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局中局 14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局中局 14

    新小说界感谢各位书友鼎立支持

    马昂这次带来的,并没有正规的在籍边军,而都是他的家丁。他如今是国舅,有钱有地位,家丁养的就多。

    这个时候打战往往是取决于谁的家丁多,谁在战场上就能表现的出色一些。将主对于家丁格外优待,不光是饮食待遇钱粮物资远胜普通士兵,就是所用的器械衣甲,也是军中之冠。

    作为报答,家丁在战场上会为将主舍生忘死的拼命,他们的身家性命,全都寄托在将主身上,一旦将主出了闪失,他们也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因此一见俺答放箭射伤马昂,这干人全都红了眼,二话不说,举着兵器就冲了下去。

    他们与那些普通的大明边军不同,乃是边军中的精华,以一敌一,也不逊色于那些蒙古精兵。何况他们人数既多,而蒙古兵则是被那火药爆炸搞的七荤八素,又没了马匹,一身本事大打折扣,两下一对冲,蒙古兵就处在劣势。

    一个接一个的蒙古兵被砍翻在地,俺答因为一身贵人服饰,成了众矢之的。他年纪不过十二岁,可是力气不小,也是武艺精强的好手,一口气射倒了两个家丁。接着挥舞着手中大汗弯刀,与一个家丁小校战在一处。

    对面这个家丁也是武艺高明的豪杰,一条花枪舞动如飞,如同灵蛇一般。周围尽是白刃铿锵,冷箭乱飞,大家全混战在一处,即使俺答的血盟亲卫也顾不上他。

    “杀!”一声大吼,那名监视杨承祖的家丁,手中举着一口麻札刀加入战团,俺答以一对一已经不占先手,以一对二,更是处于下风。

    “嗖!”一支冷箭不知从何处飞至,对着俺答射过来,他眼疾手快的将弓箭拨到一边,反倒是射中了那名一开始与他交战的持枪汉子。那条好汉被利箭射的后退几步,左胳膊抬不起来。

    那些蒙古护卫向俺答身边簇拥着,而另一边的明军也都围过来,双方围绕着俺答又是一场激lie搏杀。

    那名使麻札刀的汉子双手握刀兜头砍下,俺答无从闪避,勉强以刀招架。一声巨响,俺答被震的膀臂发麻,大汗弯刀拿捏不住当啷落地,人也坐在地上。那汉子正要结果了他,不想猛的一个蒙古大汉冲来,合身抱住他的腰。

    这蒙古大汉是个精熟摔跤的好手,一个抱摔,将这家丁平摔出去。那大汉一招得手,接着就骑在了这个家丁身上,双手如虎钳,直扣上他的咽喉。可是不等这蒙古大汉双手发力,他的身子就像触电似的抽搐一下,直挺挺地摔在地上。在他的太阳穴上,已经贯了一支雕翎。

    “大明儿,我乃右翼三万户济农的胞弟,堂堂俺答台吉!你们今天的行为,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俺答血贯瞳仁,抓起弯刀,向着那放箭的明军冲去,可是那被摔倒在地的家丁已经拣了刀冲过来,又敌住他,一连几刀,将俺答杀的脚步虚浮,眼前发花。

    “台吉,快走!”一名肚子被豁开的蒙古汉子,不顾自己肠穿肚烂,猛的一把抓住这名家丁的腿,接着就是用力一掀。这家丁不防这一手,一下被他紧紧抓着,再次倒在地上。

    “我结果了你。”俺答举起弯刀,朝着这明军扑了过去。可是就在他的弯刀即将砍到这名家丁的身上时,只觉得后心一阵巨痛,原来是被另一名家丁,用铁锏抽中了后心。

    这名家丁膂力过人,一锏下去,将俺答抽的翻了个跟头,趴在地上。

    “保护台吉!”

    “砍了鞑酋!”

    两下里围绕着俺答又是一场浴血搏斗,眨眼之间,双方就是几条人命。这个时候就算是马昂也难以约束自己的部下,这个大贵人的首级,得值多少钱啊。任是谁,也别想阻止他们拿钱。

    俺答眼前发黑,吐了两口黑血,好不容易勉强站起,腿上就中了一箭,身子一晃单膝跪倒。

    见自己身边的亲兵已经死伤殆尽,而那些大明的家丁举着兵器,不要命似的朝自己扑过来。那个使麻札刀的前世冤家,举着大刀一骑当先的杀过来,一口气砍翻了两个身边的血盟亲卫。

    看来自己即将回归长生天的怀抱了。他一瞬间,想起了草原上的风,自己的额吉,以及自己的那些雄心壮志。荡平兀良哈,驱逐博迪汗,一统蒙古,最终征服这个帝国的野望,终究只是一场梦啊。

    一个身影猛的扑来,将他按倒在地,那个手拿麻札刀的汉子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口泼风单刀,周身浴血,脸上身上满是伤口,也不知受了多少伤,眼神就像地府之中的凶神恶煞,泼风刀在日光下反射着寒光。

    自己堂堂的蒙古台吉,最后倒成全了这厮的功名富贵。这风里,为什有家乡的味道……好想再喝一口,家乡的马奶酒啊。在眼前出现的城池,这就是京师么?那个纵马京师,耀武扬威,要求大明皇帝同意自己的要求,一统草原,远征青海的英雄是谁啊?为什他的脸,那么像自己?那草原上建起的巍峨巨城,又是什地方?

    “手下留情!”

    马昂见自己摇令旗摇的胳膊发酸也没效果,就从山上猛冲下来,等跑下来时,正好看到自己的亲兵头目举起单刀要砍俺答首级的情景。直吓的魂飞魄散,扯开脖子高喊。

    “回秉将主,小人马进忠已经斩了鞑酋,请将主验看首级。”这名家丁头目虽然周身带伤,可是整个人还沉浸在斩杀了敌将的兴奋之中,就连伤口都不觉得疼。

    他自己都不知dao,这一刀下去斩掉了一段何等了不得的因果,又对整个草原造成了何等巨大的影响。

    马昂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摔了个跟头,堂堂右翼三万户济农的兄弟,被自己的家丁砍了?这让自己可怎么交代啊!

    他恨恨道:“尔等赶快整肃队伍,跟随本总兵下山,找杨承祖算帐!我饶不了他!”

    他现在没心思计较伤亡,检点战利,只催促着士兵赶紧下山。那些家丁亲兵见自己主将如此安排,也只好整顿队伍,列阵下山。可是等他们刚一走下山头,在死人堆里,猛的跳起一条汉子,撒开两条腿,不要命般的跑向山顶。兀良哈人、马昂、大明,这笔债我记住了,俺答台吉的血不能白流,此仇必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