人拣到,又恰好他认识字,又恰好这人不知轻重喜欢乱嚼舌头,不知道会说什么。对您和令郎,都没好处,不是么?所以您把东西收好,其他的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是,我上次说的事,还希望您考虑一下,仪卫司的人,活的不容易,该给他们的粮饷,总要给了吧。还有啊,老王在日,朝廷待其极厚。如今人刚一走,就停了禄米,若是王妃真的修本到万岁面前哭诉,我想万州牧也不好看吧,您考虑考虑。”

    万同沉声道:“你是说,你为了仪卫司和兴王府,就要做这些事?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事做了之后,不会就这么算了?”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