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初到荆紫关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初到荆紫关

    陕西靠近河套地区,是大明一个重要的茶马贸易区域,乃至从丝绸之路来的商人,也要从陕西过境。这些人对于大明的茶叶、丝绸、药材、瓷器都有着迫切的需要。

    至于蒙古,那更是什么都缺,什么都要。蒙古人手里有大批的牲畜,花马盐池则盛产青盐,这些都是上好的交易品。

    大明朝如今开中法已经败坏,而纲引法大行其道,盐商们靠着手里的盐引,垄断食盐贸易,盐价飞涨,已经严重影响了百姓的生活。大明百姓的收入,根本吃不上正规盐店里卖的盐,大家想要食而有味,就只好去买私盐。

    虽然贩卖私盐风险大,但再大也大不过边贸,这干人敢冒这个风险闯陕西,还在乎倒卖私盐么?张九富又介绍道:

    “除了这些,陕西那边还有羊毛,那也是紧俏货。秦王府手里有大批的羊羔,每年都会卖一大批羊毛。我听说眼下陕西那边有人高价收粮食,咱这批粮食到了地方,就能卖个高价,这生意有挣无赔,百宰只管放心。”

    杨承祖自己这队人马带了不少粮食和丝绸,光大牲口就是十几头,那些手脚利落的汉子,既是保镖也简直力夫。商队自己带的那些后生都是年轻力壮,身体健壮。有不少人露着腰里的兵器,杨承祖相信,如果目标合适,地点又比较恰当的话,这支商队完全不介意客串一把强盗。

    这个商队是锦衣卫出面联络的,可靠性上没有问题,杨承祖不担心他们半路上黑了自己。只是惦记着,他们若是在半路上对商队下手,自己是该帮一把手,还是装没看见?

    队伍一路奔陕西,张九富为人四海,与杨承祖甚是投契。两人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张九富久走边地,还传授了不少生意经给杨承祖。他知道杨承祖是官自己是商,两下里井水不犯河水,谁也抢不到谁的生意,也就没有什么保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于这条路是走熟的,哪里可以住宿,哪里的饭食得味,全都能说的头头是道,跟着这么个地里鬼出门,倒是省了不少心。

    这一日商队人马到了荆紫关,这里是豫、鄂、陕三省结合部,素有"一脚踏三省","鸡鸣三省荆紫关"之称。有丹江穿境而过,为南北交通之要塞,乃是水旱码头,一等热闹的所在。

    等过了这里,就要进入陕境,张九富道:“到了这,咱们得休整几天,让伙计们好好歇一歇,过几天就该他们卖力气了,现在是让他们痛快痛快的时候。咱们还要采办点干粮饮水,看看有什么合适的货物,也可以备办一些。等进了陕西,就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了。伙计们,加把劲,到了城里,先发一次工钱。”

    此地既是南北要冲,塌房、脚店、招商客栈到处都是。这张九富是走的熟的,自有熟悉的客栈居住,这家客栈地方宽绰,房间也干净,张九富道:

    “这店房说起来,还是武定侯郭千岁的关系,根脚硬扎,住这个店房,能少许多麻烦呢。”

    杨承祖这一路下来,也遇到过几波人马盘查,都是打着各种旗号来收税的。这张九富也有办法,或是拿出各种文书推搪,或是见钱不多,直接付帐,倒是没用杨承祖暴露身份。

    他也知道,这么多人,这么多的牲口货物,肯定会引来人眼红觊觎,若是这店房的根脚如此硬扎,倒是一道护身灵符,少了许多麻烦。

    郭勋乃是当年开国功臣郭英之后,大明朝与国同休的勋贵,而且得算勋贵中颇有根脚的主。即使杨承祖远在河南,也听说过他的名号。如果这店房真跟他有关,那还真不怕有谁敢来捣乱。

    “武定侯郭千岁何等了得的人物,还能看上这小店房的钱?再说了,这离京师未免太远,郭家还能到这来做生意?”他住的自然是上房,有伙计送来热手巾和香茶,他拧了把手巾擦着脸,问张九富道。

    张九富一笑“这有什么?连咱们天家都开着皇店,下面的人,谁还不搞点生意赚点钱使?当初刘瑾未倒台的时候,天下塌房的生意他占了五成以上。现如今他倒了,他建的那些塌房,就被其他几个公公和勋贵分了。别处不说,这城里的塌房、脚店、客栈,差不多都有京师里的关系。”

    “虽然郭千岁自己不克分身,不过他手下的管家、庄头那么多,谁不能出来跑这个买卖?这店房的大东家,乃是郭千岁的门子,与郭府的三管家能说上话,这个关系可算是硬扎了。要是住一般的店房,就咱们带这货,准得引来官差上门找麻烦,可是这店房里一住,就安如泰山,不管是城狐社鼠还是那些衙役官差,都不敢来聒噪。”

    所谓塌房,就是指存放货物的仓库。这时候算是个来钱的买卖,不但货物存放要收取费用,还得按货物价值计价收税。官府中人,也有耳目盯着这些地方,若是有什么要紧的货物在那,少不得要有人过来割一割羊毛。

    这掌柜与张九富是老相识,亲自过来聊了一阵,又让伙计备了几角酒与几样荤菜过来下酒。又叫了几个袒胸露汝的粉头进来陪着,杨承祖此时才明白过来,张九富说的要孩儿们在这好好歇一歇是什么意思,以及那些伙计为什么一听发工钱那么高兴。

    这几个粉头的姿色都属平常,虽然身段好,皮肤也算白净,可是他提不起什么兴趣,只顾低头喝酒。张九富倒是与她们熟惯的很,打情骂翘,上下其手,与平日的形象大为不同。

    那掌柜见杨承祖不动,问道:“这位客官是?怎么,看不上?”

    张九富道:“这是我的好朋友,大贵人,人家在开封城里都玩过的,你这就别献丑了。该给的银子一分不会少,不要在此罗嗦了。只管去招呼我那些伙计就是了,我们这次要多住几天,你可得给我们伺候好了。”

    掌柜是个乖觉人,一听就知道,这位爷多半不是商人,而是有身份的主。张九富做这生意,总是与一些人物有往来,自己不要多打听的好。他虽然与武定侯府有往来,但终归只是个掌柜,不愿意惹什么事,知趣的退了出去。

    临走之前嘱咐道:“最近两天,听说是黑狼寨和青龙山要谈判,奉劝你们没事少出门,别沾一身血。想要怎么玩,只管在店里,若是伙食不满意,我帮你去叫。姑娘不满意,我帮你去找,如果胡乱出去,可仔细碰到那些人。”[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