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讨饷 八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讨饷 八

    他的宝刀在众人眼前晃了晃,太阳照在刀身上,放出耀眼的白光,让这些大汉看着心里也自嘀咕。↖,终于,人群里有人小声嘀咕道:“那我们如果现在离开仪卫司,你就放过我们?”

    这声音很飘忽,让人看不到是谁发出来的,杨承祖也没有找人的打算。他只冷笑一声“放过你们?笑话。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王府的东西,也不是你们想拿就拿的。三天之内,把东西拿回来,拿不回东西的,就把钱拿回来。怎么都行,我可以考虑不把你们送官法办。如果都不做,或是心存侥幸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昨天拜见过万州牧,与他谈了一些,他表示,眼下前线那边正需要大量的夫子,人手不足。如果有罪犯充军的话,有多少他要多少。谁想去试试么?”

    “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跑,不过呢,我身边的陶神仙,你们想必是认识的。仙长能掐会算,你们怎么跑,也逃不出他的掌握之内。还有一件事,我与漕帮的人,是朋友。你们如果以为落到江湖上可以过的好一点,那可以去试试,我会让你们知道,其实江湖人比老百姓,要苦的多。”

    这些乌景和招来的人,手脚确实是不怎么干净的,或者说整个仪卫司的人,手脚都不算干净。兴王死后,留下这庞大的财产,和孤儿寡母,确实给人软弱的表象。一个与岳家并不是一条心的女婿,一个孱弱且未袭爵的世子,以及积欠的粮饷。

    这些因素合在一起,这些仪卫与王府的太监宫女,乃至匠人一起偷盗,甚至自己监守自盗,都不是不能想象之事。可是杨承祖既然表态,只追究这些人,不再追究仪卫司旧有军士,那些在长出一口气之余,也不会想到和这百十个倒霉鬼共进同退,风险共担。

    高升也不失时机的在人群里散布着消息“革了这些人的身份,他们那份钱粮,将来是要由咱们来分的。这对咱们来说,是好事。这些人仗着是仪宾招来的,平日里眼睛都长在头上,并不把咱们这些老人放在眼里,被革了活该。”

    有这些因素干涉,开革工作进行的很是顺利,到了巳时,这些人的开革工作已经初步完成。下面要进行的,就是追赃退赃。杨承祖不认为自己真的能把所有的赃物赃款都追回来,不过能追多少是多少,能减少多少损失,就减少多少损失,这总归是一件好事。

    他知道,这样做必然会得罪乌景和,可是有了码头上那事之后,自己与他的仇算是做实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乌景和想来不是君子,自己凑巧也不是,在这一点上,两人既然有共识,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

    自己没有任何理由,让仇人在王府里还拥有一支武装,更别提这武装还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不除了他们,才是自己脑子有问题。而王府失窃的事是实打实的,这盆脏水不泼到乌景和头上,未免就辜负了这天赐良机。

    当然,指望这一盆水,就泼倒一个仪宾,这也不大现实。不过没什么关系,水滴石穿,只要一点点积累材料,早晚有让他哭的时候。至于现在,他没心情理会那些被开革的倒霉蛋,至于里面有多少人本身是地痞无赖,又有多少人是生活所迫,不得不这样求个营生,他没有心思去甄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如果恰好因为自己的举措,让某些人无路可走,那就算他倒霉好了。

    几位仪卫司里的头脑,都被他叫到大厅里,杨承祖道:“今天,大家也算是认识了,今后我们彼此之间,要携手合作,把差事办好。积欠的粮饷,已经补齐,以后的粮饷,我来负责。如果衙门不发,我就自己来发,不会让大家饿肚子当差。可是,你们的纪律,也要给我抓起来。王府仪卫司,是爷家的脸面,如果连脸面功夫都做不好,那还要你们何用?”

    “我现在宣布几件事,第一,我知道咱们司里人手不足。我这次从滑县带来一些人,都是在滑县跟着我干的老弟兄,手脚利落人也忠厚。他们在今后,就和大家在一个锅里吃饭,算是给大家分担点差事,有什么事,你们多费心。第二,两个仪卫副是别想干了,暂时得有人代职。陆炳陆贤弟虽然岁数小,但是是世袭的武职,见多识广,先由他兼一个仪卫副。至于另一个仪卫副是谁,就从各位之中选拔,谁干的好,我就保举谁,如果保举不成,我把我的位子让给他。第三,从明天开始,我们要抓训练,要操演起来,让人看到,我们仪卫司,有仪卫司的样子。”

    陆炳的年纪确实太小了一点,其实除了朱厚熜以外,就没人认为陆炳这个岁数能当的了仪卫正。即使他当这个仪卫副,下面的人也是有很大意见,这还是个娃娃,能当官?

    可是杨承祖今天又是打了两个仪卫副的军棍,又是开革了一百多人,表现的作风十分强势。让其他人认识到,如果和他硬顶,说不定被他惦记上,自己就成了第二个王丰李茂。

    有了这层考虑,肯说话的人就没有,陆炳的任命得以顺利通过。只是这种仪卫副能拿到多少权柄,那就是另一回事,几个军官现在想的都是一件事,另一个仪卫副,谁能拿到手里。

    至于训练,仪卫司本来就是一个强调军容仪表的机构,平日里本来也该有训练的。只是现在因为亏粮饷,大家的训练就不抓了,杨承祖一说恢复训练,几个人都觉得本该如此。

    可是等听完他说的训练科目,几个军官全都一头雾水“走队列……叠被子……这是什么操演之法,未曾听说过啊。”

    “没听说过?没听说过就对了,你们要是听说过,那还要我干什么。从明天开始,我带着大家按这个方法操练,先练这个,后练跑步。仪卫司不去前线玩命,大家也不需要练什么野战击刺之法,要的就是令行禁止,号令严明。长官有令,无有不尊。这才是仪卫们要做到的事,练好这些,就是为了培养大家的服从性。算了,说多了也没用,等以后就知道了。”

    等到几个军官离去,陆炳显然对这新式操演之法颇有兴趣,留下不走。“大哥,你这操演之法,真的这么有用?”

    “贤弟,这话我也就是跟你说,换个别人我不告诉他。我这操演之法,乃是打造天下第一等强军的法门,当然前提是要保障粮饷供应,没有粮饷,没有军法,谁跟你练啊。有了粮饷军法,再辅以这个法门,保证能练出天下第一等的强军。只是仪卫司倒是不用什么天下第一,够用就行了。贤弟,我正好有点事要问你,万同你知道吧?你是本地人,跟我说说,这知州有什么爱好,家里又有些什么人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