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讨饷 十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讨饷 十

    抓一个知州的儿子,本身就算是冒险之举,如果再加上动刑,饶是如仙这等胆大的,此时也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可使不得,那万嘉树身上有功名没有啊那有功名的书生,可是不能动刑的,再说他爹是本地父母官,对他动刑,那跟抓破了脸皮,也没什么区别,怕是要出大事的。【最新章节阅读】”

    “功名,他当然有了,没有功名,也好意思叫才子么不过无所谓,有功名的免打,这个规矩,是衙门里的,不是我这的。我一向信奉的是,刑具面前,众生平等。在刑罚之前,不论高贵的还是卑微的,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才子名臣,都享受同等待遇。”

    “这似乎不大好吧。”如仙还是有些迟疑“你这样就算审出什么,怕是也没什么用。更别说,这人怕是不大好捉吧。一方父母之子,动了他,怕是整个安陆都要抖三抖。”

    “如果都是些胡扯的东西,自然是没用的。不过这种手段,一样可以问出事实。只要我们掌握了事实,铁万同也得给我变成泥万同,不必担心。你得想想,兴王府每年的禄米是一万石,为了这一万石,纵然有些风险,我也得冒一冒了。”

    赵幺娘见劝不动自己的男人,只好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动手这位公子平日的行程咱们不掌握,再者,他身边有没有什么好手护着如果让他逃了,再抓怕是就做不到。”

    “这事我也确实问过了,最近是个机会,两天后,本地绮香馆有位清倌人下水,大家竞价为她梳拢。其实这都是噱头,现在打仗么,安陆这边生意不如平时,清楼的日子也有些淡了,所以拿那么个噱头,刺激一下消费。这个清倌人当初学琴时,据说与万公子就是见过的,这种场合,他肯定会来的。这个人,多半也已经预定给了他,所以在那里动手,万无一失。”

    他说到这,心内忽然一动:陆炳这家伙,该不会也是想着架万嘉树的票吧,为什么对他的行踪了解的这么清楚,连这种事都知道了。看来有志不在年高,向往清楼这种事,跟年龄关系不大,有机会还是带他去涨涨见识吧。

    “既然如此,那就一切都听夫君安排,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在湖广没什么熟人,由我动手的话,应该不至于露出破绽。”

    杨承祖摇摇头“你是我的侧室,哪还用你临阵青青不是留给咱们一些人么,他们都是青龙山上做惯了这勾当的,这种事,还是交给专业的来做比较好。你们只要到时候看看,到底万嘉树比较英俊,还是我比较英俊就好了。”

    次日,天到卯时,仪卫司的仪兵已经按着杨承祖的吩咐,在王府大门外列好阵势。这些人马护卫范围就是这座王府,平日里到门外列阵摆执事的时候不多,老百姓初时只当王府又有什么事,不少人还来看。

    可等看到后面,发现只是几百条大汉在那列队,然后摆一个姿势站着不动,也就都觉得没意思,连看热闹的兴趣都没了。

    “不管走正步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鹅步也好,还是这个队列也好,其实你要问我用处,我也是说不清楚的。”一个上午的操演下来,下面的士兵固然累的混身是汗,几个带队的军官,也疲劳不堪。

    比这更重要的,就是莫名其妙,到了如今这个时候,王府仪卫不承担战斗任务,也没多少作战训练科目。平日里大家练的也是怎么操作好那些执事器械,在王爷出巡时,不至于失了检点,乱了法度。如果出了差错,那也是要砍头的。

    所以在纪律性上,他们确实要比一般军卫优秀,可是这种训练,让他们不知道道理何在,自然就有一些抵触情绪。

    杨承祖一边拿了手帕擦汗一边道:“正因为这些东西的作用,直接说,说不清楚,才是我们要练的。训练的目的,是为了让士兵们懂得什么叫服从命令,什么叫令行禁止,这才是基础。所谓潜移默化,你们看陆炳。”

    正说话的当口,刚好陆炳拿了茶从外面进来,见大家看向他,颇有些不好意思。陆炳年纪不大,走路如同仙鹤行走,很是好看。杨承祖用手一指道:

    “陆炳走路的样子,就比我走路的样子顺眼多了,而这显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训练出来的。陆炳,你这是怎么练出来的,说来听听可好”

    陆炳一面将茶给杨承祖倒上一面道:“其实也没什么,家父从小教的,若是走的不对,就是一棍子下去。人都是怕打的,日久天长,不自觉的就要这么走,也就错不了了。后来爹告诉我,这是我家练的拳法,先要从步上练,这是基础的一部分。”

    “对啊,这就是潜移默化,开始不必要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要让他们知道,必须这么做就是了。做的好的有奖励,做的不好的有惩罚,他们只需要明白这些,就足够了。等到将来,上司下了命令,他们要做的,就是执行执行再执行,哪怕是要他们去填大坑,垫马蹄子,要他们去送死,也得不打折扣的去做。而不是先问一个为什么,练到了这一步,就算是初步有成了。可是你要一上来就这么说,怕是也难让他们听话,所以就得潜移默化,从小处做起。”

    几个军官听到这,也算听出点门道,点头道:“原来如此,这才刚明白过来,仪正果然有门路。这怕是从京师里学来的吧,我们在安陆,还没听过这么个操练法。”

    “这个,算是家传吧。”杨承祖打个哈哈“当然,要练兵不是光这么个练法,得有粮有饷,有奖有罚。跟儿郎们说一声,只要大家好好练,别想着偷奸耍滑,五天之后,我出钱请他们吃犒劳,瓶酒方肉,管够。”

    几个军官一听这话,脸上都露出了喜容,眼下大明的营兵,也是十天才改善一次。而军卫的地位低于营兵,三十天也未必能改善一次。

    仪卫比军卫的日子好过,可是兴王重道,对于仪卫并不怎么重视,伙食改善上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大家已经素了许久。想来有了瓶酒方肉,这些军士于训练上,就没了什么抵触情绪,只是这犒赏,就又是一笔银子了。

    杨承祖道:“没什么,让大家操练,就得给肉吃,这笔钱,我还是拿的出的,你们不必在意。只是说好了,如果不用心操练的,不但没有肉吃,还要挨罚。对了,我这里还有一首军歌,回头教下去。让儿郎们操练的时候,把这军歌也唱起来,壮一壮我仪卫司的威风。”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