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走马上任 三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走马上任 三

    杨承祖要想把这个仪卫所抓到手里,一是要立威,二是要把自己的亲信安插进来。弄掉两个仪卫副,正好腾出两个位置,将来保举自己的亲信进来,就方便自己掌握这支力量。

    说起来,仪卫正并没有革职仪卫副的权力,即使是下一级的典杖,也同样要上报朝廷才能处置。他最多可以将这些人打一顿,至于革职,那是想也别想。

    但是他手里有天子赐的宝刀,身份地位与普通武官就不相同,再者,他与孙家有交情。凭借孙交的底蕴和影响,随便上个夹片,弄掉两个仪卫副的前程,也是不废什么力气的事。

    这些留守的军卫,其实算是仪卫司里比较差劲的士兵,还有一些就是纯粹的懒汉,宁可待着挨饿,也不想出去找门路。没想到因祸得福,反倒因此得了犒赏,欢天喜地的上前来点名画卯,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等到这些人的名字点完,杨承祖又留下高升询问了一些仪卫司的公事,时间差不多就到了午时。这些人的伙食,是由王府负责的,自有人送里饮食。那些军兵不过是些粗劣食物,左右能吃个饱,比起普通的卫所军要强的多。

    而杨承祖不会去搞什么一视同仁同甘共苦的把戏,在院子里和士兵一起啃窝头。这是一个阶级分明的时代,他既然已经到了上层,就不会自己主动到下层去。他只是这些人的首领,并不是他们的同僚,吃苦的事,他不会去做。

    有人举了木盘放到他眼前,一阵酒香先扑鼻而来,伴随着酒香的还有肉味。杨承祖本来还在查看司里的人名帐簿,准备下午去看一下王府的旗帜兵器,盔甲等物。并没有注意端来的是什么伙食,一闻到肉味酒香,下意识说道:“眼下还在丧期,动酒荤不合适吧?还是端下去,将就着吃些就好了。”

    只听一个略微有些稚嫩的声音回道:“不必客气,这是王妃特意吩咐的,说是杨仪正是新来的,也不必守什么丧期的规矩。其实这王府里,真正不吃荤的,也没几个,不过是瞒上不瞒下,您也不必讲究这些了。”

    是孩子?杨承祖抬头看去,见来送饭的,是个半大孩子,看年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十三、四岁的模样,还不算成丁。生的身材倒是很高,面色如火,相貌英武,身上穿着重孝,似乎是家人去世,而不单纯是替王爷服丧。

    既然这是蒋妃吩咐的,他也没必要继续客气下去,朝那人点手道:“坐下,一起用点吧。”

    “不了,我不但要为王爷服孝,也要为家父服孝,这酒荤我还是动不得的。虽然武人不比文人,不过百日之限,总是要守的。”

    这年轻人说起这事来,倒也没有表现出刻意的悲伤,而是语气自然平和,仿佛说一件正常不过的事。这个态度,倒是让杨承祖十分欣赏。自己的悲伤,没必要强行要求别人也悲伤,如果他刻意的做出悲痛模样,杨承祖反倒要怪这人来破坏自己吃饭的心情了。

    “原来如此,令尊也……”

    “是啊,家父和千岁交情甚厚,千岁薨后,家父伤心过度,自己身体也不太好,于是也就故去了。没什么,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家父常说,作为一个军籍,能够死在家里,而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前辈子修来的造化。也没什么可悲伤的,不必介意。”

    “未请教尊姓大名?”

    “不敢当,我连丁都没成,哪敢称尊姓大名。在下陆炳,家父生前,就让我荫了仪卫司的典杖。所以我现在虽然年纪小,但也是您的属下,今后还望仪正老爷,多多提携。”

    陆炳?杨承祖一听这个名字,心头一震,原来自己对面这红脸娃娃,就是大名鼎鼎的天子冠盖十三太保陆文孚?

    大明朝历代锦衣指挥中,最出挑的一个要算是追随永乐鞍前马后,最后死的凄惨无比的纪纲,另一个就得说是被嘉靖帝称为孤之冠盖的陆炳陆文孚了。

    杨承祖前世还未成为一流演员时,曾为几个旦角贴里子,唱刺汤勤时扮演陆炳。对这个人物做过点了解,知道在他执掌锦衣卫期间,东厂被他牢牢的压住,根本不能与之颉颃。得算是大明中期直到明朝灭亡期间,锦衣卫指挥使中,存在感最强的一位指挥。没想到,今天,他就坐在了自己对面?

    陆炳的强势,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强的本事,而是因为他和嘉靖关系好。其父陆松在兴王府任典杖,陆松之妻范氏,则给嘉靖当奶娘,死后直接封了一品夫人,并修筑了一品夫人墓。陆炳与嘉靖是吃一个人的奶长大的,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算的上总角之交。

    这样的交情,外人是无法比拟的,也没法疏远他们。而自己这个仪卫正的位置,恐怕在嘉靖心中,更属意的是自己这个奶兄弟。要想未来活的好,必须要讨好嘉靖,而要想讨好嘉靖,就必须讨好陆炳。

    在片刻之间,杨承祖已经拿好了主意,脸上带出一丝笑容“原来是陆贤弟,失敬失敬。本官新至,人认的不全,礼貌上有多怠慢,陆贤弟不要见怪才是啊。”

    “不敢,仪正您实在太客气了,陆某惶恐。”陆炳现在还是个大孩子,不过表现的却是与年龄不相称的沉稳。仿佛不是个顽童,而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并没有因为和世子是童年玩伴,就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依旧是那么的谦恭,完全就是标准的下属模样。

    “陆贤弟,说实话,本官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形并不清楚。还要有劳陆贤弟多多指教才是。这仪卫正的位置,按说也该是你这熟悉本司情形的人来坐,我这是有点勉为其难,你可要多帮帮我,不能看我的笑话啊。”

    不管怎么说,杨承祖也是有着两世为人的经验,陆炳再怎么出色,现在也只是个半大孩子,各方面都不能和他相提并论。所以一番交谈之后,陆炳的防范之心渐渐退去,也觉得这仪卫正的人,还不错。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好友未来将会成为这庞大帝国的皇帝,眼下的世子,连袭爵都没办妥。整个王府里,其实也没几个人真拿陆炳当回事,谁会去在意个娃娃?而一个得到天子赐刀的锦衣指挥佥事,有必要讨好自己么?想来,他多半真的是个好人,并非是来监视兴王的吧?

    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任务,陆炳也表现的亲和了一些“仪正不必客气,您有什么吩咐,在下一定照办。您只管放心,陆某定当竭尽所能,帮您把王府护住,不让人夺了王府的产业。”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