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谁主沉浮 五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谁主沉浮 五

    “怎么?赵兄想要现在结果了我?你是准备告诉青龙山的人,全寨公议,其实就是一件遮羞布,什么鸟用都没有?其实早就该这样了,什么公议,什么人人平等,本来就是胡说八道。你手上有力量,大家就要听你的,你手上没有力量,谁鸟你说的什么?你若是想把这事挑明,我觉得真不是坏事,我现在左臂不便,你要是动手,胜算很大的,要不要试试?”

    赵全摇头道:“我跟郝家妹子说的都是实话,不管你是否支持我,我都要保证你在公议之前的安全。这两姐妹,我就是送给你做贴己人的。”

    那两姐妹来时已知,自己被赵大侠送给了这个杨百户,听他方才言语,想来清白难保,心内大为悲痛。这两人的芳心都放在赵全身上,怎么可能接受其他男人?可是赵大侠对自己恩重如山,自己姐妹发誓,他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是清白有损,也再所不惜。

    可惜赵大侠高风亮节,竟然不肯染指自己两人,即便自己心甘情愿的侍奉,他也不答应,乃是难得的君子。自己不能拿清白的身子服侍他,真是平生最大恨事。

    听到他这一说,这两人身子微微一颤,小云一个失手,一只精致的茶杯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只听一阵脚步声杂乱,几个粗壮女兵猛的冲进来,杨承祖笑道:“几位姐姐没事,这不是摔杯为号,你们且去吧。赵头目与我聊几句闲天,大家不必如此在意,你们在这听窗户根,我可就不敢聊了。”

    董大娘等人见他与赵全面带笑容,似乎没有冲突的迹象,多少放了点心。只是特意嘱咐道:“这茶水还是少喝为妙,想要喝茶,回头自有大小姐给您准备,没必要喝他的。”

    等这干女兵二次退出,赵全道:“大事全寨公议制度是我提出的,我第一个要遵守它。这个制度建立的意义,远比你的死活更重要,你放心,就算我死,也要保护这个制度的存在。我只是告诉你,如果你拒绝跟我合作,我保证你在公议的时候,肯定会落一个死的下场。即使是青青妹子被你骗了,也保不了你的命。即便是老寨主,而已必须尊重公议的决定。”

    “或许吧,不过我这个人喜欢赌钱,在骰盅掀起前,没人知道结果。赵头目好大的气魄,难道还想做洪武天子那般的人杰么?可是依我看,就青龙山这点人马兵力,远不如当年的刘六刘七赵疯子,他们不过是被官军一股荡平,你又从哪来的对抗天兵的勇气?”

    “我的勇气来自民心。”赵全两眼之中放出光来“白衣军虽然事败,但也暴露了当今朝廷外强中干,不堪一击的实质。而那些人成不了事,只因为他们是匪,我是要做大事的,格局跟他们不同。我要建立的,是一个耕者有田,居者有屋,不分贵贱,众生平等的人间新世界。到时候天子不再是一家一姓,而是大臣推选,且只保留名位,而不能掌握全权。国家大事,交给百姓共同治理,每一级官吏都是由百姓推选而出,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就天下大乱了。”杨承祖冷哼一声“耕者有田,居者有屋,这个我也支持。可是不分贵贱,不分高低,那我就奇怪了,大家听谁的?人离开人管,结果只能是天下大乱。”

    “选天子么?按你这方式,我大明朝最后不变成群雄割据,各霸一方才怪。别的不说,云南的百姓选云南的官,怎么可能选外人?到时候选的都是自己认识的人,结果呢?就是读书人,士绅,他们掌握住权柄,各地豪强成了各地的首领,这对百姓,又是什么好事了?”

    “大明如今苛捐杂税,盘剥百姓,民不得生,万岁信用奸佞,导致朝政日非……”

    “这种话谁都会说,但是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大家都不喜欢课税,但是离开赋税,朝廷又如何运转。你若是起兵造反,第一件事就是得收税。因为不收税,你就没有钱粮应付军队开销,扩军要钱,备武要钱,赈济灾民要钱,乃至修路修水坝,哪个离的开钱?”

    “没有税收,你这朝廷如何运转?所以说坐谈得失很容易,真正上手操作,就难到了极处。别的不说,我只说一句,当今天子用人得失我且不论,我只知道他用的最糟糕的人,比这青龙山上的最优秀的人,要强出几百倍不止。你用这干人不管是打天下还是治天下,别说朝政日非,就连朝政两字都谈不到了。”

    赵全冷声道:“你在河南搞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用朝廷的行政,强行干预市场,破坏商业。虽然从短期看,你稳定了粮价,但实际上,你是在饮鸩止渴,干涉了市场的正常运行。若是我为天子,定有更好的办法……”

    “然后制造更多的灾民么?我的处置手段,不敢称好字,我是军汉,不是文官,肯定比不得那些饱读诗书,熟读经史的文人有主意。但是我的办法,能保证一条,就是今年的河南,没发生大规模民变。其他都是假的,只有这条才是真的。”

    “我从不说什么我要天下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我没那么高的追求,我只要保证,这个盘子保的住,没人出来带兵作乱,保的江山稳固,万岁安稳,其他的就不归我管了。”

    “你想的是改变,我想的是平稳,咱们两家就是先天的敌人。我承认,朝廷有各种不好,但是朝内自有衮衮诸公,早晚有海晏河清之时。即便不能海晏河清,也于我无害。而你若得了江山,我便自己要吃亏,我吃多了撑的跟你混?我是大明的锦衣缇骑,要保的是天下太平,而不是什么新朝气象。所以你不用费劲了,我不会跟着你干这差事的。”

    “你的名字已经上了暗花,你觉得能出的起这么高暗花的,难道不是朝廷的人?有这么个人要收拾你,你觉得你还能活么?”

    “那又怎么样呢?我知道有人要对付我,不过我不在乎。他要对付我,我就反抗,大家各凭心计,各施手段,看谁能抢住上风,谁就能笑到最后。如果我斗赢了,那个人的命别想保的住。如果我输了,也许会来山上入伙落草或是亡命天涯,谁说的好?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去做反贼,因为这注定失败。我现在过的是甩手掌柜的好日子,在滑县有常例有孝敬,将来子孙有荫封有铁饭碗。跟着你去干那受累玩命,还不许我子孙后代世代享福的勾当,我脑子被门拍了?”

    赵全见他如此坚决,冷笑道:“好个大明的忠臣,不过你以为火风凰就能护你一辈子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