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生死与共 三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生死与共 三

    从方才一交手,杨承祖就退到了刘美人身边,斩杀这些人,远没有保护刘娘娘来的重要,他是保驾的锦衣,不是冲锋的军汉,犯不上收割人头。来的人终究是比保驾的多些,十几名太监、宫女武艺虽然高强,但是并不能完全堵住对方的路。

    这些人物都是宁王麾下的死士,见到这情景,就存着宁可自己死,也要把刘娘娘拖下水的想法。有人直接突破过来,向着刘美人杀来。

    刘美人长袖善舞攻于心计,但并不通武艺,如画也同样只是个普通宫女,没学个技击之术。到到这个时候,她就没办法了。所有的希望,都只能寄托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这一封书信来的好,助我黄忠立功劳……”杨承祖口内又轻轻哼起了京剧,身子微微下蹲,手中宝刀高举,亮了个奇怪的门户,手法与中原刀术大为不同。那名扑过来的汉子也没看出他这是什么路数,但这时候管你是什么路数,只管拼命就是。

    一声怒喝,身形猛扑,他已经准备好与这锦衣军汉见个高下。可就在他即将扑到杨承祖面前时,在他眼前,猛然出现了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手铳。

    “砰”!

    硝烟弥漫。

    那人做梦也没想到,杨承祖摆出一副拼命格斗的架式,实际却悄悄摸出了一支手铳。这东西虽然威力不算大,尤其为了防止炸膛,杨承祖刻意少装了药。

    可两下距离太近,这一枪依旧打的他眼前一黑,满脸生疼。而就在这个当口,杨承祖丢了铳,手中宝刀挥出,人头落地,血光从天。

    一个活人眨眼间变成死人,不过想象中那尖叫声或是什么啼哭声都没出现,只是传里刘美人的一声赞美“杀的好!”

    “好贼子,果然有歹毒手段,吃某一剑!”不等杨承祖说什么,一柄松纹古剑,已经如同灵蛇般,刺向他的肋下,一身白衣的王纶已经刺倒了与他放对的太监,提了剑直杀过来。

    他于江西,也是个允文允武的成名人物,不但曾中过举人,而且学剑天分极高,在江西武林中人称剑王。与凌十一、闵廿四这种一听名字就知道出身绿林的黑道人物不同,他在江西有产业有田地,有声望有背///景,是江西成名的白道人物,官府中都给几分面子的乡贤士绅。

    在这一行刺客中,王纶的身份最高,兵部尚书比起那些什么见鬼的都督来,不知道要清贵多少。而他的为人也最孤傲,与那些草莽中人,简直就像是来自两个世界,平日里就不怎么和睦。

    他的武艺又确实高强,看到他出手,其他人就算想过来帮忙,也都停了脚步,改去对付其他人。王司马脾气不好,不要帮了他,最后反被他埋怨就不好了。

    这口松纹古剑,乃是宁王送他的礼物,同样是削铁如泥的利刃。也正是这口剑,才让他下定决心跟着宁王造反。剑一展开,就如同滚滚江河一般,向杨承祖发起猛攻。

    他这剑术是经过名人编练的,举手投足潇洒以极,宛如天上的神仙。可也正因为这套剑术追求的是神仙风姿,他至少错过了三次砍伤杨承祖的机会,因为一旦要刺向那处,动作就不美了。

    “娘娘,走。”杨承祖知道,这人虽然剑法华而不实,但是手段终究是比自己高明,就算想要砍死他,自己也要受些伤,那就犯不上了。这个时代,能少受点伤就少受点伤,毕竟破伤风或是感染什么的,都不怎么好玩。

    反正自己这面整体局面上占优势,自己何必死拼?拉起刘良女,撒腿就逃,至于如画……一个宫女而已,杀了也就杀了吧,不会对自己造成多大影响的。只要刘良女不死,其他人都死光,自己也是奇功。

    他原本是想逃到李良钦或是俞大猷那边,由他们出手对付王纶。可至少有七个刺客将两人围起来砍,眼下双方打成了平局,自己如果冲进去,万一刘美人被刀砍中,又该怎么算?

    所以他拉着刘美人是向战场的外缘跑,双方交站的总人数大概在四十人上下,这么大的规模,如果从打群架的角度看,已经很壮观了。尤其大家又都是高手,一打起来拳风剑影,占的空间就更大。

    可是瓦岗寨的方圆也足够宽阔,这处李密宫殿旧址,周边十分空旷,四十人也封不住所有的地方,如果是想跑,也完全跑的掉。他拉着刘美人,找的就是这么一个远离战场的所在。

    “我脚小,跑不快。”刚跑两步,刘美人那边已经叫出了声,这小脚的女人就是麻烦。杨承祖只好一低头道:“请娘娘到微臣背上来,我背着您。”一边说,一边将另一支手铳向后猛的开火。

    王纶自然不能看着他们逃跑,提了剑在后急追。他的身手原本十分高明,跑的速度也不慢。只是如果一个人在跑的时候,还要考虑这个身法是否够潇洒,跑动之间是否有失仪嫌疑的话,终究还是会影响速度的。

    杨承祖这枪一举,他急忙向旁一退,只要有了准备,手铳很难伤到人。趁这个当口,刘良女已经趴到杨承祖背上,双臂抱紧了他的脖子,两条腿很自然的向前,盘住了他的腰。

    “好无廉耻!”王纶是个守礼法的人,纵然这两人跟他其实并没什么关系,但是这种亲近,仍然让他觉得无法接受。即使是真正的夫妻,在外人面前也是不能如此亲近,何况是君臣?就这种亲密的接触,两人就该赐死。

    他现在几乎是抱着捍卫礼法的目的,来追杀这对狗男女,甚至于连风度都顾不上了。几个起落间,已经追上了背着一个女人的刘良女,手中松纹剑向着刘良女疾刺,可就在他出剑的当口,眼前两人忽然就这么在眼前没了踪迹。

    “有陷阱……”他马上明白过来,这是两人中了陷坑,掉下去了。但是他由于冲的太猛,已经收不住身子,人跟着向下落去。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