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了局 7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了局 7

    郑阳问这话时,表情十分平和,就仿佛在问,你吃饭了没有,或者你过的好不好之类普通的问题一样,没有任何反常举动。但是杨承祖知道,这个问题只要回答的不对心意,或者说稍微有一点犹豫迟疑,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死路一条。

    既然要把整个陕西的文武都绑在这部战车上,那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置身事外?或者说的更明白一点,这个东西就像洋投名状,自己不交这个投名状,就算不得自己人。既然不是自己人,又全程参与此事,那还有什么权力继续活下去?

    事实上,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件事里的牵扯,秦王的面子,马昂与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有太多的变数和拿不准,怕是郑阳早就要下死手了吧。能在边地掌兵的人,哪有好心眼的?

    他一笑道:“卑职自然不能置身事外,我不但要列名附署,还要写一份详细的经过,证明此事确系阴兵借粮。”

    西安街头,郝青青如同一个小姑娘一样,在街上一蹦一跳的走着,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明知道分别在即,她更希望抓紧这一点时光,让这段时间过的尽量甜蜜一点。

    杨承祖手中大包小裹,已经拿了不少东西,可是郝青青购物的热情丝毫没有减退,纵然有知了分担,可是那些东西,还是快把杨承祖压成个山。

    “早知道下次就带四个跟班出来,都挑力气大的,这样就不怕扛东西了。”杨承祖嘴里抱怨着,又问知了道:“你拿的了拿不了?拿不了说话,就放我这,我是练武的,身体比你好多了。”

    “谢谢掌柜的,我是穷人家的孩子,没这么娇惯,这点东西,不算什么的。”知了红着脸,对杨承祖道。

    这次查抄毕春的家,除了将他的家私抄掠一空外,韩月儿的儿子也被救了出来,总算让韩家骨肉////团圆。

    以往毕春能挟制韩月儿的一条重要因素,就是他控制了韩月儿的骨血,现在儿子被救出来,韩月儿大为感激,还主动提供了不少毕春的罪证。只是人已经死了,这些罪证其实是没什么用的。

    “我说,你姑姑恨不恨我啊,毕竟毕春也是她的饭碗来着,这下全毁我手里了。如果她恨我,我也不怪她,人之常情么,只是她有她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这本来就没办法统一的,不能强求。”杨承祖将一个包袱向上举了举

    “如果你夹在中间不好做人的话,其实可以回去。那份身契,你可以当没写过,我对这个不是太在意的,真的。你爹帮了不少忙,咱们就算两清,不用感觉亏欠我什么。”

    “掌柜的,你是不要我了么?”知了听了这话,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意思,相反眼圈通红,好象眼泪随时就要流下来一样。

    “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掌柜的可以打我骂我完整章节百度(讀!(零)!零)[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