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屠虎 四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屠虎 四

    那副铁爪,其实并不是白明光的武器,而是随便找了个江湖人,用了他的兵器代替。↗,漕帮里江湖汉子多,使的兵器也杂,找一对铁爪也并不是难事。尤其这东西挑在木杆上,离的又远,能看清是副铁爪,已经得算是好眼力了,要想认出是不是白明光的兵器,那就太强人所难。

    昨晚上见到恶虎庄方向的火光时,这些人已经有了疑虑,只是以往白明光也每多出奇兵,诈死等手段也用的多了,这回用出什么手段,也不奇怪。总之,他们已经习惯了依赖白明光,认定有他在,自己就能翻盘。所以哪怕看到恶虎庄大火,也维持住了基本阵线,还能勉强支持。

    这副铁爪和白明光被杀的宣言,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人刚才还能在和各村人混战中打个有来有往,可是等听到白明光的死讯后,瞬间就崩溃了。所有人都丧失了斗志,最关键的是,他们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身陷重围,背后就是自己的妻儿老小,按照往日恶虎庄的习惯,他们当然知道这一架打输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可是明知道这些结果,就是凝聚不起勇气,或者说,长久以来白明光领导下的恶虎庄,只认他一个首领。等到他一死,这支队伍就没了领头人,人马瞬间成了一盘散沙。

    有的人想打,有的人想逃,有的人想投降。有了这样的情绪,这支队伍再强也没有用。那些正在战斗中的村民发现,方才还颇为难啃的骨头,一下子成了豆腐。于是他们顺利的切进去,将往日如狼似虎的恶虎村民,打的七零八落。

    不少人往日里凶恶的很,可是此时,就只吓的跪在地上求饶,接着就被一群人踹翻在地,用兵器乱打,石头乱丢。那些女人们有的尖叫着冲上去,但很快就被制服,接着就有男人按住手脚的往自己村里抬过去。有的面目丑陋或是年纪大的,直接就被打死,场面混乱不堪,也残忍无比。

    那位把总此时才吩咐道:“放铳!让他们冷静一下,这成个什么话了,怎么还抢男霸女了?咱是来这救人的,不是土匪下山!”

    这些村民与恶虎庄不乏结下死仇的,交战中,也常见一些人直奔着某些恶虎庄的村民而去,而对其他人不闻不问。显然这就是私人恩怨,旁人干涉不了。

    这些恩怨往日里在恶虎庄的强大武力压制下,纵然满腹委屈,也只能吞下去,今天有了途径,也就一起发作起来,声势很是骇人。

    可不管怎么说,他们终归是村民,如果也是和恶虎庄一样的盗贼,早就和恶虎庄合并了,也等不到今天。因此对他们来说,官兵的威慑力还是不容小觑,尤其还有县令大老爷亲至,在地方官府的协助下,一度混乱的场面,总算得到了收拾。

    可是不管怎么说,恶虎庄成年的男丁,一个也不会被剩下。有几个村的乡老甚至来向县令表示,自己村里情愿出几个人抵命,也要把这些人全都弄死。只要他们活着,将来肯定会对自己这些人予以报复。而恶虎庄的报复手段,往往耸人听闻,说不定要出多少人命。

    这种要求明显与法理不合,地方衙门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以后,如果点头允许的话,就有了姑息纵容的嫌疑。不管是那位把总,还是知县,都有点拿不定主意。

    杨承祖将知县拉到一边,小声道:“县尊,眼下这么大一桩富贵摆在你的面前,可不能心慈手软。”

    “大富贵?此言怎讲?”那位县令这一夜时间虽然按兵未动,但实际也没闲着,他和他的幕僚,已经发动了所有的关系网,去查杨承祖的底细。这也不难查,很快他们就知道,不提孙小姐,就单说这位锦衣官的来头同样不小。天子赐刀,河南巡抚沈冬魁的座上宾,与周王府也颇有交往,据说连镇守太监赖公公都要给他面子。

    单就这么一个遮奢人物,就得让这位县令以礼相待,听他一说富贵,那县令也来了精神。只听杨承祖道:“眼下宁藩作乱于江西,朝廷正是用兵戡乱之时。咱们这里擒杀了一群叛兵,挫败了其密谋夺取县城,响应江西的计划,这怎么不是一件战功?这些贼人的首级加起来,怎么也得有几百颗吧。这功劳,难道小了么?”

    “这?”知县马上明白过来,这是这位锦衣官要对恶虎庄下杀手,不惜把对方攀诬成通宁贼的叛党。眼下这个当口,对于叛党自然是有杀错无放过,杀错了人不是问题,有人没杀才是问题。

    如果能砍下这么多贼党首级来,确实得算是个大功了。他甚至已经想好,这个奏章应该怎么拟,可是不管如何拟,诬良为盗,都是有许多问题的,这位锦衣官,肯为自己背书么?

    “我一个锦衣官,或许说话的分量有限,但是我想,孙公子那边,一定愿意附属做证的。当然,这里面还需要仔细斟酌一番,有不少地方,需要大家一起商议一下,还有口供方面,也得弄的稳妥一些,不要被人抓住痛脚。这是不能咱们两个办,还是把那位把总请过来,咱们三个人商量为好。”

    对于恶虎庄这么个毒瘤,本地县令也确实头疼,如果不把他们彻底消灭,杨承祖等人可以一走了之,将来这里若是出了大案,背锅的还是县衙。能把他们全部解决,自然是最好不过,如果再能混上一笔功劳,那便万万没有拒绝的道理。

    只不过这等事,本就不是一个县令能做主的,在锦衣卫、勇锐营,最后孙良亲自出面的背书下,那些残存的恶虎庄男丁,都给定了个乱贼同党的罪名。先是使人拿了。接着便是打,再后来用刑具问了口供,最后便是杀了。

    杨承祖手里提着宝刀,看着一排排跪好的犯人,连同老弱在内,男子里凡是成了丁的,一个没剩,全都捆在这。马占魁受了两处伤,也被生擒,而他的几个儿子,有的死在乱战里,有的则被捆在他身边。

    看着杨承祖,马占魁怒道:“你到底是谁?我们恶虎庄到底几时得罪过你?为什么?为什么下这种狠手,居然一个不留,要灭门绝户!我们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杨承祖冷笑一声“你们有没有什么新鲜的?大概当初被你们杀的行商路人,说的也是这句吧,你们连点新意都没有,差评。我知道,如果让你们说,你们可以找出一百多个理由为自己开脱,比如地方不好,土地太贫瘠,日子太穷。不抢夺,就活不下去。不过我对这些没兴趣,就像我对你们怎么才能活下去一样,不感兴趣。我只知道,你们敢来惹我或是惹了我同船的人,就是该死,道理就这么简单。你们既然敢砍过来,就得想到别人砍回去的后果。你们做人的时候我都不怕,做了鬼,我为什么要在乎?上路吧。”

    说话之间,宝刀挥出,斗大人头落地,鲜血狂喷,洒的到处都是![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