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生死与共 八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生死与共 八

    “娘娘花容月貌,谁敢说娘娘不好看,那一定是睁着眼睛说假话。”

    “我就知道是这样,现在咱们离的这么近,你骗不了本宫。”刘五儿俏皮的一笑“如仙当初跟我是最好的姐妹,也是最大的对手,毕竟大家都想做那个花魁。当了花魁行首,虽然还是要接克,可是自主权就大了许多。有一些实在讨厌的客人,妈妈就会出头替你挡了。反正当了花魁,就有不少人捧你,一般的恶霸就算想动你,也得考虑其他人的关系。比起做普通的姐儿,终究日子好过多了。可惜那次我没争过她,从那以后,我就暗自发誓,一定要赢她一回。”

    她一边说,一边将身子靠的更近了一些“我知道你害怕,可是没关系,他们都得听本宫的,没人敢出卖我。如果我们的事泄露了,他们一样要死的,再说当初就有人向万岁告密,说我不检点,结果怎么样呢?我好好的待在这,告密的人,全都死了。从那以后,就没人敢在这上告我的黑状。”

    “如画是我从太原带出来的丫头,是我的心腹,她出卖了我,自己就要陪葬,你何必担心她。再说,我可以为你安排,把她也弄到手,到时候她还会帮你放风呢,笨蛋。我这几天给了你多少机会,你为什么一点也不珍惜?”

    “娘娘,您听我说,万岁对我有恩,您对我也有恩,我不能做这样大逆不道之事。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会说什么对自己的女人如何忠贞,那纯粹是骗人的废话。我只能说,我不想死,我不想宗族不保,也不想做出对不起万岁,对不起娘娘的事来。”

    “对不起万岁?哼,你刚才为我上药时,已经对不起他了,你当女人的脚,是谁都能摸的?再说了,他现在啊,怕是已经想不起我了。他在路上灭了个伪王,宁藩一造反,各地对于这些草寇查的紧了,这伪王就被他顺手灭了。”

    “那其实就是一群村民瞎起哄,没什么可说的,可是那伪王的皇后王满堂,被官军擒拿,送到军队里做浣衣妇,结果被万岁发现,把她给幸了。现在两人好的蜜里调油,万岁还要封她做皇后,我又算什么?豹房的女人,没名分的,他也许就把我丢在这里,让我烂死在滑县,他在外面花,我为什么还要替他守着?”

    “娘娘别说气话,王浣衣的事,未必可以做的准……”杨承祖嘴里支应着,心里暗想:看来这刘五儿果然不简单,居然敢在万岁身边埋钉子。这种消息,必然是她安排在皇帝身边的耳目报告上来的,她的胆子倒是真大。

    “我在万岁身边有耳目,这消息绝对可靠。”她并不隐瞒,直接承认了这事。

    “在豹房混,比起深宫来,也好不到哪去。女人啊,必须得多几个心眼,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结交中官,在万岁身边布耳目,就是为了让自己耳聪目明,这样才能活的更久一些。我们这些女人,争的就是一个皇后,夏皇后不招万岁喜欢,我们都知道。如果我们这里谁能当上皇后,哪怕是有个名分,就算没白活……”

    “可那样的话,你们就会失去皇帝。”两人离的太近,加上刘五儿刻意的扭动身躯,很容易擦枪走火。杨承祖只好用话题,来引开她的注意力。

    “你为什么能跟着皇帝随军而行?就因为你没有名分的,如果有了名分,住在深宫大内,一言一行,就有无数规矩束缚着你,哪怕是走错一步,说错一句,都可能挨刑罚。大内那种地方,你也是有数的,也许只是一顿棍子,就没了命。所以皇宫里的女人没意思,是木头美人,不如说就是因为皇宫这个样子,才让她们成了木头美人。当木头美人,总比当死美人好。”

    “你现在可以跟我学小曲,一起出来逛山,因为你不是内宫的女人,身上没有名分。加上万岁不是个喜欢规矩的人,所以这些方面,都没有什么限制。可你一旦进了宫,不要说当皇后,就算当个妃子,也一样要守那些规矩,变的和深宫里其他女人没区别,那样还有什么吸引力,万岁还为什么要恋着你?”

    “他恋着我?他恋着我,就不会找王满堂了。”

    “那不一样,万岁是男人,闲不住的,总要找个女人。没有王满堂,也会有张满堂,李满堂。至于当皇后的话,你就不必信了,没那么容易的。我不是说这事一定做不成,而是万岁是个怕麻烦的人,不会为做这事费那么大力气,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其实你的优势很大啊,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自称是镇国公的夫人,反复强调的身份,是朱寿的老婆,而不是万岁的妃子,这个态度就非常好。”

    刘良女沉默一阵,问道:“你是说,你看出了我的用意?”

    “是啊,别忘了,我是如仙的男人。你们的手段,我知道的。你这种手段,始终让万岁认为,他跟你是一对普通夫妻,而不是皇帝和妃嫔,这正对了万岁的胃口。所以你的荣宠,和其他人不一样,只要你保持住你的特色,地位就无可动摇。就算万岁想让你进宫,你也可以说,你是朱寿的夫人,坚决不进宫。只要万岁能感觉到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你的地位,就能稳如泰山,永远不会担心失宠。如果你跟她们变的一样了,反而就危险了。毕竟万岁身边的女人太多了,一个跟别人一样的女人,是无法让他记住的。”

    “你……不老实,在算计万岁,该杀。”刘美人琢磨了一阵,似乎也被他说动,格格笑着,用玉手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切了一下。

    “我如果老实的话,就不敢碰娘娘的脚了。也不敢这样抱着娘娘。我不是什么老实人,我只是胆子比较小,不想做冒险的事罢了。有些事很冒险,做起来,也确实能令人感到畅快,可是我要考虑的是代价和结果,我有一家子人家,冒不起这个险的。”

    杨承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身边摸索着,果然摸到了一根长长的东西,大概是人的腿骨。拿起来,对着墙壁用力一敲,一团幽蓝的磷火,为漆黑的地洞里增加了一点亮光。

    “鬼火?”刘五儿似乎被这火吓了一跳,但随即又平复心情,看着这骨头发愣。

    “不是鬼火,是磷火而已,你不是怕黑么,咱们的火折子又有限,我就用这个给你照明。娘娘,你到外面听听,是不是他们来找咱们了,如果是的话也好上去,你既然怕黑,还是早点离开这的好。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