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讨饷 十六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讨饷 十六

    “谁敢行刺万公子,不要命了么!”那跳下来的汉子武功颇为了得,一拳砸飞了椅子,接着抽出了刀,高声呵斥起来。显然这汉子是想着先占住个大义,让绮香馆的护院,也帮着自己对付敌手。

    “在我面前动刀?差的远了。阿忠,给我打死他,不过一条人命么,我兜的起。这个薛妙妙,我玩定了。”

    接着从二楼另一间包厢里,张嗣宗一行三人也走了出来,万嘉树紧紧拉着薛妙妙的手,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场面一片混乱。

    按说一个清楼女子,也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一个知州公子也绝非白丁可比。可是张嗣宗本身就是在京师横行无忌惹了无数是非的主,在红儿有意的撩拨下,他的火气被弄了起来。又加上红儿给他吃的药丸的作用,让他的理智已经丧失大半,也就把事态激化到了这一步。

    他自认为自己带的随从足以对付这小地方的武师,没想到,万嘉树身边,也是带有好手的。那名护卫的身手十分了得,随着一声有刺客,又有十来条汉子闯了出来,手中提了棍棒,显然都是万嘉树的保镖。

    “该死,他怎么上个清楼,也带这么多人。”杨承祖心里嘀咕了一声,看了一眼宋国恩,宋国恩点点头,表示自己也看到这点。青龙山的人虽然精锐,不过万嘉树这边人多,还是不好对付。

    “跟我比人多?哈哈,有意思,我倒要看看,咱们谁的人一些。阿忠,叫人。”

    那个叫张忠的汉子似乎想劝几句,可是张嗣宗把脸一沉“我说过了,叫人!难道你想让我在这种小地方丢面子么?我爹让你跟我来的时候,跟你说过什么?是让你保护我。如果我在这里丢了面子,你有脸见我爹么?还不给我收拾了那个小子?”

    “这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怎么打起来了?”杨承祖装做害怕的模样,拉着那伙计问道。那名伙计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事,但还是安慰着:“客人别担心,没事的。这位是我们安陆衙门的捕头,名叫梁威,是我们安陆有名的好汉。十几个人近不得身,这些护卫也都是衙门里的差爷,都有武功,手里还拿着棍棒,肯定能把事压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衙门的人过来,不会出问题。”

    说话的当口,那台上已经动起了手,张忠终究还是挨不过张嗣宗的命令,只好从楼上跳下去,与梁威打在一处。而在清楼的几个角落里,也钻出十几条大汉,与那些衙役形成对峙。

    梁威与张忠都是武艺高强的豪杰,两人以硬对硬,乒乓之声大做。薛妙妙则尖叫着,被万嘉树扶下那台子,有清楼的护卫保护他们向后转去。张嗣宗在那里跳脚道:“赶快给我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走了。”

    这时,只听一声大叫,却是梁威与张忠对了一拳,各退数步,沉腰做马,紧盯着对方,乃是势均力敌的局面。而这时,在清楼外面,又进来一群官军,为首的,正是安陆卫指挥安邦泰。

    他看来是过来为万公子撑场子的,可是等看清对面的是张嗣宗,这脸就垮了下来。两面都是强人,哪个也不是他能招惹的。而杨承祖此时已经混在人堆里,倒不怕被发现。

    好在绮香馆这次的广告做的足,来的客人很多,安陆几家望族,都有子弟参与。他们在宗族里未必是最出挑的子弟,在家里也未必拿权,可是在今天这种场合里,也确实能代表自己的家族说几句话。

    即使是张嗣宗这样的狂人,也必须要考虑一下,这么多望族的面子,他给还是不给。倒不是说他怕了这些宗族,而是这些宗族如果都被他驳了面子,那么他要在这里做生意也不方便。

    所谓衙内必然无知,这显然是羡慕嫉妒恨的成分更大。很多时候,衙内的狂妄并不是因为无知,而是算定了没人能把他怎么样。当面临到真正的问题时,衙内从来不缺乏理性思考的能力,即使张嗣宗此时确实有点热血上涌,在药力作用下异常兴奋,但还是能分出些轻重。

    张忠这时也适时的过来,小声道:“一切以大事为重,如果这事闹到兴王府耳朵里,怕是不大好。”

    “大都督多喝了几杯酒,大家各退一步吧。现在衙内身体乏的很,要回去休息了。跟他们这些人,也没什么好说的。”红儿适时的开口,也算给了张嗣宗一个台阶。见他肯带人走,其他人也全都出了口气,那绮香馆的鸨母本来还想让薛妙妙给张嗣宗倒茶赔罪。只是再找人时,发现她已经和万嘉树回了房间。

    出了绮香楼,张嗣宗恨恨道:“我不甘心,我不服气!我是天子的表弟,为什么要吃这个亏啊!如果这事传到京里,还让我怎么混啊?那几个勋贵家的子弟,会笑话死我的。张忠,你不是很能打么?为什么就搞不定,你们到底行不行啊。”

    红儿道:“都督,我看张忠不是不行,而是有所顾忌。毕竟他是个知州的公子,县官不如现管,真打伤了他,对您也不大好哦。再说了,他爹是清流么,这些人别的本事没有,咬起人来,很难受的。”

    “清流啊,这他娘的倒是个事。”一提起清流二字,张嗣宗也有些犹豫,红儿道:“不过呢,大都督的面子也很重要,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我的办法是我们走,然后留下一部分人在这把场子找回来。万嘉树我们不能动,那就动其他人好了,除了万嘉树以外,把其他人打一顿,再砸了他的马车,等明天,大都督再来玩这个薛妙妙,不就什么气都出了?不过一个小地方的表子,没什么大不了的,玩死了,也压的住。”

    张嗣宗听到这才转怒为喜,搂住红儿猛亲几口“哈哈,还是红儿你最好了,比那些老夫子什么的都要聪明多了。家里那些幕僚,加在一起也没有你脑子好用,就这么办。阿忠,听到红儿的话了吧,再去叫些人来,给我守在这。一晚上不许动地方,如果不打到那个梁威站不起来,就别来见我了。”

    在离绮香馆略远的地方,阴暗的小巷里,一部马车静静的停在那。十几条汉子隐在黑暗之中,他们很善于隐蔽,知道如何隐藏自己。即使从小巷外路过,也不会发现这里有这么多人。

    杨承祖借口害怕,并没在绮香馆留宿,而是带着人悄悄离开,又拿了些酒肉过来,给了那些汉子。“今晚上,辛苦你们了。将来必有重赏。”

    “东家,说这话就远了,您是大小姐的男人,就是我们的头领,为您办事是应该的。再说这点小事算什么?以往做买卖时,大雪封山的时候,我们还要猫在雪坑里埋伏呢,跟那比,这不算啥。不就是一晚上不睡么,小意思,您就放心吧,如果姓万的跑了,我们就把头赔给您。”(51网)[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