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走马上任 四

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走马上任 四

    杨承祖见了陆炳的态度,心里颇为满意,并不是说陆炳对自己如何客气,而是他看的出,陆炳确实是想和自己合作的。¢£,或者说,在现阶段陆炳并没有和自己顶牛夺位置的打算。其实这说来也很正常,他毕竟只是个少年人,连丁都没成。

    不管世子与他的关系多好,他始终还是个护卫之子,并不认为自己真的能一步登天,坐到仪卫正的位子。或者说,就算世子想,这事也成功不了。

    对于空降一个仪卫正下来,陆炳其实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相反,当听杨承祖说要把自己提拔为仪卫副时,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这……不好吧。两位仪卫副都是老人儿了,与家父也是平辈论交的父执辈,顶了他们的位置,似乎不大好。再说我还是个孩子,他们不会听我的。”

    “没什么不好的。他们既然是仪卫司的老人,就更应该发挥一个好的作用,而不是遇到事的时候临阵脱逃,只想着自己找门路,离开这个地方。而不是想着去解决问题,这样的人,留下有什么用?你看看,现在王府的戒备,懈怠到一个什么地步。就这样的仪卫,还有脸叫贵胄的颜面?”

    “就凭他们把人带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没法留他们,我来这不是镀金过度的,而是真想把差事办好的。如果王府出了什么闪失,我的脸往哪放?这两个人,是必须拿掉的,而我觉得,陆贤弟这个位置你完全担的起来,就不要太谦虚了。岁数小怎么了?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再说你可以先暂代仪卫正之职,等将来,咱们再办实授,这事,交给我了。”

    陆炳听他这般说辞,低头道了声谢,然后道:“其实,也不能怪两位叔父,这差事实在是,不怎么好干。王府仪卫司,不过是拱卫王府安全,可是安陆有卫所有衙门,王府的安全,并不太成问题。再加上有了宁王造反的事,这仪卫司的日子,其实是越来越难过的。地方上不重视,粮饷上有意的克扣,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二位叔父想别的出路,也情有可原。”

    王府仪卫司设立之初,目的除了承担仪仗之外,主要就是保卫王府安全。可实际情况是,兴王府只是安陆的城中之城,外面有高大的城墙,有安陆卫的卫所军,还有安陆地方衙门的衙役捕快。在几层护卫之后,才轮到仪卫司。

    而安陆又属于腹里地区,并不是西安那种边地,周边并没有什么太强的匪寇祸患。仪卫司本身并不承担什么战斗任务,更多的时候,就是为王府充个门面。地方衙门不重视,也很正常。

    陆炳年纪不大,他并不知道在另一个时空中,自己的未来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获得怎样的地位。他虽然和世子关系好,但也从未想过能通过这种关系,让自己获得如何的高位,大概能做到仪卫正,然后在这个位置上终老此生,就已经是人生最高的追求了。

    他的父亲和兴王关系其实也不错,但直到死时,也不过是个典仗而已。自己的年龄太小,就算世子再怎么支持,做仪卫正也感觉不太合适,不管那两个仪卫副,还是和自己父亲同辈的那些老人,自己全都压不住。

    所以他对杨承祖,并没有什么怨恨,而他的年龄又正在青春热血的时候,心里也窝了许多想法,有无数的壮志雄心,抱负理想。简而言之,现在的陆炳与世子朱厚熜,都属于热血中二加大明朝的键政局成员。满脑子不切实际的理想和妙策,偏偏找不到任何认同。

    他的理想与不抱负,平日里是找不到人倾诉的,就算他说出来,也不过是被人当做胡话或是不知天高地厚。而杨承祖摆出一副虚心讨教,以其为师的态度,是陆炳生平从未遇到过的事。再考虑到他是自己的上官,陆炳只觉得热血沸腾,也就把心中所想,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他的年纪太轻,不论是想的方法或是所谓的抱负,未必就多正确,只是在他这个年龄,往往认为自己所想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是真正的救世良方。而杨承祖表现的如同个虚心的学生,不停的点头称是,有些时候还要拿出文房四宝,把陆炳说的记下来。

    这种态度让陆炳觉得总算遇到了知己,说的就更为起劲,杨承祖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咱们仪卫司,现在的实兵,只有额兵的一半?这可不行啊,本来就只有一千五百人的编制,要负责一个上万人的王府,已经很为难了。现在兵力又只有一半,也就是七百多人,怎么可能做到不出纰漏?这可是王府,出了问题谁承担的起责任?这兵,必须得补。”

    大明眼下各地军卫逃军成灾,二百万军户在官方统计中,逃军就达到了八十万。像这仪卫司,也不能免灾,一千五百名额军只存在于花名册上,按陆炳所说,实际军力,其实只有七百余人。

    按照大明地方的政策,对于仪卫司军汉的态度一向是逃兵不敢,补兵禁止。不允许仪卫从地面上招募青壮,补充军额。陆炳也道:

    “本来咱们的钱粮就紧张,后来宁藩叛乱,安陆组建振威营,要筹措大笔粮饷招募营兵,咱们的钱粮,就挪做招募营伍所用。再者,万同说过,如果仪卫司从安陆招走一个青壮,田里就少了一个农夫,将来征收赋税时,就少了一个人交税。所以不许咱们仪卫司补军,还借着募营兵的借口,从仪卫司直接选走了百多人充营兵。他恨不得把王府掏成个空架子,想要补兵也好,还是补钱粮也好,问题都在他那。”

    “那以前仪卫司缺少钱粮时,都怎么解决?”

    “咱的王府还好一些,毕竟人口少,楚王、荆王那里的现象要严重的多。他们王府户大人多,繁衍数代,有的镇国将军,辅国将军那里,连钱粮都没有。以往遇到这种事,那些人多半就会到有司衙门去闹去哭,可是眼下出了宁王的事,就是连闹和哭,都没人敢了。说实话,现在王妃那里也很难,咱们王府的禄米钱粮,也被衙门卡着,没发下来呢。”

    现在这个时间,确实比较敏感,藩王们都比较谨慎,生怕哪里做的有些过分,就会被当成宁王的一党。秦王那种混帐王爷都要给杨承祖卖好,那么这些湖广的王爷,也由不得他们不老实一点。

    可问题是不管是停兴王府禄米,还是停止拨发仪卫司的粮饷,这都感觉有些过分了。正常情况下,地方官应该不至于和藩王这么为难吧?

    陆炳叹口气道:“说起来,这都是前段时间有个流言闹的,说是因为宁王之乱,朝廷准备削藩。世子殿下又没袭爵,那万同也就是这个态度了,真是的,这家伙,简直该打。”[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