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百章局中局 二

正文 第二百章局中局 二

    蒙古人每到秋天,就得为冬季做好储备,对于游牧民族来说,每个冬天都是一个生死考验。白灾黑灾狼灾旱灾,都直接会导致一个部落消失,或是一个大汗失去地位。为了保证顺利过冬,每到秋天,蒙古人都会组织部众拆墙寇关,掳掠人口物资,以充储备之用。

    大明如今和蒙古人几乎就形成了定例,一个秋防摆边,集中边军精锐,等待蒙古人的到来。一个组织人马,趁着秋高马肥,直接跨过边墙,到内地去谋个富贵,为过冬积累物资。

    由于边防线太长,大明军队也无法预知蒙军从哪里入侵,往往这种防御作战更像是一种赌博,把自己的主力布置在自己预判的敌人进攻路线上。至于堵的对堵不对,以及堵对了是否顶的住,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眼下陕西三边兵备废弛,实有官兵只有额兵的一半,而且战斗力堪忧,难以完成作战任务。在这种情况下,郑阳与马昂这干人,就去蒙古人做起了交易。

    在茶马交易外,允许他们跨过边墙,到西安等地进行贸易,甚至愿意向他们支付一部分赎城费。只求蒙古人到了正式动兵时,不要对西安等大城下手就好。

    其中尤其以马昂为甚,他是总兵官,一旦蒙古入寇,他的责任最大,所以他与蒙古人接触的也最多。蒙古这几年从他手里采购了不少军械,换来的就是两下相安无事,即使入寇,也不去攻打马昂的防区。换句话说,他是靠出卖大明的利益,换取自己的安全。

    “现在这一带北虏做生意,基本是都认马昂那个孙子,他把钱都赚去了,别人怎么活?只要放倒了他,再为我和俺答他们搭上线,我保证你财源滚滚,坐地生财。你老哥我跟本地镇守太监覃公公那是好朋友,有他给你撑腰,你也不用怕了马昂那个匹夫。”

    “好说了,这些证据我先收下,至于如何放倒马昂,我们还得从长计议,不管怎么说,他也有个国舅名号,如果操之过急,不但除不了他,怕是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

    他说这话于是道理,即使毕春也清楚,马昂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马昂好铲除,他又何必破出黄金美人,来走杨承祖的关系?他点头道:

    “不错,咱们有的是时间,不过不能让他察觉了消息,否则,怕是对杨老弟不利啊。来来,喝酒。阿月,让你那侄女机灵点,除了会往男人的腿上坐,难道别的就什么都不会了?要不然你们两个换换?”

    杨承祖摆手道:“那倒不必,就这样挺好,她大概是头一回陪人,没关系,以后慢慢来就好了。”他一边说一边对怀中那女子道:“别紧张,一回生两回熟,今后你会习惯的。”

    这顿酒一直吃到二更里才算结束,毕春对杨承祖道:“天晚了,你就住在这吧,让这小蹄子陪你。如果她伺候的不好,你跟我说,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杨承祖面露难色道:“这恐怕不成,毕老哥不知道,家中婆娘厉害,可不敢在外头留宿。不管多晚,我也得赶回去,不过这小姑娘和这金子,我就收下了。至于办马昂,和俺答那边的事,您只管听我消息就好。”

    毕春挽留了一番没有留住,就点头道:“既然如此,我让人送你回去。”他那些随从以及马车就停在外头,他吩咐几句,就有跟班的赶了车过来,杨承祖拉着那年轻女人的手上了马车,将那包有金叶子的褡裢往腰间一围,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那名年轻的女子在整顿酒席之中,都表现的青涩且紧张,随便一个举动,都能将她吓的魂飞魄散。现在马车里只剩了两个人,马匹在寂静的夜里,踏在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声音,车轮滚动,声声入耳。

    那女子与杨承祖本来是对面坐着,借着透进来的月光,打量着这个男人,过了良久,她咬了咬牙,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悄悄的起来,坐到了男人的身边。

    “你……你喝多了么?要不要我去给你找点水?”她小声问着。

    “没事,我喝酒的时候悠着呢,没喝醉。你住哪,我让马车先把你送回去。”

    “别……我今晚要是回家,毕都司是不会饶了我的,也不会饶了我姑姑。”那女子低声哀告着,

    “我爹病了,需要银子,可是我家拿不出三两五的药钱。我两个弟弟需要活下去,我家里没人能当兵,也就没人能赚回来军饷。姑姑说,我是第一回,一定能换来五两银子。”她小心的看了看这个男人,生怕对方一生气,甩一记耳光下来。

    像这种有本事有门路的男人,他们睡一个女人,高兴了或许会给一笔钱,但如果生气了,也可能分文不给,到时候就是白赔自己。这种事在西安也不是没发生过,最倒霉的女人,是被恩客活活打死的。之后就是扔到乱葬岗喂野狗,男人依旧逍遥,有办法的人,总是能够享受优待。她没做过这种营生,对于后果完全没有办法预判。

    杨承祖没睁眼,只是从褡裢里抽了两片金叶子甩了过去。“你今天跟我回府,我明天派人送你回家。”

    两片金叶子,总重量大概有十两,换成白银,那就是四十两银子。对于这女子来说,这是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巨款。这两片金叶子意味着,自己爹的痨病可能真能治好,如果那样,他就又能去当兵,两个弟弟就不至于饿死了。

    她不由想到了那个今天晚上一直萦绕在自己心头的影子,自己邻家那位大哥,他多半是讨自己做老婆的。他忠厚老实,对自己也好,可是他绝对拿不出十两金叶子,然后像扔十文钱似的,丢到自己手里,连眼都不睁。

    她等了等,终于又大着胆子问道:“杨掌柜,听说你和秦王千岁能说上话?那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爹请个太医,只是看看,开个方子就好。哪怕……哪怕只一次……”

    她自己说着都没了信心,身子蜷缩在角落里,只等着下一刻男人的怒斥或是巴掌。不过这一切都没来,来的只是男人的一声叹息

    “真麻烦,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就有那么多要求,我长的很像土地爷么?要有求必应。请太医这种事,有钱就好了,哪用的上关系,我明天送你回家时,帮去请一个吧。”他一边说又丢了两片金叶子过来“有这个,比讨人情好用多了。”

    说完这话的男人,又闭上了嘴,只剩下这个年轻的姑娘,在寂静的夜里,瞪大了眼睛,手里紧攥着着这几片金叶子。又过了良久,她小心的把金叶子贴身放好,颤抖着声音道:

    “我们边军子弟,没有那么多好听的名字,我的名字叫知了,因为我们的命贱,就像知了一样,只能活过一季。你……你记得我叫知了就好了。”

    她一边说,一边用冰凉的小手抓住了杨承祖的手,哆嗦着,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脯上。她的整个身子都发硬,发僵,但还是咬牙坚持着,把这一切做完。

    “我收了你的金子,就会伺候你,如果你家大娘凶狠,你就在马车里……或是现在让他们停下,找个没人的地方,怎么都可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