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局中局 九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局中局 九

    杨承祖一脸茫然道:“怎么,那案子不是结案了么?”

    “结案,这怎么能结案呢?军粮乃三军命脉,我三边之地地处边陲,承担防边御虏的要职,丝毫大意不得。若是三军无粮,不战自乱,为了保证边军一日三餐无忧,我们也得盯紧粮口袋,哪能让这粮食无缘无故的就失踪了?老抚台已经下了命令,不管涉及到谁,不管案子多大,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杨百宰是河南锦衣方面来的人,自然要负起责任来,时间紧张,咱还是即刻动身为好。”

    这一行人从华山,又转头取路,回转西安。当天晚上休息时,杨承祖与郝青青、知了二人就着灯光,继续讲那笑傲江湖的故事。等到了掌灯时分,郝青青才小声道:

    “当家的放心吧,外面的人都走了,他们还不敢听你的窗户根。再说周围是我的女兵放哨,保证安全,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看不懂了。他不是赶着你回去么,怎么现在又把你叫回去?”

    “不是叫,是请,注意是请。如果是叫的话,随便喊个百户官,官就比我大,直接一声令下,那是叫。眼下是陶胜麟亲来,那就是请了。至于原因么,大概就是局面有变,这个军粮案,他们不敢再压,或是压不住了。”

    “局面有变?出什么事了?会不会很严重,是不是会影响到当家的?”

    “这我也说不上,这几天游山玩水,也没看邸报、塘报,估计是出事了吧。等我回了西安,看看邸报,我想事情就搞清了。”

    等进了西安之后,杨承祖也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份锦衣卫内部的绝密邸报放在面前:江西南昌宁藩朱宸濠聚众十万,起兵谋反。杀江西巡抚孙燧、江西按察副使许逵。余者江西三司官吏,多有从贼者,其声势之大,一时无两。

    宁藩又以李士实、刘养正为左右丞相,拜名士王纶为兵部尚书,传檄江西,遍扰各地,糜烂整个江西。公开废除正德年号,指其血脉不真,又打出奉太后诏书,进京靖难的名号,很是闹了一番动静出来。

    参考到锦衣卫消息的传播速度,恐怕现在朱宸濠乱军所取得的战绩,已经比这上面记载的要大的多。

    虽然现在叛军还局限于江西一地,但是任谁也不敢小看这次造反可能造成的影响。当年成祖爷起兵靖难时,也不过是北平一地,数万军马,最后打下了这么一大片锦绣河山,把大明的帝王系谱传承都改了过来。

    朱宸濠在朝野上下,素有贤王之名,论名声,远比当初的燕王朱棣为好。论兵力,他号称带甲四十万,奉天靖难。

    这当然是个虚数,可是根据锦衣卫掌握的情报,他手下真实兵力也超过五万之数,如果加上他攻州破县之后抓丁扩军,释放囚犯,凑出十万人马并不算为难。

    宁王府多年传承,广有积蓄,手上颇有资财。而大明朝眼下的事,很大情况就是钱的事。宁王有兵有钱有地盘有名声,据说进攻势头甚足,官军由于折了巡抚,整个江西目前找不到一个说了算的人,还处于各自为战的阶段,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

    所以看现在的局面,是宁王占据了充分的先手,谁能保证,他不能成为第二个成祖,坐一坐京师的龙椅?

    眼下朝廷方面,对于这次造反异常重视,已经要求九边诸军枕戈待旦,随时作好南下戡乱的战斗准备。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要想调动官军,必须得补齐欠饷,还得支付行粮,积欠的月粮也得还上,最后还得给一笔开拔银。没有足够的钱粮动员,当兵的凭什么为你卖命?

    可是这一来,陕西军粮的大亏空可就填不上了,如果为此耽误了出兵戡乱,郑阳有几颗头怕是也不够砍。在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还敢压这军粮案?显然是得要把这案子一查到底,换句话说,必须有个人出来,为这军粮不能按期交付的事背锅。

    而秦王那边,也派霍天生传来消息,这次的军粮案远比杨承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就在前两天,一个消息从湖广那边传了过来,因为宁王之乱,各地严查军械运输,以免宁王获得军需支持。

    湖广官府在查禁过程中,查扣了一批粮食。而这些粮食的目的地是江西,且粮食上面,还发现了陕西军储的烙印记号。也就是说,有人把陕西的军储粮,卖到了江西。

    虽然不知道买家是谁,但是想想也知道,这时候大宗粮食卖到江西,只会落在一个人手里。粮为军中命脉,这时候卖粮给宁王,那说是反王一脉,肯定没有问题。

    陕西地理位置特殊,这里是边陲重镇,驻扎边军之所,如果这里有人勾结宁藩,起兵为乱,到时候南北呼应,大明的江山都有可能动摇。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郑阳不能迅速的找出盗卖军粮的责任人,朝廷派下特使来,轻则摘印,重一点,就是要摘头了。

    他一方面把提刑按察衙门的衙役捕快全都散出去调查,另一方面也给锦衣卫下了死命令,如果不能把这案子办了,那就陪着本军门一起去死吧。

    即使是往日举止嚣张,胡作非为的秦王,现在也变的异常老实,就连王府的门都不敢出了。这种时候有杀错没放过,自己这个藩王稍微露出点不太正常的举动,都会被有心人说成与宁王勾连,意图联合举事,宜先除为妙。

    杨承祖上次侦办的军械案,以及河南粮战,差不多也能确定,是江西宁王在背后搞的鬼。作为两次挫败宁藩阴谋的大功臣,他升官发财已经可以确定。更重要的是,眼下他说的话,对于局面发展很可能造成巨大影响。如果他说谁是宁王一党,以他屡破宁藩阴谋大功臣的身份,谁身上的嫌疑就很难洗刷干净。

    反过来,他要是肯为谁说句话,谁身上的嫌疑就能减少不少。霍天生特意捎了一张地契过来

    “这是这所宅子的房契和地契,千岁说,这所宅子,就送给秦百宰住下了。连带仓库里寄放的货,也归杨百宰处置。至于那李雄尸骸的事,我们正在办,我想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把尸骸找到。现在有些人造谣中伤,污蔑千岁,还望杨百户秉公执言,为千岁主持公道。”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