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急风骤雨 3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急风骤雨 3

    “她当然不是好人了,不过她也不是个疯子,局面到了这一步,她还敢怎么样呢?毕竟她的全部依靠,就是继荫了,如果继续闹下去,吃亏的只能是她。”

    杨承祖在这个时候却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疯子和蠢人,而当他意识到这一起时,很多事,已经无可挽回。

    李继荫听说让自己回家住的消息后,显的有些不舍,小孩子已经学会了粘人,用手紧抓着如仙的衣角。抬起头来,用那好看的大眼睛看着如仙道:“如仙姐姐,你最漂亮了,你帮我跟大哥哥求个情,我不想回家,我怕后娘,我也怕舅舅。还有表哥,他会打我。”

    “他敢?”杨承祖道:“大哥哥会去看你的,不管谁敢欺负你,我都替你讨个公道回来。你听话,你要袭这个千户的职,总归还是在家里更方便,毕竟我过段时间,就要到卫辉去。那里办你的事,不如这里顺手。当然,这个职我们不是非袭不可,就算没有这个前程,哥哥也能养活你。可是这个前程是你的,为什么不要,为什么要让给那个李亚奴?”

    “是啊,如果继荫始终不回去的话,焦氏那边又该有新的说辞了。”如仙也同意继荫先回家的安排,只有柳氏颇为不舍,拉着继荫过来,亲手拿了一副赤金打的长命锁给他戴在了脖子上。

    “好孩子,戴着这个,这是娘送你的礼物。如果想你柳娘了,就回来看看,柳娘给你做好吃的。如果焦氏敢欺负你,你就跟你大哥说,我们会为你撑腰的。”

    美娥则小大人似的训斥道:“继荫,你怎么还能哭鼻子?你已经是大人了,以后你就是锦衣千户,是跟大哥哥一样大的大官,要像大哥哥一样,不许哭,要不然姐姐就揍你。”

    焦榕领人的时候,表现的确实十分恭顺,不住的作揖打躬,又不停的自抽嘴巴,表示自己之前是猪油蒙了心,所作所为畜生不如,今后再也不敢了。如果有丝毫对待继荫不好,情愿天打雷击。

    “天打雷劈呢,这都秋天了,没那么现成的雷,你就别怕了。不过要人命的手段多着呢,又不是只有雷击一种。”杨承祖看到他,就想到他的儿子差点摸进李月娥房里那事,自然就没什么好脸色。

    “咱滑县这地方,哪年黄河里不漂几个河漂子啊,你自己多保重啊。还有,我会不定期的过去看看,哪怕我调职到卫辉,也会有人来看继荫的。如果他活的不好,我会很生气,到时候做出什么来,我自己也说不好。大家都做的好一点,和气生财么,你说对不对?”

    人走之后,柳氏叮嘱道:“承祖,你真的要多去看看,这两兄妹不是什么善类,我怎么听说,焦榕居然复了职?当初不是说永不叙用么,这永不叙用,也是能复职的?”

    这个消息还是在办丧事的时候,从张嘉印那听来的消息,据说是京里下来的压力,他也没办法。特意个杨承祖打个招呼,希望对方不要介意。柳氏现在想起来,心里总觉得有点不踏实,只是这种不踏实的感觉,又说不明白。

    “衙门里的永不叙用,跟朝廷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说说就算了,过段时间该起复,还是要起复的。这焦榕走了运,遇到了贵人,于是就被提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就算起复了,也不过是个管年,经承轮不到他了。再说他一个管年,跟儿子我这个锦衣副千户怎么比,没事的。”杨承祖一边说,一边在柳氏的肩头轻轻的捶打着“我会多去李家那面的,保证不会让继荫吃了亏。”

    他确实是要多去李家那边,别的不说,李月娥刚刚被自己收用,正是情热的时候。自己若是长是不露头,她怕还以为自己要来个吃饱了不认帐呢。到时候,她万一想不开来个上吊什么的,就不大好。

    说来李月娥的姿色比起李玉娥尤胜三分,更难得的是,杨承祖到她那时,与当初与李玉娥相会完全不同。李玉娥就像一个木头人似的,对他没什么笑脸,也没什么好话,只是随便他折腾,完事后就催着他走人。

    李月娥那边则更像一个妻子对丈夫一样,温情款款,曲意逢迎。虽然她不是如仙这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闺阁猛将,但是只要杨承祖想做什么花样,她不管如何委屈,也会含着泪做下去,还生怕杨承祖不高兴。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贤妻良母。

    这不是说月娥如何爱杨承祖,杨承祖与李玉娥好歹还算共过一些事,帮过她一些忙,算是有点感情积累。李月娥那纯粹是先上车后买票,还是特殊情况下他控制不住情绪的结果。

    在那之前,两人甚至都没见过,谈不到什么感情。只是李大姐儿性子柔弱,又是个逆来顺受的脾性,已经到了这一步,也就认了命。自己已经是杨承祖的人,就只能拿他当自己的丈夫,如果他生气不要自己,那就没有活路了。

    闺房之内,李月娥悄悄的从外面端来一盆热水放在杨承祖面前,伸手取脱他的靴子“杨郎,我伺候你洗脚。”

    这是李继荫回家住后的第十天,确实如焦氏所说,这兄妹两人就像转了性一样,拿李继荫当成祖宗一样供着。即使周边邻居都觉得,这两人是不是中邪了?

    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对这继荫似乎好的过分了。明明李家前些天遭了贼,焦榕的老婆和儿子被贼人打的头破血流人事不省,现在还没恢复清醒,全靠汤药吊命。

    可是这两人就像没看见似的,连他们带家里的下人,都围着继荫转,生怕这小少爷不高兴。继荫毕竟是个孩子,这么一哄,原本的芥蒂也就去了。今天杨承祖过按来时,他也说了焦氏不少好话。焦氏更是要请杨承祖留下喝点酒,说话之间,还甩了个眼神过去,似乎暗示着什么。

    杨承祖寻了个机会告辞,在外面转了一圈,又跳墙头进了李家,溜到大姐儿这里。看着月娥像妻子伺候丈夫一样为自己洗脚,他心里颇为得意,等她忙完了,一把从后抱住她道:“外面天阴了,晚上怕是要下雨,我今晚上就不走了。”

    “一切都听郎君安排,我……我伺候你宽衣。”虽然不是头一回了,可是月娥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的害羞,轻手轻脚的吹灭了灯,又仔细的栓好了门,这才动手帮杨承祖解开腰带。

    不知何时,秋雨已经落下,窗户纸沙沙做响,大雨如注![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