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要解心头恨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要解心头恨

    大牢里,焦榕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他靠着钱家的势力恢复了户房吏员的身份,可是眼下连钱宁都倒了,他这个吏员身份,也就没了作用。关押他的牢房,并非县里的监牢,而是直接塞进了之前收拾杨承祖那间地牢。

    几名锦衣卫轮番施展手段,将他身上折腾的没了一块好肉,惨叫声从早到晚,不绝于耳。可是他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肯说。杨承祖出现时,见他这副模样,冷哼道:

    “焦榕,你的嘴比我想象的要严实,不过好在,不是所有人的嘴,都像你那么严实。焦氏已经招了,你可以选择不信,不过她招的很彻底。比如下皮霜,比如肢解,比如埋尸。顺带说一句,她的身子还不错,简直就是个天生的表子。你可以选择继续扛下去,然后这些罪过,都会落到你头上。你和你的老婆孩子,可以到引见去做伴,至于焦氏,我或许可以留下。虽然不能当老婆,但是没事拿来撒撒火,倒是不错,或是卖到清楼里,也能值几个钱的。对了,你可以看看这个,你该认识吧。”

    他手中举着一面赤金打造的长命锁,目光利若刀锋“这是在你儿子房里搜出来的。这锁是我娘为继荫打造的,并亲手戴在了他的脖子上,你该不会说,是继荫送给你儿子的吧?你胆子不小啊。我娘把这面金锁挂在继荫脖子上,就是说,这个孩子的命,我娘保了。连我娘的面子,你都敢不卖,你还想活?你们门外那棵大树下,倒是个埋人的地方,可惜被挖出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焦榕一听到皮霜、肢解,就知道杨承祖不是诈自己。再看到那面长命锁,也就知道一切都完了,再扛下去也没用了。

    “我招,我全招。焦氏,这个小贱人,她想把罪过都推到我头上,没门!你听我说,我恨你,因为你打坏了我的儿子,也打坏了我的老婆。可是我没有任何必要杀李继荫,你想想,我跟他没仇,我犯的上么?都是焦氏,都是她主使我的,是她让我做的这一切,我只是受她指使而已。她是为了让她儿子李亚奴袭职,甚至愿意跟钱靖上床,她就是个表子!我只是从犯,她才是主犯,她是主谋!”

    “好,那你把你说的这些都给我写下来,然后画押。不然的话……你懂的。”

    当日谋死李继荫后,他们曾经想过把尸体焚化的,可是以李家的条件,很难实现这一步,最后只能把血衣烧了,死尸还是只能埋在门外那棵大树下面。由于埋的很深,所以没被野狗挖出来。

    望着那些残破的骸骨,李家姐妹娇呼一声就昏厥过去,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人唤醒过来。两人哭的如同雨打芭蕉一般,杨承祖只能无奈的安慰道:“这事我也有责任,你们要怪,就怪我吧。我没想到,他们兄妹有这么狠的心肠,这么大的胆子,这么蠢的脑子。大姐儿,二姐儿,对不起……”

    “别说了,这不能怪你,你也不能预料到这些。”月娥性子温顺,反倒主动开解杨承祖,而玉娥哭了良久之后,忽然抓住杨承祖的手道:“报仇,我要报仇!只要你让我亲手报仇,我就一辈子跟着你,不管你有多少女人,不管你如何对待我,我都会跟在你身边,不会离你而去。”

    她这段日子屡经变故,心性也有些改变,自知这世间的黑白是非,不是自以为是非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必胜的官司可能输,必输的官司也可能赢,很多时候背后的力量角逐,远比官司本身重要的多。而现在在滑县,杨承祖代表着力量。

    “二姐儿,你这叫什么话?你是我的女人,月娥也是,继荫就是我的内弟,他被害了,我必须要有所表示,否则怎么对的起你和继荫?你不就是想要到监牢里报仇么?我带你去。”

    当初李继荫失踪,是按着白莲教掳走朝廷命官之后,待袭职锦衣千户报上去的,张容又发动了八府锦衣精锐寻找。

    虽然是为了保护刘良女做准备,可是至少从名义上,这案子确实是这么立的。现在案子已经破了,犯罪的是焦榕和焦氏,这白莲教徒的罪名,就只能由这对兄妹领受了。

    杨承祖如今在衙门里一手遮天,早有人按他的吩咐,给焦氏灌了哑药,她就算是想说出当日杨承祖查抄李家时曾经睡过她的事,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每天在牢房里伊伊啊啊的说着什么,可惜没人知道她要说什么。

    大明对于白莲教本来就是重罚原则,何况现在宁王叛乱,这两人的行为跟叛乱案挨了边,更是本着从严从快原则。河南按察使司那边,派了一位照磨过来,这钉封文书刚一写好,就被这位照磨以按察使司的名义签了照准。至于卫辉府,那就更不必说,也是一路绿灯。

    按着制度,焦榕与焦氏都定了个剐刑,而焦榕的婆娘和儿子,都问了个斩。连带李宅的那些仆人,也都一律问了个斩决。李家姐妹则是择良家子弟为配,至于良家子为谁,除去杨承祖外,在滑县又有谁敢自称良家子了?

    焦榕的老婆儿子这两人原本就挨了黑砖,受伤甚重,等到人一进了监牢,又没人给送饭送水,伺候汤药,没几天就先后病发而死。焦榕听到钉封文书,居然问了剐罪,再听说老婆儿子都死了,人也就没了精神,像团破布似的蜷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牢门响动,一阵香风浮动,李玉娥由杨承祖搀着,走进牢里。几个锦衣官校小心的在旁伺候,不住提醒道:“留神脚下,地下有点脏。”

    等进了监牢,看了看那如同活死人的焦榕,杨承祖对几个锦衣使个眼色,几人出去,他自腰间伸手,将那口正德亲赐的宝刀抽了出来,递到李玉娥手中

    “二姐儿,这刀是万岁用的,锋利着呢。你不就是想报仇么,那就过去,把这狗头碎了。到了行刑的时候,我随便找个死囚顶上就是,这段时间查宁藩的案子,抓了不少死囚,咱们不缺人用。你去给继荫报仇吧。”

    “谢谢!”玉娥低声说了一声谢,或许,眼前这个男人还靠的住。他不在乎自己变丑了,也能够为自己家出头,允许自己在牢里杀犯人。

    这样的男人,确实不多,就算正德天子对刘娘娘不错,可是她如果变丑了,估计正德天子对她的宠爱也会消失不见。或许自己该认命,就像大姐一样,把一颗心放在这个男人身上。

    弟弟,姐姐为了你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可是最后,你却被这个男人害了。这笔债,就由姐姐替你来讨吧。白光闪起,血雨纷飞!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