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恶虎 一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恶虎 一

    这个声音不好听,是杨承祖的第一印象,嗓音有些沙哑,而且不是说话太多的沙哑,而是先天的,似乎嗓子里有些什么东西的感觉,听上去很别扭。仔细看去,见来人的个子不高,头上戴着一个帷笠,有面纱挡着,看不见五官。

    现在是秋季,不算热,也没有什么风沙。这样的穿戴,一般来说是江湖客用的,而这人的穿戴又明显不是跑江湖的,简而言之,就是有点装13。看身形,稍微有点发胖,但是还在正常范围内,最多算是有点富态,衣服与孙良差不多。听说话的意思,似乎是孙良的兄弟?

    孙良一听到对方说要告诉爹,就有点发虚,只好不服气的回头看了杨承祖一眼“哼,有什么话,到了安陆州再说。等到了地方,我就要你知道本公子的厉害。”

    “不用那么麻烦了,有什么话,在这也可以说个清楚。”

    赵幺娘和铁珊瑚都是有点怕读书人的,她们虽然都有一身不错的武艺,可是一想到这是个读书人,还是个户部尚书家的儿子,就没了胆气。左右没吃了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真得罪了尚书老爷,那可不是好玩的,一左一右死命拽住杨承祖的胳膊。

    后上来这个年轻人对老苍头道:“还愣着干什么,扶我哥下去。”

    又来到杨承祖面前施了个礼“这位将军,实在对不住,方才那人是我兄长。他人比较狂放,有些狂生模样,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坏人。什么到了安陆州算帐的话,只是一时下不来台,撑场面说的而已,请不必在意。家父管家甚严,等回了安陆州,他就得在家里读书,就算是想找谁的麻烦,也要有这个时间才行,还望将军千万不要见怪。”

    杨承祖虽然听他的声音觉得很难受,但举拳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是来道歉的,就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挥手道:“就算他想找麻烦,我也不在乎。至于说生气,我还犯不上为了令兄这样的人生气。你们搭我的船,事先不与我这个包船的人商量,这事做的,总不见得稳妥吧。”

    “仁兄所说正是,这说到底,都是镖局的人办事不力,才闹出这场风波。只是眼下虽然是漕运时节,可因为战乱,多是北上之船,南下之船并不多。加上有宁藩之乱,想要找一条去湖广的船并不容易,还望将军行个方便。家父将来,定会报答将军高义。”

    “我这差事,令尊想帮怕也是帮不上什么吧,再说了,船多载几个人和少载几个人,其实没什么区别。可是你兄长把我的爱妾说成粉头,这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在这年轻人想来,小妾和粉头,切实也没多大区别的。如果不是对方是个锦衣卫,而且带的人多,打起来肯定是自己哥哥吃亏,他多半也是不会出来阻拦的。见杨承祖发作,他只好赔笑道:

    “将军所说正是,这样吧,我代替家兄给令宠斟茶道歉,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官宦子弟大多讲一个面子,宁可掉脑袋,不能落威风。从他们嘴里说出道歉两字,甚至还要斟茶,这就真的少见的很了。不过如果真让他斟了茶,那双方的梁子怕是就解不开了。

    赵幺娘是走过江湖的,于这种过节上的事最是了解,忙接口道:“倒茶就不必了,你跟你哥哥说一声,不要开口伤人就好。这船反正多几个人坐也坐不坏,就这样吧。”

    一场小风波暂时告一段落,只是不管是孙家还是杨承祖看秦起龙的脸色都不好看,秦起龙也觉得尴尬,只好不停的给双方赔不是。想来这安平镖局今后的日子,怎么也是不会好过了。

    等回了客舱,孙良还在那里抱怨着“你就不该拦我,不就是个小的锦衣佥事么?就算锦衣指挥使,我也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大不了的。当日刘瑾在朝时,一手遮天,称立皇帝,咱爹照样敢弹劾他。区区一个锦衣佥事,也不过土鸡瓦狗,怎堪一击。”

    “哥,你要是再这样,就是自己找死,我也管不了你了。”这个沙哑嗓子的气的用手一指他,“这次我跟你出来,见识的情况多了,我都醒了,哥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或许以前是读书人的天下,或许以后,也是读书人的天下,但是眼下的大明,并不是读书人的天下啊。眼下最得意的,就是你看不起的这些武臣,这些锦衣卫,现在是他们的时代,人不能对抗大势,更不能去跟一个群体抗争,你为什么不明白这个道理啊?”

    一听这话,孙良的眼睛就一瞪“你在胡说,大明朝一直以来,就是我们读书人的天下。世间百行,最贵者莫过于读书。读书人永远是大明的中流砥柱,你这样的想法,愚兄万难认同。”

    “李继儒,陈昌道乃至河南的那位张孝先,谁不是大才子?可是现在又如何?李继儒因为妄言朝政,被锦衣拿问在监。陈昌道就是说了一句宁王的好话,功名尽除,人已经不成了。那位张孝先现在成天窝在家里,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这些难道还不能让哥哥你醒醒么?这几位才子的才学未必输给你,可是他们现在又怎么样呢?谁敢和锦衣卫面前放肆?”

    “这不是在安陆,而是在河南,这杨承祖的名号你也是听过的。他只要一句话,现在你就得关到监狱里待勘,就算是爹爹,也未必济得事。你就算为了小妹想想,也请你不要再得罪人了。即使他们不拿咱们,只要把咱们赶下船去,咱们怎么回家啊。”

    孙良也知道,眼下想找一条回湖广的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恨恨道:“我就是有点不甘心,我明明是名满湖广的才子,怎么就不如一个锦衣了?”

    那戴斗笠的摇了摇头“哥哥,跟个锦衣争粉头,这事要是让爹知道,怕不打断你的腿?再说,那是人家的妾室,不是粉头。把别人的妾室说成粉头,就算挨几个脆的,难道就冤枉了?你啊,也别太拿自己这湖广才子当回事了,眼下兵荒马乱,笔可不如拳头有力量。就这回去的路上,说不定还得靠着这锦衣卫帮咱呢。”

    “我靠他?”孙良哼了一声,他此时从心里还是不认为杨承祖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妹妹的这句话,很快就应验了。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