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生死与共 四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生死与共 四

    “真是流年不利啊,居然遇到个陷坑。”杨承祖忍不住在心里抱怨了一声,这瓦岗原本也有一些灵异传说,比如谁家放的羊走到这里就不见了,还有的是连放羊的人都不见了。大家都说是李密显灵,要供奉祭品,找个巫婆神汉过来跳上一跳,闹上一闹,大抵也就是如此对待了。

    这时候人命是不怎么值钱的,丢了也就丢了,除了自己家的亲戚哭天抢地一番,也不会有其他的后续问题。这种事一般没人会去惊动衙门,只在乡里找乡老解决,至于锦衣卫,就更不可能去惊动了。

    结果今天杨承祖和刘美人,就成了新一波失踪人士,从这个陷坑里直掉了下去。这陷阱修的大概有五米多深,按照杨承祖的身手,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

    他腰腿灵便,有一身功夫,至少有十几种方法,可以保证自己不受什么伤。可问题是,他背上还有一个刘美人呢,他自己可以受伤,但是必须保证刘美人无恙,所以那十几种方法大多用不出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一下子趴在了地上,用自己的身体当护垫,护住了刘娘娘,保证了她的安全。

    胸口那里火辣辣的疼,多半肋骨是受了伤,下来的时候腿磕了一下,左腿疼的钻心,骨头也多半是有了点问题。但是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背上那女人怎么样了,忙问道:“娘娘,您怎么样?可曾伤到了?”

    “我……我还好。”刘美人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她终于感到了一丝恐惧。这洞穴的口上长满了荒草,即使从附近走过去,也很难发现。洞里漆黑一片,看不见东西,杨承祖强撑着向前爬了几下,发现这里面地方十分宽绰,前面似乎还有路。拼着力气向前又爬几步,就在这当口,上面一声闷响,想来是又有人下来了。

    王纶一身武艺何等了得,掉下来后,并没受什么伤。靠他的武艺,如果想要离开这里,也不算什么难事。可是他人一下来,就冷笑一声“奸妃,我看你往哪跑?”

    对比上面的情形,这陷阱里就更凶险,杨承祖伤的不轻,王纶则相对完好,这种对拼之下,怎么看也是王纶占绝对先手。本来这些人算是中了刘美人的算计,可以想象,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会有官军围过来,这二十几个人,多半是逃不掉的。

    只有捉住刘氏,以她为人质,这些人才有可能反败为胜并且顺利逃亡,这个当口,就算是请王纶走,他也不会走。一方面将身子向这地洞的边缘挪过去,免得中了什么暗器,一边道:

    “刘氏,放弃吧。只要你乖乖跟我们走,我保证,没人会碰你一根指头。那些粗坯虽然喜欢说脏话,但是我有军法,我是兵部尚书,我可以保障你人身安全。而且你是女人,不用死的,大家完全可以合作。”

    他一边说一边变换着方位,这地洞里实在是有点黑,他也不敢把火折子点起来。要是火折子一亮,只怕对方的火抢又该射过来。他现在这说辞,既是想要动摇刘氏的心防,也是想要吸引对方施放暗器。

    不管是飞刀也好,还是火抢,只要是一动手,自己就能判断出她的方位,然后动手。听不到对方说话,他又道:

    “刘娘娘,你无非是昏君在豹房的女人而已,不算正牌妃子,犯不上为昏君效死的。你想一想,你还有大把的年华,就这么死了,多冤枉?投降吧,我保你有很好的下半辈子,陛下是个重情义的,只要你帮我们对付了昏君,肯定会给你一个妥善的安置。”

    “你和这个锦衣小官的事,已经有人向正德那里告发了,说不定,现在就有人拿了赐死你的圣旨过来。到时候不但你要死,还要你的宗族陪葬。还有姓杨的,虽然你害死了四虎煞里的四虎,又几次坏了我们的好事,可是我不怪你。大家各为其主,各尽忠心而已,你做的只是在你那个位置上,应该做的事而已,没人会怪你什么。陛下是个爱才的人,只要你归顺,我保举你做个锦衣指挥使如何?”

    见对方始终不回答,也听不到脚步声,他心里有些犯嘀咕,终究是大着胆子,点燃了火折子,同时做好躲闪的准备。火光亮处,先是照出了王纶那张五官周正的脸,接着他用目望去,不由勃然大怒。

    杨承祖正趴在地上,向着这地洞的里面爬过去,根本就没听他在说什么。而刘良女则是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坐在地上,一手环住膝盖,看着杨承祖爬。自己方才说的那些,原来都白费力气了?

    “自己找死。”

    他大怒之下,飞身跃起,手中松纹古剑向着杨承祖钉了过去。现在这时候,刘良女只能当人质,是万万杀不得的,他要杀的,只是这个锦衣官而已。

    可是就在他身形刚一跃起的同时,杨承祖也像早有准备,在地上翻了个身,从背对他变成了面对,接着猛的扬起了左手大喊了一声“看袖箭!”

    随着喊声,一片白雾腾空而起。

    对于王纶这种高手加上名士来说,打架用石灰包,那简直是泼皮破落户才会用的下作手段。一个有尊严的武者,是万万不会采用的。而他作为一个会武艺的乡绅,与人动手过招,多是友谊赛范围内的切磋,很少生死搏斗。

    大家比的是武艺,较量的是修为,比武之后还要摆一顿酒席,品评一下方才交手的得失。

    这种风雅的场合,谁如果用了石灰,按肯定会成为千夫所指,今后就不必再混下去了。所以他万没想到,居然是一包石灰砸在脸上,两眼立刻被迷了,接着就是听到杨承祖大喊“袖箭!”

    他自从眼睛一被迷,人就失了方寸,以往的江湖生涯中,他也落败过,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想来一脸石灰的模样,肯定和名士风范无缘,说不定就成了那个唐寅一般的邋遢形象。

    一想到那个狂生,他不由心中大怒,甚至顾不得考虑袖箭的威胁,只是仗剑直刺,就算自己瞎了,也要将对方斩于剑下。

    眼睛看不见,可是手上的感觉告诉他,这一剑绝对是命中了。不等他用剑在对方身上搅动,就觉得自己的脖颈处一阵巨痛,两腿膝盖处一阵凉风吹过,接着,这位顺德天子麾下的兵部尚书,猛的想前倒了下去,火折落地,一颗斗大的人头跟着落下来,将火折子压灭,山洞内又是一片漆黑。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