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暗访 五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暗访 五

    霍天生并未动怒,也没说什么,而是仔细端详着杨承祖这一行人,忽然开口问道:“请问,你们之中,可有一位姓杨的小哥,是从河南来的?”

    杨承祖抢步出来,一抱拳道:“在下姓杨,从河南来的,敢问可是霍总管可是奉了谁的命令来找我?”

    “好说,这是千岁的意思,小人只是个跑腿的。”霍天生见杨承祖出来,忙给他施了个礼,转头看向霍天白道:“就是你得罪了王爷的贵客,还要手下的人拿刀动枪的?”

    霍天白听话风不对,忙道:“干爹,你看看他们把我打成什么样了。这干天杀的强盗,压根不把干爹您和千岁放在眼里,分明就是来这里踢场子,抢东西的。赶快把他们拿下了,仔细审问,看看他们是不是受了谁的指使?”

    “混蛋!”霍天生飞起一脚,将霍天白踢了个跟头,对手下的汉子道:“把这个狗东西给我捆起来,回头我再教训他。真是越来越不成话了,连千岁的贵客也敢得罪,越活越回去。”

    他又转头对杨承祖道:“杨公子,实在是对不住,我这干儿子缺乏管教,人又糊涂,不知怎的得罪了您。您可千万别生气。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郝青青道:“那我的东西呢?”

    霍天生也认识郝青青,心道:这杨公子怎么和这女土匪搞到一起去了。今天这场架,多半就是打在她身上。由于搞不清她和杨承祖的真正关系,也不好得罪,只是赔笑道:

    “大姑娘放心,您的货,我都收了。咱一切都按老价钱,保证出不了纰漏,我老霍的为人,您还信不过么?走走,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离了霍天白的宅邸,一行人走了不久,眼前就是一处大宅。西安府城内,多有秦王的地产,想来这也是一处王府别院。

    由霍天生在前领路,一行人进入大门,不平寨的喽罗女兵,由那群汉子陪着到别处安置。杨承祖与郝青青两人,由霍天生领着,直接到了后宅,让到一处房门之外。

    门首站着四个彪形大汉,身材魁梧,身带兵器。一见霍天生只问了句“这就是你的人?”

    “这是千岁要见的。”

    那四人也没说什么,由于郝青青是女人不好搜身,只将手一伸,郝青青明白规矩,从靴筒里抽了匕首出来递了过去。这时只听房间内有人喊道:“别那么麻烦,让人进来,都是自己人,不会出什么事。”

    那几个汉子听这话,不敢再拦,示意三人进去。等到进了房中,只见这房间甚为宽敞,四下里陈设很是简单,墙壁上挂了几张弓,一口刀,而房间墙壁边上堆的,也是十几样兵器。

    正中间一张矮几上,放满了酒肉,一进房中,就闻阵阵酒香扑鼻。在矮几后面,一个看年纪不到二十的年轻人,赤着上身,穿着条马裤,盘腿坐带地上,正抓着一条羊腿大啃。

    霍天生抢步过去,磕头施礼道:“小人给千岁请安,贵客小人已经请来了,小人告退。”

    那后生摇头道:“谁让你走了?坐下,一起喝酒吃肉,这里还有你的事呢。还有你们二位,也一起坐下,喝酒吃肉。这位是青龙山的火风凰吧,本王朱惟焯,大家这就算认识了。你也不用怕,我这个人不好女涩,不会对你有什么念头的,可以放心坐下来吃东西。”

    杨承祖这才知道,眼前这个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混进来的蒙古探子的年轻人,就是当代秦王朱惟焯。比起周王的温文尔雅来,这两个王爷的形象,简直差了一天一地。若说他是个泼皮破落户,都比说他是王爷更靠谱一些。大明藩王从法理意义上说,是不许随便离开自己封地,对于藩王也有颇多的限制。尤其西北这边,当初安化王就起兵叛乱过,秦王虽然没参与进来,可是对他的防范想必也该比过去严格,他这样的行事,很容易授人以柄。

    要知道明朝藩王练武,本身就是大忌,就在前几年,山东鲁王的一个孙子被关到凤阳高墙里去数麻雀,罪名就是善骑射,通将略。也就是说,一个藩王晓畅军事,本身就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灾难,就冲这一屋子兵器,定他个罪名也不冤枉。

    但是不论如何,这都是藩王,不是自己一个小小锦衣百户所能颉颃的,这也是自己在陕西一地唯一可能找到的盟友。当下抢步上前磕头行礼道:“卑职杨承祖,给千岁见礼。”

    朱惟焯摇头道:“这不是在王府里,不用讲这些规矩。如果真论规矩,我现在坐在这吃肉喝酒,就已经得算是坏了规矩了。所以就别提什么千岁不千岁,在这间房子里,没有千岁,只有人,全坐下喝酒吃肉。”

    杨承祖见他如此言语,对这人的为人揣摩了几分,又看霍天生已经抓起肉来吃,就更有把握,拉着郝青青坐下,不客气的抓了羊肉往嘴里送,边吃边道:“这肉炖的不错,味道好的很。”

    “那是,这厨子每月能赚三两多银子,能顶六个边军。他如果连羊肉都做不好,本王早把他炖了。”秦王也很大方,“你们谁要是吃了身上发热,就也把衣服脱了,当然,那位女眷就算了。”

    他看了一眼霍天生“听说你那个干儿子,和我这位贵客打起来了?谁打赢了啊。”

    这事刚刚发生,秦王就得到了消息,显然是在表示自己对于王府掌握的很好,到处都有自己的耳目。霍天生面色一变,急忙丢下肉跪倒在地,磕头不止道:“小人该死,小人管教无方,还请千岁降罪。”

    “怕什么,我问你话呢,谁赢了啊。”

    “千岁,算不上什么输赢,我把霍天白揍了。若是打群架的话,肯定是我的人吃亏,我们人少,这里是秦王千岁的天下,我们肯定是要输。千岁若有什么责罚,小人一力承担,与青龙山的人,没什么关系,他们没出过手。”

    秦王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我就说么,霍天白是个废物,但是如果我的人在家门口打架都白给,我的脸往哪放?你这么一说,我就高兴多了。你的书信我看到了,王叔让我关照你,我就得关照你。不过我的人,也不是被人随便打着玩的,你说说吧,为什么打架啊,我听听到底该怪谁。是谁的锅谁背,谁谁的错,谁就该挨罚。”[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