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血夜 七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血夜 七

    这房间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就是那如豆的灯光。在这昏暗灯光晃动下,老妇人那慈祥的五官也显的有些狰狞,让孙小姐觉得周身发冷。房间里,有一股不明来源的臭味,或许这房间的主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并不怎么在意。

    可是孙小姐在安陆的闺房,都是用上好的香料熏了又熏的,人一进去,就有似兰似麝的味道扑鼻,让人心旷神怡。这种臭味熏的她头昏脑胀,几欲做呕,忍不住哀求道:

    “老妈妈,求求您放了我吧。我是安陆孙氏之女,我爹是户部尚书,您只要放了我,我家会拿出一大笔银子来酬谢你们的。您的儿子如果想要讨老婆,我家里有很多丫鬟婢女,都可以的……”

    那老妇人却依旧紧抓着她的手道:“傻姑娘,别想那些了。你家里不管是这么人家,都已经是过去的事。进了恶虎庄,就是恶虎庄的女人,这是规矩,从来没变过。我们庄里也有过城里的女人,结果不还是一样?女人啊,早晚都是要嫁人的,其实嫁谁不是嫁呢?我家的儿子心好,人实在,嫁了他是你的福气。你放心,我是个信佛的人,心善。只要你安心过日子,家里的活不用你干,有什么好吃好穿,也会都给你的。虽然比不了尚书家的日子,但是比起一般的女人,那就是到了天上。”

    她一想到自己那痴傻的儿子,能娶到这么个好老婆,心里也格外舒坦。生怕这女人寻了短,想着待会圆了房之后,还是得拿铁链子锁起来,等到她生了孩子再把链子解开。不过嘴里依旧说着好话

    “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你是大家闺秀,一定懂得三从四德的。女人么,就该是嫁了人,安心过日子才是正道,不管丈夫什么样,都该从一而终,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等你生了孩子,我会让柱子送你回家的,还得带着孩子拜外公呢。其实柱子人很好,若是做个官啊,比那些贪官污吏强多了……”

    孙小姐的心已经渐渐凉了下去,她毕竟是出来为家里收过租子,放过印子,也挤兑过不少人家典儿卖妻,卖房卖地的当家小姐。脑子并不糊涂,这老妇人的态度很明确,是不大可能放过自己的。她已经放弃了哀求,既然哀求没用,那何必再丢掉自己孙家的脸?

    眼睛已经渐渐适应了一些黑暗,她四下看着,想找到一条逃生的路。可是这老妇人却在此时拉着她一路走出这件草房,而来到另一间草房门前,朝里面喊道:“柱子,开门,娘把媳妇给你送来了。”

    破旧的木门打开,从里面钻出一个赤着上身,下面只穿一条犊鼻裤的汉子。饶是孙小姐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等借着星月之光看到这人时,依旧惊的“啊”了一声。

    这是怎样一张面孔啊。这汉子年纪大约在三十上下,面如黑炭,五官丑怪,鼻涕一直流到了口边,却也不懂得去擦。在口边还淌着口水,张着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

    身形倒是颇为高大,两条光腿上生着浓密的黑毛,一身肌肉突起。见了孙小姐,那汉子嘿嘿笑着,嘴里发出戆戆的声音“媳妇儿……娶媳妇儿。”伸手就要去抓她的手。

    那老妇人气的在他身上拍了一巴掌“急什么,既然是你的媳妇儿,人就飞不了。娘不是告诉你,进了房再脱么,怎么现在就脱了,也不嫌弃丢人。给你的那个娃娃,你看明白了吧,今晚上,争取就给她种上。人交给你了,可别让她跑了。”

    她一边说,一边用力一推,孙小姐脚步踉跄的向力跌去,结果马上就被两条生满体毛的臂膀接住,紧紧搂在怀里。一股刺鼻的汗臭味,让她差点吐出来。而那生满茧子的手在她脸上抚摸着,仿佛是有几万条毛毛虫在她身上爬,让她感到恶心。

    这样的呆傻粗蠢汉子,就算是当孙家的下人也未必够资格,难道自己就要被他……。

    那大汉这时已经抱起孙小姐走入房中,用力将人朝床上一丢。硬床板咯在孙小姐的腰上,让她觉得腰仿佛都要断了,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那汉子已经如同恶虎一般猛扑过来。

    不管再如何见过世面,她也无法在这种情形下大而化之,双手拼命的推搡着,口内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尖叫。

    “走开……救命……来人啊……别碰我”

    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裂帛之声,她那身衣衫和微弱的气力,根本无法抵挡这大汉的狂暴。衣服化做片片碎布,被胡乱扔在地上。

    “这孩子,那衣服也是钱啊,怎么说撕就撕了。做这事,连门都不关,作孽啊。”老妇人骂着从外面带上了门,见孙小姐的反抗根本全无作用,也就放下了心。看着桌子上那对龙凤蜡烛,有心进去吹灭了。但又怕耽误了儿子的好事,只好摇摇头,随它去吧。

    那汉子在这事上确实有天赋,不用人教,就知道该如何去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孙小姐的反抗击打,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臭烘烘的嘴在她身上乱亲,鼻涕口水蹭的到处都是。眼看就连小衣也要被他撕去,孙小姐似乎任命似的放弃了反抗,双目微合,两行珠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她的手在那大汉身上脸上挠出了不知多少血痕,可是根本阻止不了对方的行动,她也放弃了这种抗争,而是悄悄将手伸到头上,拔下了那根发簪。

    这簪子样式小巧,是藏在发髻里面的。白明光这些土贼,根本就没见过这种精巧的首饰,也就没想起收缴。它虽然体积不大,但是银制的,顶端打磨的锋利异常,她紧紧抓住这根簪子,将它对准了那大汉。

    眼睛……太阳穴还是不管是哪胡乱刺下去,不管怎么样,最后一下,一定是要留给自己的。一声轻响,小衣已经被撕碎,紧闭的双腿大力分开。

    要来了么?孙小姐咬着牙,将全身的力气集中在手上,可就在这时,那大汉的手已经移到她的手臂上,紧紧按住了她的手。

    怎么会这样……。她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变化,被这巨力一握,她这簪子怎么可能刺的出?难道连最后的机会也不给自己?她心内又一丝绝望?只能等到这蠢物毁了自己的清白之后,再行刺了?可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孙家的颜面何存?

    就在这紧关结要的当口,房门猛的被人撞开,凉风顺着门吹进来。大汉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却见自己的母亲,那位佝偻的老妇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走进屋里,胸前似乎还多了一块污渍。再仔细看去,在老妇人的身后,还多了个陌生的男人,这男人自己没见过,不是村里人。

    而他和自己目前之间的姿势非常奇怪,似乎是他在扶着母亲,又或是架?他虽然脑子不灵,但也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母亲面前,把这一切继续下去,就那么赤着身子起来,回身似乎想问些什么。可不等他张口,那白发妇人的身子,就那么直挺挺的朝着汉子扑过来,汉子方伸手一接,就只觉胸前一疼。两只环眼怒张,嘴张的大大的,想喊些什么,却什么也喊不出来。

    老妇人身后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抽了刀出来,长刀前刺,先是刺过了老妇人单薄的身子,接着刀锋就刺入这大汉的小腹。那大汉由于双手扶住母亲,不让母亲倒地,所以根本腾不出手来招架或闪避,就那么生生的被单刀捅入。

    来人步下极快,一刀得手,手下不停,单刀在大汉的肚子里一搅,趁对方巨痛的当口,另一只挥出,一柄匕首带着劲风,直贯入这大汉的太阳穴内。

    恶虎庄内的第一滴血,滴落。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