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生死与共 七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生死与共 七

    很多事一步踏出去,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杨承祖也知道,从理智的角度上看,自己明显应该拒绝这个要求,否则的话,两人的关系,恐怕日后就不好相处了。她是正德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心计深沉之辈,谁知道她的这种安排,存着什么心。

    可是一想到对方为自己上药、正骨的情景,他把心一横“把药瓶给我,我给你上药。”

    他虽然肋骨有伤,可是上药这种事,勉强还是能完成的。不管刘良女如何大胆,等药上完以后,她的呼吸已经变的凌乱,侧过头去,不敢看他。“你……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本宫告诉天子,诛你九族!”

    她凶狠的说完这句话,接着,洞内陷入一片黑暗,那缴获自王纶的火折子燃尽熄灭了。

    “啊!”

    一声惊呼,接着杨承祖就觉得一阵香风混合着血腥味扑面而来,一个柔软温暖的躯体,钻入了怀里。一头青丝在下巴上蹭来蹭去,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才停下来,接下来才意识到什么,小声问道:“怎么样,压到你的伤口了么?”

    “没什么。你……你怕黑?”

    杨承祖不认为这个时候刘娘娘有心情来逆袭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己眼下的身体情况,也干不了这体力活。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位刘娘娘怕黑。

    “不许说出去,这是个秘密……不管以后谁知道了,不管是不是你泄露的,我都要诛你九族,就算是如仙来讲情,也是没用的,不许说就是不许说。敢说出去,就把你摸过我脚的事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一团漆黑之中,大家谁也看不到谁的脸,她说话也就大胆了起来。“你胆子很大啊,连我的脚都敢摸,就是万岁,都不是想摸就摸的。哼,万岁要是知道,一定会砍死你……”

    过了一阵,她小心问道:“杨承祖,你……你怎么样,别吓我,跟我说说话吧,我听不到你的声音……害怕。”

    “臣没事,不说话只是怕惊了娘娘。”杨承祖小声答道。刘美人身上用的是京师中最上等的香粉,纵然现在她身上混合了浓厚的血腥味,这味道依旧不算难闻。尤其一个软玉温香就在怀里,再想到对方那双莲足,他现在要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发生什么反应。

    只是他的变化,根本瞒不过刘氏,她噗嗤一笑道:“你果然不老实,哼,我就该给一刀,让你去做司礼监掌印。我告诉你啊,司礼监内相也可以讨小老婆的,有的掌印太监的小妾,还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呢。”

    “我……我该死。”

    “是啊,你当然该死啊,我都来滑县这么久了,也给了你这么多次机会,你为什么就一点表示都没有,你说你不该死么?难道本宫就那么差劲,让你一点想法都没有?都说你是个胆大封流的,连李大姐儿都被你偷了,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想着来偷我?难道真要我一个女人家,主动把你留下么?”

    她这番火辣大胆的告白,让杨承祖的心跳的莫名的快起来,他颤抖着声音道:“臣……我不能那么做,万岁对我恩重如山,我不能对不起万岁,不能对不起娘娘。”

    “恩重如山?他连你爹的名字都想不起来,要不是二姐儿救了我,而她又提到了你,然后我查到了你的身份,他根本就忘了,滑县有你这么个恩人之后。万岁重的是军功,看重的是能领兵打胜仗的人,其他的人,并不入他的眼。你爹虽然救过他,可是你爹和你,都只是锦衣军校,不是领兵带队的将才,万岁根本不会把你们当成一回事,这个恩重如山,还不都是本宫抬举你的。”

    “越是如此,臣越不敢冒犯娘娘。我这里还有个火折子,容我点起来。”

    “别动,你让我把话说完,反正我人都要走了,难道你连听完我的话的胆量都没有么?”

    她按住了杨承祖的手,轻声道:“我叫刘五儿,因为在家里,我行第五,所以就叫这个名字。我上面有哥哥有姐姐,下面还有弟弟和妹妹,不过你别指望了,他们大多饿死了,不会有人嫁给你的。”

    “小时候家里穷啊,从一记事起,就要帮家里干活,每天的活多的干不完。有一次帮家里去打猪草,我也是掉到了这么一个大洞里,摔伤了腿,结果爹娘根本就不想来找我。对他们来说,我如果回不去了,家里就少了个人吃饭,并不是一件坏事。我在那个地洞里待了三天,听到外面有野兽的叫声,周围什么都看不见,还摸到了一个死人头。”

    “我哭啊叫啊,可就是没人理我,我哭哑了嗓子,没了力气,以为自己就会这么死在地洞里,成了无名的白骨。直到三天后,一个放羊的听到我嘶哑的哭声,才把我救上来。可是他把我送到家后,我娘连感谢的话都没有,只说我既然没死的话,那就正好可以把我卖了,而不用卖我妹妹。”

    “等到了清楼里,我要学规矩,学本事,哪一个做不好,就罚不许吃饭,要不就是挨打,受刑。可这些我都不怕,我最怕的就是关小黑屋,我怕黑……我真的怕黑。豹房里的女人,都以为我什么都不怕,可是她们不知道,我也怕黑来着。只有当我有一个结实的胸膛可靠的时候,我才胆子大一些,你抱抱我,我就不怕了。”

    黑暗似乎也给了杨承祖胆量,他虽然不敢真的去抱,但也能大着胆子,拍了拍她的香肩,接着,一个温润的嘴唇就落在了他的唇上。

    良久之后,刘良女才微笑着小声道:“怎么样,这回你的九族保不住了吧。你这个银样腊枪头的男人,你的胆子哪去了?是怕如画,还是怕那些宫女,太监?那些都是我的下人,本宫一句话,就能要他们的命,他们不敢挡我的路。”

    “我,我不能如此,也不敢如此。”

    “你不敢,我敢。”刘良女咬着银牙说道:“如仙样样都比我强,连找个男人都比我强,我不甘心,我纵然争不过她,也要分她一块走,否则,我心里不痛快。承祖,我能这么叫你么?你只要跟了我,你要什么有什么,还可以拥有我,难道你不想这样么?还是不好看?”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