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谁主沉浮 三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谁主沉浮 三

    杨承祖告辞出屋,见郝青青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那件大红披风和紧身靠袄都解了,而是系一条湖色百折罗裙,上面盖着一件猩红湖绉袄子,窄窄袖儿,露出一对麦色皮肤手腕,并不戴钏儿而是戴着皮护腕,上面还钉着铜泡钉。肩上衬着盘金打子菊花瓣云肩,脸上还擦了一层官粉,头上斜插了几朵山间无名野花。

    杨承祖没想到这女盗魁还有如此打扮的时候,不由多打量几眼。郝青青吃他一看,脸色绯红,低下头去道:“有啥可看的,难看死了。都是那些婆娘们起哄,胡乱为我穿戴的。”

    “不啊,我觉得很好看。大小姐穿上这一身,怕是能晃瞎了赵全的眼。”

    听他一说,郝青青的脸更红了,在他眼前领路时,竟是不自觉的蹦跳起来。口内哼哼起了山歌小调“桃花开、杏花败,李子开花炸咸菜,活着挨,死了埋,早死早托生啊。”

    两人一路穿行,见这大寨占地甚广,四处都是房舍。其内部情形,与一般的村落没什么区别,与想象中的土匪窝并不怎么一样。如果论秩序,这里似乎比荆紫关还要强一些,三三两两的妇人老者都在门前坐着,小孩子则在跑来跑去。

    今天做了大生意,赶回来如此多的牲口财帛,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妇人们有说有笑,拉着家常,扯着闲话,偶尔喊着自己的孩子不要乱跑,男人们则到校场上训练去了。

    那些妇人也不与郝青青见外,时不时打趣道:“大小姐,这位小哥是谁啊?我家二丫头可是还没婆家呢,要是他也没讨婆娘,你帮着给做个媒可好?”说完就是一阵笑。

    郝青青红着脸,领着杨承祖来到一间靠西首的木屋之前。这房子孤零零的四邻不靠,周围没有房舍。郝青青道:“这房子还是新建的呢,可干净了,位置也好。那些客房太乱了,再说人来人往的也不方便,你进来看看,看满意不满意。”

    杨承祖见这房子,就知道最大的好处,是因为没人往来。而且相对而言,是在偏僻之所,方便郝青青过来。若是把自己安排在客房,连说个贴己话都不能,这郝青青的安排,想来也是基于这点。

    他心知郝青青心思,也知自己不是这山上的人,说实话,给不了她未来和幸福。可是到口的羊肉,为什么不吃?何况这青龙山寨如何为己所用也是问题,这么一支力量如果用好了,于自己大有好处,而要想笼络住这股势力,光靠着交情还是不够。

    两下既要有利益上的往来,又要有更密切的人情关系,才能栓住这路人马。大明是人情社会,把这个阳光健美的女寨主拿下,无疑是人山两得的好事。

    他随着郝青青进了木屋,见房间宽敞,采光也好。屋子里拾掇的干净,还特意用了薰香,进屋之后就觉满鼻香气,心旷神怡。再看那被褥,都是上好的丝绸被面,即便是一般的小康人家,也用不起这个。

    “这么好的被面,要是拿去换钱多好?给我这一铺盖,可就糟践东西了。”

    “啥糟践不糟践的,这丝绸被褥就算出手,也十不能值一。”郝青青是积年盗魁,于销脏的事门清的很

    “我们上次做了一笔生意,弄了一批上好的苏绸,怎么也得值几千两,可是你猜怎么着,到了出手的时候,做价只得三百两,跟白忙和差不多。一提这事,就让人窝火呢。不过这被褥,是我们招待贵客才用的,你看看……啊,这帮该死的东西,我非打死她们不可。”

    原来她离的近了才发现,这被褥的图案居然是鸳鸯戏水,颜色也是大红,是新婚之人才用的。知道是自己手下那些女兵婆子故意逗她,换了这么一套,偷眼看杨承祖,不知对方是何反应。

    杨承祖倒是淡然处之,大方的坐在床边“这图案多好,喜庆啊,我很喜欢。大小姐,我那些手下安排的怎么样了?”

    “你放心吧,他们都安排的好着呢,有我的人看顾,保证不让他们吃了亏去。”

    “那就好,赵头领对我有意见,这个倒是没什么,大不了性命折给他就是。可是那些人也是苦出身,跟我跑陕西,不过赚点脚钱,若是坏了性命,就对不住人了。”

    “你放心吧。”郝青青大着胆子也在床边坐下,看着这大红被面,就觉得心头如同鹿撞,脸红如血,四肢发软,仿佛眼下就是两人的花烛之夜。自己不再是那女盗魁,而是摘了盖头的新娘子,而杨承祖也是那一身吉服的新郎官。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谁敢动你一手指头,我就跟谁玩命!大不了我就并了赵全,看他还敢对你怎么样。”

    “不好吧,过几天既然要交公议,到时候要是几位头目一致要我这条命,大小姐总不能和各位头目为难。”

    “为什么不能?”郝青青火道:“这山是我家的,我爹是大当家的,他现在身子骨不好,委了我做大当家的,整个山寨以我为尊。那些头领的话,只能算个参考,大主意只能我拿。真要是抓破了脸,我宁可不要这座青龙山,带着我爹下山去,也不会让他们伤了你。”

    她说这话,已经去表白无异,只觉得玉手一紧,原来已经被杨承祖抓住。她从小练的是军班武艺,尤其又苦练弓马,手上满是老茧,与普通女子那纤细光滑的玉手全然不同。

    被男人一牵,她就觉得心里一颤,口内轻轻哼了一声。做势挣扎,可是却无气力“你……你要做啥。”

    声音细小的就像蚊子叫,也不知道男人听见没有。杨承祖道:“大小姐,你这份情义,杨某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你只管放心,不管如何,我决不会负了你就是。”

    “我长的丑,又是个山里的女人,配不上你……你那些爱妾,都比我好看。”

    “原来那天晚上救我家的人,果然是你?我就说么,这么好的神射手,天下又去哪找去,这个恩情我更要报了。可惜我身无余财,不如就以身相许了如何啊?”

    他这边温言软语的哄着郝青青,让这火风凰变成了个娇羞的小姐,不敢与他对视,只将头侧过去道:“谁要你报答了?我当时只是知道你是个好汉子,我就要帮你,不能看你家受害罢了。这报答不报答的,就说的远了。”

    两人这说了会子话,就听外面一阵脚步声,未等进屋,就听董大娘叫道:“大小姐,我们姐妹来闹房了,可是没坏了你的好事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