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局中局 三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局中局 三

    寂静的夜里,女儿家的肌肤在男人手掌的触动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将男人的手放入自己的衣服之后,知了整个人就像是中了箭的天鹅,猛的挣扎了一下,但随即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没了力气,两只好看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三虎哥,我对不住你。”她心里嘀咕了一句,可还是毅然决然的等待着对方把自己摧毁的那一刻。

    就在这当口,忽然间只听一阵马嘶,两名跟车的随从已经断喝道:“什么人,敢拦截毕都司的车?”接着就是一声惨叫,马车陡然间倒向了一边。

    知了全然没有反应之下,这一系列变故已经发生,当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杨承祖抱着,从马车里滚了出来。

    多亏杨承祖身手矫健,这马车虽然翻了,但是人没受损伤。知了四下看去,见这寂静的街道上,五个蒙面人手中提着明晃晃的鬼头刀,向自己这边围过来。而那赶车把式和两个跟车的随从,已经倒在了血泊里。

    “啊!”暗夜里,这一声尖叫凄厉无比,似乎整个西安都能听到这少女的惊呼。杨承祖将她向后一拉,朝那几人道:“你们要什么?钱,还是命?这些都跟她没有关系。”

    那为首的一个蒙面人用鬼头刀一指“把毕春交给你的东西留下,再留下这个女人,你可以离开。”

    “对不起,你要的太多了,交易失败。”杨承祖此时已经微微蹲下身去,那口夹钢绣春刀被他抽在手中,亮了一个门户。“你们只有五个人么?如果只有这点,那可是不够用的。”

    “自己找死!”五条黑影,交替相前,奔跑之中,居然很有默契,似乎还是个小型的阵势,手中的钢刀在月色下闪着光芒,放出令人胆寒的寒光。

    知了吓的两腿发软,牙齿打颤,西安府里晚上实施宵禁,尤其到了秋防的时候,街上应该布满巡兵的。怎么会在这时候遇到强盗?

    她已经没时间考虑自己落到这些强盗手里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她想的只有一件事,自己身上带着二十两金叶子,那是自己家全部的希望。如果被抢了去,爹的病就治不好了,弟弟也会饿死的。

    她猛的大叫一声“掌柜的,你快跑,记得问我姑姑我家住哪,去救我爹。”人向前扑出,拼命的去抱一个蒙面人的腿。她已经顾不上会不会被砍死,自己只要死了,掌柜的就会关心自己的家人,自己一家就得救了。

    抱着这样的目的,她几乎是用生命去为杨承祖换取一刹那的逃跑机会,不管能逃不能逃,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不过预想中的那钢刀入体的疼痛并没到来,那蒙面人只骂了一句“小贱……”接着就是一声惨叫,鬼头刀落在了地上。

    知了隐约中似乎听到了一声弓弦声,作为军卫家中的女人,这种声音她倒是不陌生。有人放箭?

    她寻思着,只觉得自己抱住的那条腿一软,一个身子就砸在了自己身上,后背上似乎还有点湿,方才那一扑,已经用光了她全部的胆量,现在是连睁眼都不敢了。

    那五名蒙面人正扑过来,先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过来阻拦,他们倒不想杀了她,只要一刀柄打晕了,待会有的乐子。可是接着,不知从哪竟飞出来一只雕翎箭,直接射穿了他们头领的咽喉。那头领的死尸,直接砸在了那抱腿女人的身上,两人全都一动不动。

    另外四人身子一顿,一人大喝道:“我们是固原总兵衙门的,谁敢坏我们的事?”

    “嗖!”回答他的,只是又一支雕翎箭,这只箭直接射入了眼睛,那条大汉惨叫着倒在地上。接着连续两箭,几乎不分前后,将另外两个蒙面人射倒,不管你做出了怎么样的防范,在这种射术面前,全都失去了作用。

    直到这时,那剩余的一条汉子才发现,在临街的房坡上,一个身材高大的女子,一身火红立于房上,一手持铁弓,一手持雕翎,冷冷道:“什么总兵,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拿刀子要砍的,是我的男人。所以就给我留下吧。”

    她弓弦松动,雕翎射出,那汉子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觉得腿上一阵巨痛,居然是被一箭射穿了膝骨。这一下疼痛钻心,手中的单刀再也拿捏不住,当啷落地,人也是一下子摔倒在地。

    郝青青从房上下来,来到大街上时,杨承祖已经将那名刺客捆了个结实,边捆边道:“你曾经是个优秀的刺客,直到你膝盖中了一箭。从此你跟你那拿钱买命的罪恶营生说再见吧,安心去干好囚犯这个有前途的职业吧。”

    拉车的马中了箭,已经死了。马车倾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赶车的把式和压车的随从,两个中了刀,一个中了短矢,全都救不活了。

    知了没受伤,只是被那死尸蹭了一身血,可她一见郝青青拿弓背刀的模样,就觉得心里发颤,杨掌柜的大妇,居然是这么个女将,这可不好办了。

    她曾经听说过大妇如何虐待妾室的故事,自己连个妾都不算,最多算是男人花钱买的乐子。她不在乎被打,哪怕打死也没关系,可是自己身上那二十两金子,会不会被她搜了去啊。

    见她哆嗦成一团的模样,郝青青上前摸了摸她的脸蛋“你刚才表现还不错,知道用自己的命去救掌柜的,跟我回家换身衣服吧。”

    “谢谢夫人。”知了连忙乖巧的施了个礼,郝青青被这个夫人称呼逗的一阵微笑“你肯叫我夫人,那干脆,留在我身边当个丫鬟吧。当家的,行不行啊?”

    “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个事你自己拿主意。”杨承祖道:“你怎么会在这等着我?难道你知道我会走这条路?”

    郝青青不好意思道:“你和姓毕的刚走,我就派人悄悄缀上你们了,我们那些人,做这事是行家,你是知道的,我……我就是想知道你今天晚上会不会宿在外面。如果你不回来,我明天就带人到那女人家,去打她一顿出气。”

    “那你昨天还说让我拿钱去青楼?”

    “当然是骗你的啊。”

    “从未见过你这般卑鄙无耻之人。知了,你将来不要学她。”

    一行三人加一个俘虏,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仿佛一家人似的漫步在午夜西安的街头,向着自己的居处慢慢走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