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暗访 一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暗访 一

    “你要跟我去?老当家的肯放人么?再说这山里,也离不开你这女当家的坐镇,李先生那方子虽然不错,可是老当家的身子还是得养。你要是走了,山寨怎么办?”

    “那我不管,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要考虑的是你的安危,而不是山寨。你是我的男人,于我而言,你比山寨重要多了。那陕西情况复杂,又是落箸巡抚,又是国舅总兵。总之就是一群混帐,没有人保护你,我怕你到了那不安全。爹有了李先生的方子,身子已经好了大半,至少能维持山寨运转,陕西那边更需要人手。”

    杨承祖带的伴当都是陕西人,进陕西之前,也曾从他们嘴里了解了陕西的情形,她说的落箸巡抚,国舅总兵乃是现在西北三边的两位要角,自然知道根脚。这两人一个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兵部侍郎、陕西巡抚郑阳,一个是以右军都督府从一品都督同知实授固原总兵马昂。

    大明的陕西由于靠近河套,与蒙古人接壤,乃是要紧的边陲地区。在弘治时设三边总督,节制延绥、甘肃、宁夏、固原三边一镇(实为四镇)之兵马,以防蒙鞑入寇。

    只是三边总督与陕甘总督一样,都并非定职,如今这个职位已经撤消,陕西行政大权掌握在陕西巡抚手里。

    作为大明九边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三边一镇的额兵加起来有三十八万之数,为国朝边地囤兵最多的地方。每年消耗的军粮都达四百余万石,在这个地方当巡抚,就算手指头里漏一点,就能当个富家翁。

    只是自从河套失陷之后,陕西与蒙古的冲突越发尖锐,防范北虏已经是重中之重。在这里做巡抚,得负担抵抗外寇的重担,身上承担着沉重的军事责任。当年杨一清镇三边时,修筑边墙,广置烽燧,又大兴屯田,严肃茶马,将三边经营的井井有条,很有一派兴旺景象。

    可是到了郑阳巡抚陕西,军民两政皆废,整个陕西的局面日渐糜烂起来。当年正德天子巡幸陕西,郑阳与陕西的镇守中官有接驾之职,他特意将御宴上为皇帝准备的筷子揣到袖子里。只等着天子来时,自己把筷子献上去,好让天子记住自己。

    可是他不认得正德模样,就问那镇守太监,镇守太监告诉他去认龙袍。这位堂堂的巡抚,就自己站到路中央,等天子鸾驾过来好认龙袍。哪知迎面过来的,是一支大军,个个身上都是铠甲戎装,哪有一个龙袍?

    郑阳那在路中间寻人,这些军汉可不管他是谁,就这么横冲直撞过去,将个堂堂三品巡抚撞翻在地,从上面踩了过去。一名军汉直接来到御宴前,大剌剌坐下,拍着桌子问“这陕西是什么规矩?怎么摆了宴席,不给孤准备筷子?”

    郑阳挣扎着起来,这才知道,万岁原来没穿龙袍,而是一身甲胄的裹在军队里,这才战战兢兢的把筷子送过去。正德倒是没发落他,只说了一句“使我若做抚按官,决不如此怠慢”。

    从此这位落箸巡抚的名声渐渐传开,陕西军民多有所闻。

    至于马昂,他原本是延绥总兵,因为吃了败仗,被弹劾去官,还要追究罪过。他的妹子马氏嫁了陕西都指挥毕春为妻,生的姿色出众,且能骑善射,精通番语,算的上巾帼魁首。这消息为江彬所知,又由江彬引见,竟把她送到了豹房,为正德天子侍寝。

    马氏进豹房时,还怀着身孕,可是正德也不在意,反倒对她格外宠爱,马昂兄凭妹贵,从延绥总兵改任了固原总兵。马氏进的是豹房,并不曾受过正式册封,也就没有妃子名分。可是宫中太监都称马昂为国舅爷,他这国舅总兵的称号,在陕西三边很是有名气。

    郝青青道:“他若是光献了妹子也没什么,更可恨的是,当初天子巡陕西时,曾到他家里吃酒。见他的妾室杜氏生的美貌,竟然要他将杜氏送去侍寝。当时马昂有些犹豫,正德拂袖而去,这厮事后害怕,还是把杜氏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去宫里,供正德享受。他就靠着献了小妾,结果就升了从一品都督同知。”

    “原来这厮是个绿帽总兵啊,还叫个什么国舅总兵?把自己的女人送去给皇帝睡,很不是个男人。”

    郝青青听他如此说,问道:“那假如……假如有朝一日,万岁也看上了你的女人,你又该如何?”

    “如何?那我就反了!大丈夫三不让,妻、财、子不让。当然,这话不能说全对,若说是金银财产,让了也就让了,没什么大不了。可若是谁要是打我女人的主意,那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我不管他是皇帝也好,还是玉帝也罢,谁敢动我的女人,我就是一刀过去,一了百了。大不了就是抄家灭门诛九族外带刨坟戮尸,想让我献女人出去,没门。”

    “可他要的不是马昂的老婆,只是他的小妾啊。”

    “小妾和正妻都是我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哪个我也不献。”

    “我就知道,我当家的才不会像那个绿帽总兵那样,用自己的女人去换前程。”郝青青温柔的将头靠在他怀中“有你这么个好男人,我这辈子,值了。”

    次日清晨,郝青青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边的杨承祖没了踪迹。她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正在左右寻找,闻到一阵阵香味扑鼻而来,顺着香味看过去,杨承祖已经端了一碗面从外面笑呵呵的进来。

    “你们青龙山不平寨的厨房太难找了,折腾了半天,就只好煮了碗面,你先凑合吃着吧。回头你带我认识一下伙房在哪,我给你做好的。我在家的时候,就总给我娘做饭,手艺比你强多了。”

    “当家的……你……你怎么自己下厨房了?伺候男人,给男人做饭,是女人应该做的事,怎么能让你……”

    “我怎么就不能做饭啊,男人女人又有什么区别,难不成男人下了伙房就要死?我昨天晚上把你折腾的够戗,你别乱动,我给你擦擦,再伺候你把面吃了。……诶?好端端的怎么哭了?我没说错什么吧?”

    只见平日里豪爽洒脱如同男儿的郝青青,竟哭的泪流满面,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如同断线珍珠般流了下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