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血夜 二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血夜 二

    等孙良赶到这大厅时,这徐风林已经奄奄一息,比死人只多了一口气。他急道:“这是怎么搞的,谁让你们把人弄成这样的,你们……你们简直是胡闹。”

    杨承祖问道:“孙少,我们是在救你妹妹,你却说我们胡闹,你这是什么意思?”

    “救我妹妹?就你这么个救法么?”孙良也有点起急“我告诉你,我妹妹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爹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孙家在安陆一呼百应,到时候有你这小官罪受。”

    “孙少,你先别忙着放狠话,我就问问你,我这样做哪不对了?”

    “这还用说?你把恶虎庄的二当家弄成这样,还想着救我妹妹么?我本来是嘱咐两位护院跟上去,跟山贼谈一谈走马换将的事,你这么一搞,难道用这么个死人去换将么。”

    杨承祖听他这么一说,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直笑的前仰后合,直到孙良一张白脸变成了紫茄子,才收住笑容,忽然面色一沉,骂道:“胡说八道!当官的脸,简直要被你丢尽了!”

    “你骂谁?”

    “当然是骂你。不跟恐……不跟山贼就人质问题妥协,是起码的态度,如果连这点立场都没有,你只配被山贼拉着鼻子走。我跟你说一句孙少爷,现在被绑的是你妹妹,搞不好人已经被轮了。你清醒一点行不行?还谈判,谈他娘个头。现在就是两条路,第一救出孙小姐,然后把恶虎庄杀光。第二,孙小姐发生了不幸,恶虎庄更要杀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谈判?恶虎庄大当家绰号叫白疯子的,你跟他谈判?你凭什么认为,他会跟你谈的?”

    “他……他虽然叫白疯子,可毕竟不是真疯子。我孙家的名号,他应该是听说过的。他应该知道,真对我妹妹做了什么,会有什么后果。”

    孙良毕竟是个书生,往日里在书斋中畅谈天下时,确实有指点天下,纵横无敌的气派。可真到了这种事上,书生还是比不得杨承祖这种杀过人,又去过三边的军汉有气魄。被他一骂,说话就没了底气,仿佛他真做了什么理亏的事一样,向后退了两步。

    可是杨承祖从椅子上站起来,不依不饶的向前迈着步子,用手指着他的面门道:“他知道孙家,他当然知道孙家,他要是不知道孙家,就不会动手抢了。我告诉你,徐风林招了,这次他们就是冲孙尚书的家眷动的手。我这边死伤几十人,都是替你们老孙家挡了刀子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不是你们在我的船上,他们根本不会来的好么。如果我心狠一点,把你们赶下船去,现在我在搂着我的小妾睡觉,而不是杀人审贼。”

    “如果你想谈判,那好,你去谈啊。我不管了,你妹妹是被人玩也好,是被轮也好,跟我没有关系。也许你们孙家能多一个淳朴善良的女婿也不一定,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自己搞定吧。”

    孙良见他要甩手不管,不由想起当初妹妹说的话,也许在这个时间段内,大明的天下,真是是一个属于武夫的时代。他们孙家确实有势力,即使是在河南这地方,孙家一样有自己的力量可以调遣,可问题是,这些力量,都得到天亮以后,他才能挨个去拜访,动用。

    就算有一些眼下可以拜访的,等到动员起来,也得是天亮。如果妹妹在匪窟里待一晚……他脑海中浮现起了一些女人披头散发不成人形的模样,又想起几个因为被自己强行收房,而跳了井,最后泡的整个人都浮肿的丫鬟。如果自己的妹妹也成了那样……

    他只好再次拉住杨承祖的胳膊,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杨世兄,杨将军,是我不好,是我糊涂行了吧。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千万先救人要紧,将来我给您磕头赔罪都成。”

    反正妹妹已经被贼掳走了,就算救出来,这名声也要受点损害,要不然……就便宜他吧。

    看着眼前的杨承祖,孙良忽然间带上了点舅子看妹夫的目光。这人虽然女人多,又是个武官,可是卖相着实不错。至于女人多好办,等妹妹进门以后,肯定是要当大妇的,把那些女人都发卖了或是打死,这不难处理。

    至于自己今天在他面前丢点人,左右是一家人,丢人也没丢到外面去。将来他再本事,难道还敢用在自己这个舅哥身上?因此他也彻底放开了,没了架子,而是不住的赔小心道:“我不会说话,我不是东西,只要你救了我妹妹,你打我一顿都成。”

    “你要真想救你妹妹,就被跟里瞎掺和了。”杨承祖一推他“那些人贪得无厌,你跟他们谈,他们只会先要释放俘虏,然后要钱粮,要刀枪,要盔甲。等能要的都要的差不多了,他们要不是还你一个玩的不成人形的女人,要不然就是还你个死尸。当然,也有另一个可能性,就是令妹挺着大肚子,安心给山贼当婆娘。所以对他们,不是不能谈,而不是不能用这种方法谈,跟他们谈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刀。你是个读书人,动笔,我不行,动刀,你不行,这里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回到自己的舱里,他脱了这身血衣,月娥与玉娥红着眼睛帮他换了一身夜行衣,而幺娘则在他的手铳里压好了弹药,将一支又一支的手铳、袖箭,小弩挂到他身上。如仙与珊瑚则将挑好的单刀摆在桌上,看着杨承祖用长刀、短刀、匕首,把自己武装起来。

    如仙道:“你不是说你去讲道理,让他们放人的么?还带刀啊。”

    杨承祖则往百宝囊里放着石灰包,同时答道“跟恶虎庄的人讲道理,就是得用这个,不然他们听不懂。我到那会给他们念一首诗,让他们听一听。”

    “念诗?夫君还懂做诗?……不是,我是说,那些粗坯还懂得诗?你准备念什么?先给我们听听吧。”玉娥的眼睛格外发亮,她心中终究还是仰慕才子,明明和张孝先已经没了可能,但如果自己的丈夫也能念诗,那心里多少还能有些慰寄。

    “诗啊,那算个什么,张口就来。”杨承祖将最后一柄匕首塞到靴筒里,随口念道:“我送他们的诗已经想好了,你们听着啊: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上苍饶过谁!”

    黑夜之中,杨承祖下了船,乘小船上岸,由于没有灯火,看不到他的影子,风中只留下他的高声朗诵“看前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杀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