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血夜 五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血夜 五

    架票架到花票,一般来说,趟将们是搞不到什么油水的。这年月重男轻女,大户人家为了儿子破出血本,但为了女儿就难说了

    。再说女人进了匪巢,大抵是保不住清白的,即使赎回来,也是给条绳子,让她自尽。与其这样,很多时候,他们都是选择不赎,任其自生自灭。

    不过这花票既然是尚书家的千金,哪怕是最后换不到赎金,只一想到能玩一玩尚书的女儿,也足够让这些人兴奋。他们的出身都不怎么样,有农人有流民,还有的本来就是强盗响马,或是拳匪恶霸。于他们而言,最多也就是接触到县令的夫人小姐这个层面。一个尚书的千金,与公主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吸引力大的吓人。

    “咱们恶虎庄能够存在到今天,靠的就是老大你够本事,弟兄们不怕死。这些伤亡,其实也是在所难免。单就这一张花票,我看就够本了。咱们向孙家传个话,拿三千两银子来换人。一个没出阁的大姑娘,三千银子不多。如果她家不出钱,就把她卖到纪院去,到时候看他孙家的脸往哪放。”

    马占魁对于死伤的事,其实并不在意,毕竟死的没有他的亲族,伤亡于他而言,也就是个数字。相反,这个眼前的尚书千金,已经让他蠢蠢欲动“大哥,按着咱的规矩,花票过来头一晚是您的。过了今晚,是不是也让弟兄们乐一乐?”

    “乐?我没看出有什么可乐的。”白名光阴沉着脸,如同一汪秋水。目光阴冷,整个人在灯影里,显的十分可怕。

    “这次是我指挥不利,加上消息也不准,没想到那官船上居然有如此多的人马,还有那么多军械。我们这次折损的人手,甚至超过了近两年与人撕杀的损失之和。恶虎庄家家带孝,户户哭丧,我如果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睡花票,那还算什么大当家的?咱们恶虎庄有今天,靠的不是我白明光多么行,是靠大家上下一心,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才有了这个格局。谁要想坏了这盘基业,大家第一个不放过他。”

    “尚书的千金么,确实难得,该要的赎金,也确实得要。但是这个人,我白某人不要,其他当家的也不能要。就按着以往那些抓来的女人处理,给咱恶虎庄的男人做老婆。今天我们死了这么多后生,就得让这些女人,为咱生出足够多的男丁来,我们恶虎庄才能人丁兴旺。才没有人能欺负我们。”

    恶虎庄在这一代臭名昭著,既穷且恶,没有女人愿意嫁过来。如果靠着他们自己,那就注定打一辈子光棍。即便是破出银子来下彩礼,也没人愿意攀上这么一群穷凶极恶的亲家。

    后来还是在白明光的带领下,这些人或是拿出银子在远处买老婆,再不然就是拿着兵器在附近抢女人。不管是赶集的村妇,还是出来拾柴打草的村姑,乃至过路的女客,有谁是谁,总算是让村里的男丁大多讨上了老婆,也让白明光这庄主位置越发稳当。

    可是以往那些妇人最多不过是有些城里的女人,细皮嫩肉,就得算是极品。尚书的闺女,那是连想都不敢想。一个尚书的女儿,给自己这些庄稼人当老婆?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这么好的闺女,给咱当媳妇?可是她可是尚书家的千金,能跟咱这些泥腿子安心过日子?”

    马占魁心情颇为激动,他家里可有几个儿子没能讨到老婆。如果能讨到这个闺女做儿媳妇,自己这个当爹的,也不免可以分润一二。

    只要能讨到这个儿媳妇,就算未来几年自己家少分些好处,自己也都认了。只是他心里还是有点担心,那可是尚书家的闺女,若是不能留住人,那早晚还是鸡飞蛋打。

    白明光冷眼看了他一眼“三弟,这有什么不能的?区区一个尚书的闺女而已,有点出息。不管她是谁的闺女,她也是个女人。不服就睡服,再不行就打断她的腿。以往那些女人怎么对待,这个女人怎么对待就是,等她生了娃娃,不安心还能怎么样。”

    马占魁点头道:“还是大哥英明,您是知道的,我家还有三个儿子都没娶到老婆。您看看,这花票是不是该许给我家儿子……”他搓搓手,又嘿嘿一笑“我也知道,这是天鹅肉,也不是那么好要的。这次要来银子,我家就不分了。我再拿出笔银子来,分给众位乡亲父老,这样您看如何。”

    他是个马匪出身,当年加入恶虎庄时,是带着十几个马上健儿外加十几匹脚力来的。在庄内,也颇有些实力。他一说这话,那些庄中父老也就没什么话说,只看着白明光等着他宣布。想来二当家既然被拿,多半是不成了,三当家递补二当家也是情理之中。这二当家的面子,大当家总是要给的。

    哪知白明光摇头道:“三弟,你家那三个后生,我是知道的。他们的事交给我,我白明光当着合庄父老的面发个誓,将来定为你家找三个可心的儿媳就是。如果找的不满意,你就找我说话。”

    马占魁见他如此说,就知道自家儿子没希望了,他忍不住问道:“白老大,那你的意思是,这闺女嫁给谁?我是知道的,嫂子去的早,难不成,您要把她收做咱的压寨?”

    “事情不是这么回事。”白明光摇摇头“我若是真的自己留下这个妇人,有什么资格当你们的大哥?”他站起身子,走下自己的交椅,一直来到祠堂靠门首的地方,从角落里,搀起一个老人来。

    这老人年纪满头白发,后背已驼,老态龙钟,眼睛总是睁不开的样子,看不到什么精神。这人马占魁自然是认识的,是恶虎庄的一个普通乡民,名叫鲁老实。在恶虎庄的词典里,老实就等于窝囊,他也人如其名,在村里没什么存在感。年老力衰,临阵冲杀的事,是指望不上的。他的儿子是个痴呆,没什么用处。

    在恶虎庄这种地方,像鲁老实这种只会拾掇庄稼的真正庄户人地位最低,好在他还负担着收尸烧尸的苦差事,否则早就被赶出庄去。平日里不管分什么战利品,他家也分不到什么东西。像尚书千金这种好事,无论如何,也不该轮到他家头上的。

    白明光拉着鲁老实,一直来到自己的宝坐之前,“鲁伯,你家的大柱现在还没婆娘,这事我是记在心里的。咱们恶虎庄内,不拘身份,一视同仁。大柱兄弟这些年没娶到老婆,是我这个庄主失职,今天这个尚书家的闺女,就许给你家了。”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