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一拳开 六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一拳开 六

    “你们啊,就是年纪轻,容易冲动,你看,刚看了一场抄家,就上瘾了。”杨承祖含笑看着蒋大郎,他这种语气不怎么尊重,只是蒋大郎现在看杨承祖的眼睛里,已经多了几丝崇拜,倒是没因为对方的语气而有什么不快在里面。或者对他来说,像这种人,就该这么说话才对,这才符合他的身份。

    “下次让我参加吧,我也可以动手,或者帮你骂人。”蒋大郎锲而不舍。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不想教坏你们这些小孩子,再者,你多半没机会了。杀鸡给猴看的道理懂吧,可是如果把鸡和猴都杀了,那谁来下蛋,谁又来给咱们耍呢,你说是不是?毕竟这么多田庄,这么多的佃户,王府的人,是管理不过来的,必须要用庄头。再者不管是开垦荒地,还是组织生产,这些都离不开庄头,田地收成好,庄头是有贡献的。不过他们认为这种贡献,可以大到田地归自己所有,那就是脑子不清醒了。我没想过把所有的庄头都干掉,只是教教他们该怎么做人就够了。”

    “仪正,你的意思是说?”

    “祝广是这些庄头里腰杆最硬,也最能闹的一个。收拾了他,其他人就知道厉害了,所以就从他开始动刀。我们这一出城,那些庄头的人,也就都撒出来探消息,嗅味道。方才抄祝家时,我想其他那些庄头的耳目,也都看到了,咱们再走走,就能看到他们的反应。”

    “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会不会集合丁壮,跟咱们来打?”这蒋大郎说到这个可能时,语气中不自然的带上了些许兴奋之意。在他这个年龄来说,对于血腥的恐惧其实是远远小于期待的,他从骨子里甚至希望真的打上这么一架,也好见一见传说中的血流满地,骨断筋折是什么样子。

    不过杨承祖的话,让他这个希望瞬间破灭了。“你说的可能确实有,不过不大,他们毕竟是庄稼人,不是强盗。眼下这个时候,如果他们敢这么搞,我马上就可以说他们是宁王的同党,接下来就是官军来抄家。能给王府田庄当管事的,至少没有白痴,他们不会用这种办法来硬顶的,我想接下来,多半还是要谈。这就叫打得一拳开,免去百拳来。”

    果然,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就有两个庄子的庄头过来迎接。这次带来的可不是青壮子弟,而是庄上的妇人,手里也都拿着热腾腾的饭食汤水,见面之后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恭顺。

    杨承祖也没有像之前对待祝广那般,采取强硬对抗,似乎他的火气在祝家那用完了。对这两个庄头也十分客气,那些饮食也让士兵放心吃用。吃饭休息的当子,帐房与仓大使开始拿着帐本,给那些庄头算帐。

    这两位庄头也不告免或是讨价还价,而是利落的答应补足积欠。银子部分,自己会想办法支付现银,至于粮食,则稍后会让人装车送到府里。即使有人因为数字上的差距表示暂时还不上,也愿意立下字据,以较高的利息,向王府借贷,用借贷的钱款缴纳租赋。

    杨承祖于他们的态度,也报答以宽厚的对待,赋税计算上,也适当的给予了减免,或是分期付款的方式,总之这两个庄头最后欢天喜地的离开,与祝家那一路哭嚎的情景,形成了鲜明对比。

    到了晚上的时候,这支人马并没在田庄休息,而是选择了在野外露营。一个个帐篷支起来,大家点起篝火,加热着随身带的干粮。杨承祖这几个军官,则有士兵专门伺候着,还有人去捉了鱼为他们烤。

    安陆山清水秀,鱼又大又肥,口感也不错。杨承祖将一条烤鱼递给蒋大郎,看他那吃鱼的模样,笑着问道:“没吃过?”

    “没有。”蒋大郎点点头,旋又问道:“怎么不让这些人在田庄休息?我看那些庄头很热情的邀请,难道你是怕他们晚上暗算咱们?”

    “他们敢!暗算官军,活的不耐烦了?不是那么个事,是这支部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可以练一练。长途行军,本来就是一种训练,仪卫司虽然是王府卫队,不承担作战任务,可是有备无患,训练一下,没坏处。让他们野外住宿,也是训练的科目之一,练出来,才能有资格成为好兵。”

    “怎么,仪正是担心,安陆会有撕杀?”

    “你这小子,怎么一听到撕杀就来精神啊,千万别盼着有撕杀。仪卫司一共才七百来人,王府那么大,如果真到了仪卫司撕杀的时候,王府内眷、世子、王妃肯定要受惊扰,那可不是好事。只是既然宁藩造反,咱们总要做好防范,按说他不会分兵来取安陆,可是湖广熟,天下收,万一他鬼迷心窍,真的派了偏师来取,总要做个防备才好。”

    杨承祖心里想的,是利用这个机会锻炼队伍,将来这支人马才有机会成为皇帝的心腹部队,去各地承担任务。不过这种事,在这显然不适合说,只好用宁王来做挡箭牌。

    蒋大郎道:“仪正,你今天动手抄家,为什么不用这些仪卫的人,而只用你的人。难道是这些人,他们不可靠?”

    “这倒不是,他们很可靠的,如果王府的仪卫都不可靠,那王府不就惨了?可是有一件啊,他们是本地人,很多人与那些田庄里的军户沾亲带故,说不定就和某个庄头是亲戚,不方便下手。不是说他们对王府不忠,而是自己陷入两难,帮谁都不好,最后只好做做样子。我的人,和他们连语言都不大通,彼此之间也没什么关系,自然就是想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任何顾忌。其实收税,也是一个道理,朝廷的税为什么难收?地方上官军和士绅彼此牵扯太深,甚至有些时候士绅支使官军,比朝廷还方便,还怎么收税?”

    “那也就是说,如果兵丁和这些士绅彼此之间互不相识,这便可以保证赋税?”

    “也不能那么说,即使你从外地调兵,也是管一时,不是管一世。士绅们总归是有手段,让这些外来部队,跟他们之间产生一些牵扯,然后就可以继续为所欲为。所以,要想要保证赋税收成也好,还是保证命令得到实施也好,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有一支忠于自己,服从自己命令的人马。有了这支人马在手,才是保障是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什么圣人教化,都不顶用。”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