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一拳开 一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一拳开 一

    “为千岁效力,乃是臣的本分,怎么敢让娘娘出钱?这是臣情愿输捐的,娘娘不必在意。~,再者等到安陆州里将积欠的粮饷拨下来,这粮饷银子,臣自己也能补回来,不敢欺瞒娘娘。”

    “那是两回事。州里发下来,是州里的,王府里是王府里的,不必混为一谈。你虽然刚来时间不长,但是抓仪卫司抓的不错,哀家也颇为满意。只要你能够尽忠职守,忠于世子殿下,王府不会亏待你的。听说你私下里在吹风,说那些钱粮是王府赏赐下来的,让他们记着王府的恩典。明明是你自己的钱,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因为微臣想来,王府仪卫应该效忠于王府效忠于千岁和娘娘,而不是效忠于我这个仪卫正。当初臣去州里讨粮饷时,万州牧说过,要让我教这些士兵读书,让他们懂得道理,就不需要军饷了。这话不能叫错,做人是该懂得道理,知道该用规矩约束自己。不过那前提是要有吃有喝,没钱没粮,总讲道理,那始终是不成的。”

    “臣让儿郎们知道,自己吃的是王府喝的是王府,自然而然,也就心里向着王府,吃里爬外吃饭砸锅的杂碎,总归是少数。这样那些为非作歹的,总能少一些。臣也知道,这话现在这个时候,多少有些犯忌讳,就只敢私下里说,不敢公开讲。将来要是有人说什么,也只是微臣的胡言乱语,不会牵扯到王府和世子以及娘娘。”

    “你就不怕有心人拿这个做文章,自己吃了亏?再者自己花钱,替王府买名声,这不是亏了么?”蒋氏的语气很轻柔,听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

    杨承祖“臣是个武人,就算说错话,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再者我相信,臣对王府忠心耿耿,娘娘和世子定会保住微臣的性命,也就没什么可怕了。钱虽然是我的,不过连臣自己的一切都是王府的,这点钱财,也算不得什么。”

    隔着帘笼,杨承祖看不清后面人物的模样,蒋妃却可以轻松的看清杨承祖的长相。果然是个英俊的后生,可惜啊,他已经有了好几房妾室,要不然的话,他能尚主就再好不过了。昨天请陶神仙占算,这杨承祖居然是天庭武曲星君下界,乃是王府的大贵人。

    陶神仙的话,是一定要信的,他既然是大贵人,于自己的儿子还是大有助益,乃是龙虎相益的局面。这样的人不能赶走,否则会折了王府的福,那就只能笼络了。能笼络住这样的人,一点银钱,其实倒算不得什么。

    再者,听他刚才这些话,这人果然是对王府忠心,像这样忠诚可用的人,自然是要重用的。

    乃至听说昨天那场发生在绮香馆的争斗后,蒋妃甚至想过,干脆让杨承祖尚主算了。也算长淳的好归宿,总比张嗣宗强。

    可惜啊,郡主仪宾是不能纳妾的,他据说有好几房妾室,尚主的事就不能想了。只好用银两收买,再给几句好话,总归是要他作为己用。有宫女端了托盘出来,上面放着的,乃只地契。

    “这五顷田地,都是上田,就算是哀家赏给你的。只要你好好为王府做事,为世子效忠,赏赐少不了你的。”

    五顷上田,价值怎么也在两千两以上,关键是你即使拿出这个价,也未必能买的到这么多地。这笔赏赐,比杨承祖花在仪卫身上的钱要多出不少,这生意还是赚的。他连忙又是一阵谢恩,蒋氏又道:

    “最近咱们安陆好象不大太平,我听说昨天晚上安陆城里还打了起来,一方是知州的衙内,另一方,却是建昌侯家的公子。建昌侯是来给王爷吊唁的,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也真是让人难说。”

    “娘娘,这事臣也是今天早晨刚听说的,好象两方打的热闹,连那位万公子都不见了人影。不过娘娘放心,有卑职在,不会让王府出一点闪失,谁敢来这里闹事,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只一顿棍棒打散了就是。”

    “说的好,果然哀家没有看错人。”蒋妃夸奖了两句,忽然又道:“眼下哀家倒是有件事有些为难,不知道杨仪正能不能为哀家分忧了。王府在乡下有五千多顷田地,现在早就过了交租子的时候,可是下面的租子,死活收不上来。去的人去了几次,也没个什么结果,王爷又不在了,世子年纪还小,就是想去收租子,也找不到人。”

    “臣义不容辞,定要为娘娘分忧。该收的租子,一文不少的都会收上来,请娘娘放心吧。”

    “你上的那些条陈,哀家已经看过了,其实你是武职,这操演人马也好,还是如何任用手下,都是自己的事,其实不必事事都先向哀家说的。我不过是个女流,不懂这么多事,你自己拿主意就好。”

    “臣不敢。”杨承祖再次跪倒在地“臣进了王府,就是王府的臣僚,娘娘怎么吩咐,臣就怎么听从,不敢自作主张。王府仪卫,乃是王爷的部下,如今就是娘娘的人马,任何有关仪卫的事,臣都不敢擅自做主,只能由娘娘一言而决。”

    蒋妃在帘笼后面沉默了片刻之后道:“杨卿,你是得过万岁赐刀的功臣,哀家只是个女流,你是朝廷武官,其实不必如此的。即便是哀家,也无权对你指手画脚。”

    “臣绝对不敢有此想法,在臣看来,臣既是朝廷武臣,更是王府的下僚。娘娘之言,于我而言便是旨意,您怎么吩咐,臣便怎么听,绝不敢有任何僭越。只是臣年轻识浅,行事上难免有些疏漏,还望娘娘能时时提点,让微臣不至于真的失了王府体统。”

    “提点二字说不上,不过你行事倒是莽撞的很,卿云门捉翠儿的事,就办的太也粗鲁了。你可知翠儿是谁的人么?”

    杨承祖低下头去,不敢仰望,只老实回答道:“臣只知道,自己是王府的人。至于王府里谁是谁的人,臣就没那个心力去考据清楚了。想来大家不管是谁的人,全都是王府的人,就都要守王府的规矩,都要对娘娘和世子忠心不二。做不到的,总是要受些惩罚。”

    “这话说的……倒是有很多年,没听到这样的言语了,今后自己小心一点,不要被别人抓住了痛脚,把你也办了。翠儿的事哀家已经替你解决了,我等着看,你能把仪卫训练成什么样子,还想看着你以后又是如何辅佐世子呢。只要你对世子、对王府够忠心,本宫不会亏待你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