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讨饷 十四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讨饷 十四

    按照古礼,丧期禁止食荤,禁止夫妻防事。但是当年朱元璋认为,这样的规定,一来于人性太过不和,二来又对国家的人口繁衍不利,废除了这个禁令。只是规定,在丧期不许婚娶纳妾,但是夫妻之间,可以正常的进行防事,并不在禁制之内。

    翠儿的问题在于,她是一名宫女,并没有夫家。一个伺候郡主的宫女失贞,那只能证明是和宫外的男子司通,这已经是重罪。时间还是不久之前,也就是说,她还是在王爷丧期,与人司通,这问题就更严重了。

    毕竟她只是个宫蛾,也就是奴仆之属,这种行径就算是直接打死,也没什么可说的。王夫人的脸色也变了变,她不敢怀疑这位管家婆子的话,这女人是兴王从京里带过来的,可靠的很。尤其是这种事,她更不会乱说,只能说翠儿这个丫头实在太胆大了。

    “败坏门风的东西,我要命人打杀了她!”她恨恨道:“可是家丑不外扬,这种事应该是咱们内院自己处置,交到审理所,这下闹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样做,怕是不大好吧。”

    “姨娘,咱们内院现在是什么样子,大家心里有数。如果把人交到内院发落,最后能不能发落的成,还在两说呢。我看交到审理所挺好的,至少保证这事问出来。”长寿郡主并不退让

    “如果只是单纯丫头偷人,也就罢了。我只怕这事没这么简单。翠儿是长淳身边的人,我可不能掉以轻心。罗嬷嬷,这事你去审上一审,拿出些手段来,务必把个实话要出来。”

    蒋妃那边,驱逐杨承祖的心也就淡了,看来王府里没有个厉害角色,怕是真要出乱子。她犹豫一阵道:“实在不成,还是让陶神仙那边来算上一算,这位杨仪正,到底是咱王府的福星,还是个煞星。”

    杨承祖那边,过了申时就寻了个由头离开,悄悄回了自己的住所。今天抓翠儿的事,算是开了个头,抓到贼的仪卫,获得了一些赏赐。这些人专业本领,并不算弱,以往只是懒得干。现在粮丰饷足,抓人又和犒赏挂钩,想来干劲也是足的。只要抓几个贼,重办几个,其他的人,自然就知道害怕,也就没人急着过来送死。

    宋国恩、王铁头带着那干锦衣子弟,全都换好了衣服,就在家里等着。铁头的婆娘是个有名的醋娘子,正自叮嘱道:“你陪着杨老爷去那是可以,不过只许看,不许动。否则的话,有你好受的。”

    如仙等女子只是微笑着为杨承祖打扮起来,赵幺娘道:“万一有人认识夫君,是不是不太好?”

    “幺娘,你的易容本事我是信的着的,再说了,就算被认出来又怎么样?我难道不能去玩姑娘么?绮香馆那等地方,他万嘉树去得,我难道去不得?再说了,我们这些人对安陆来说,也得算生面孔,未必就会被认出来的。”

    那些青龙山来的伙计,也知道要做什么勾当,全都收拾的利索。两路人马装的彼此不认识,分批离开住地,直奔绮香馆而去。宋国恩等人在滑县当地,都是混世魔王般的人物,可是在安陆这里,没人认识,行动起来也很方便。这些人都打扮成下人,杨承祖则扮了个生意人的模样,居中而行。

    所谓的易容术,自然没有后世武侠小说中那般神奇,其实也就不过是通过化装手段,略微进行一些小范围的伪装,再让自己的外观发生一点变化。

    由于器材远不如后世先进,效果也就不能和现代科学的化装技术比美。纵然赵幺娘手段了得,也只是将杨承祖扮了个三十开外的商人,好在李月娥当初化装时用的那枯黄药水还有剩的,又涂了一层,把个白脸变成了黄脸,倒是很有些欺骗性。

    作为一个水陆码头,安陆从来不缺乏往来行商,生面孔永远存在。现在因为战乱的关系,商人比过去少了一些,但是仍然有不少人来到这里贸易,商人生面孔,都不算什么稀罕事。

    等他们到地方时,绮香馆外已经车马盈门,看来这次她们的宣传很成功,不少有钱人或是名士,已经先行赶到。

    还有些人在门首相遇,彼此寒暄着,打着招呼。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来到这种场合,更多的是凑个热闹,并把这里当做一个社交的机会。谁要是能摘得那位清倌人的红玩固然值得欢喜,失败者也没什么可懊丧。为了争一个清倌对着砸钱这种事,其实发生的概率极低,于这些大户身上,甚少发生。

    在人群里,杨承祖甚至发现了孙良,看来这位孙公子也是此道中人。原本以为乌景和也会来,可是找了几圈,没看见人。大概这位郡主仪宾是妻管严,现在正在家里伺候老婆?

    他胡乱想着,清楼里有人引着他们找了座位,还有人把香茶、点心、水果等物送了过来。这一行人穿戴都不简单,清楼的伙计一见就知,这必然是腰缠万金的大豪客。有钱人走到哪都吃的开,说不定他们在本地就有哪些遮奢朋友,简慢不得,伺候的十分殷勤。

    杨承祖也赏了几枚银豆子过去,将那伙计高兴的点头哈腰,伺候的也就殷勤了。“今天是薛妙妙姑娘出阁的好日子,这位客官必能得佳人一笑,博得美人芳心。”那名伙计说着恭维的好话,为杨承祖做着介绍。

    “借你吉言。”打个哈哈,铁头等人,就已经将那伙计推到了别处,不让他在附近转悠。杨承祖心里有数,所谓竞价也好,出阁选婿也罢,其实都是噱头。这薛妙妙的初叶想来已经有了预订人选,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就是那位万嘉树万公子。

    这绮香馆是开在安陆地面上的书寓,得罪了父母官,生意就不用做了。万嘉树自己也是个英俊的才子,算是薛妙妙芳心暗许的人,成全了她这一晚,未来接克时,她也会更服帖一些。

    当然像杨承祖这些人,也不会空手而回,清楼会为他们安排好合适的姑娘,不会让他们觉得扫兴。能把一个清楼维持住,经营好,这也需要足够丰富的智慧和生活阅历才行。

    他对于薛妙妙没有什么兴趣,也就乐得当一个看客,只是吃着点心,喝着茶水,两眼又配合的看着那特意预备出来的展台,仿佛真的对花魁充满了兴趣。

    在二楼,一间包厢内,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手中轻敲着折扇问着身旁之人“小妈,你说我要是拿一笔银子砸下去,薛妙妙是不是就得归我了?人都说万嘉树与薛妙妙是相好,若是她的身子已经破了,我明天就闹他个天翻地覆。自从到了安陆,也没寻到什么乐子,这回,正好好好玩一玩,你觉得怎么样?”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