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义薄云天 5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义薄云天 5

    杨承祖从陕西回家时,赵九雄本人并不在这边,据说去了开封去办漕帮的事。这种江湖帮会一到战乱的时候,自然就有它自己的事务。这些事务往往有着保密性和隐蔽性,杨承祖不曾多过问。听说他来了,忙在奉剑的脸上又捏了一把“今晚上和你们小姐一起陪我,叫上捧弓,我去见九爷。”

    赵九雄消息灵通,显然已经知道杨承祖的差事变动,见面之后,居然是抢步过来磕头道:“草民赵九雄,给户侯见礼了。”

    他当初认定杨承祖是个潜力股,所以不惜让闺女做小,也要攀上这门亲戚。如今这支潜力股果然发迹了,他与杨承祖之间的距离,也在逐渐拉大。甚至已经不敢像过去那样拍着肩膀叫一声承祖,而是参见大老爷一样,要施大礼了。

    武官不如文官值钱,可那是对比文官,比一个江湖草莽,怎么着也是武官比香主尊贵的多。一个十八岁的世袭从五品副千户,一样不是赵九雄这种草莽之辈能颉颃的。

    事实上,现在杨承祖谈论婚姻的对象,已经得是从四品左右的武官家里来挑人,娶个指挥使的闺女,都不叫事。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将来做个三品指挥也大有可能,他赵九雄不过是个江湖豪杰,在这副千户面前,还算个人物么?

    当初两人初见时,杨承祖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后生毛头,现在已经是一位大员。人一进了朝廷,就不能再按年龄视之。再说妾的亲戚不在六亲之内,也就不怪他膝盖发软了。

    “岳父,您这是干什么,我是要折阳寿的。赶快坐下说话。”杨承祖眼疾手快,不等九爷跪下,忙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扶到椅子上,自己按着女婿见岳父的规矩,跪下磕了头,然后才坐下叙话。

    见丈夫如此给自己老爹面子,赵幺娘从心里也欢喜,柔声道:“我去给夫君奉茶。”转身出了屋子。

    赵九雄道:“过去的老丫头,那可是个出名的假小子,如今居然成了这副模样,活脱一个小媳妇,还是杨户侯管教有方啊。”

    “岳父,您要再这么叫我,我可要赶人了。您是我的老泰山,咱们是一家人,您为什么非要把话说远呢?我虽然升了官,可我依旧是我,没有什么变化,咱的关系,就像我对幺娘的情义一样,没什么变化的。九爷,您这次去开封,可有什么事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我能帮的一定帮。”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大着胆子叫你一声贤婿了。这次去开封,实际是我们漕帮出事了,多亏你当初没让我做这大香头。若是我做了这个位置,现在不是吃牢饭,就是已经浮尸黄河了。我赵九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是加入漕帮,第二件事就是把最像我的闺女给了你做小。”

    这次宁王之乱,声势浩大,朝廷在江西吃了几次败仗,叛军的装备比起正规军还要强。内中既有骑兵,也有大批的披甲劲卒,火器上比起官军只强不弱。这些马匹、铠甲、火药,显然是从漕运上给叛军输送过去的,以往那位愿意出大价钱购买这些东西的金主,身份也昭然若揭。

    前次军械案,只查出买家是江西红缨会主凌十一,现如今凌十一已经成了宁王手下的水军都督,显然他就是代替宁王出来采买军械的。靠水吃水,漕帮借着水路搞点夹带赚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没人会在意。

    可是牵扯到谋反的事里,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朝廷眼下拿宁王没办法,又连吃了几个败仗,自然就得找人背锅。朝堂上已经有人说,这是因为有不法之徒源源不断为叛军输送物资,所以叛军才能猖獗如此。如果想要灭掉叛军,必先断其外援,去其臂膀,使其不能获得资助。

    淮安的漕运总督认了真,直接发漕兵,围了漕帮的总坛抓人。漕帮的帮主及几位长老已经被拿,而且定的是斩立决。连上报朝廷等待秋审都省了,直接拉出去砍头。

    漕帮自上而下,风云动荡,不少香头、舵主被手下人出首,说其是宁藩一党,然后被官府抓去砍脑袋。而告发他们的那些手下,就成了新的香头、舵主。

    河南是军械案的事发地,又有长老童展企图行刺杨承祖事,因此朝廷查抄的也格外严格。那位新上任的香头椅子还没做热,就被官府捉了,估计是活不成。整个河南成了一团乱,朝廷又要求漕运不能耽搁,这次漕帮河南大会,就是为了选出一个新的香头出来总揽大局。

    因为军械案的出首人是赵九雄,且杨承祖和他有关系,又得沈冬魁器重。在第一轮的筛查中,赵九雄就成功洗刷了嫌疑,现在漕帮又知道他有办法,大家都公推他做这个大香头。

    与之前那些大香头要靠拳头加银子开路不同,这回的香头位置,是大家你推我让,赵九雄也准备效法先贤,来个三辞不受。

    “要不是贤婿你的谋略,我当初做了大香头,现在就没好下场了。如今这位子可不好坐,我还没想好,是当还是不当呢。新任的帮主不知道是谁,万一我这当了香头,新上来的帮主跟我不对,就没什么好处了。”

    “当,必须要当啊。”杨承祖敲着桌子,“眼下这时候,朝廷对南用兵,正是需要漕运的时候。这时候为朝廷出力,最次也能换个巡抚手书的匾额回来,咱们再打点打点,混个官身前程不成问题,我的内兄,也能保举个国子监生的身份,这时候不干,就太亏了。至于漕帮帮主……,不用考虑他。他需要的是认可岳父的身份,而不是去怀疑什么,有小婿在河南一天,他漕帮帮主,又能奈何的了老泰山分毫?”

    “贤婿,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那我回头就应下此事,那干股的事,又当如何处置?当初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应入股的。现在这个秦有禄,他谁啊?我犯不上再撒钱了吧?”

    “恩,那个股回头我退了吧,您就不必给锦衣卫分红了。不过那些下面干活的,该给好处还是要给。让我的内兄操作就好,让他们明白,这是给他们的好处,跟那秦有禄没关系。这个地盘是咱们的,谁也别想夺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