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护堤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护堤

    这个消息一说,不啻于在人群里扔了一枚飞天击贼石榴炮,百姓的队伍顿时就开了锅。

    大家都在滑县城里,很多人又是本地的居民,一旦黄河决口,水灌滑县,这干人等怕不知有多少要做了龙宫兵卒的军粮。再说自己的产业都在滑县,一旦溃了堤,自己的产业可该怎么办?

    一时间大家都只顾着问道:“怎么?大水来了?咱们的大堤还能成不能成?不是说固若金汤么,怎么这就要溃了?”

    还有的聪明的,二话不说撒腿就跑,至于左员外的事……人都已经死了,还管他干什么,先顾自己要紧。

    杨承祖拿起喇叭一声大喝“大家不要乱,有朝廷有衙门在,你们慌张什么?大家不要自相践踏,那样反倒比水来死伤更多。锦衣儿郎们,听我将令,全体都有,立刻随我赶赴河堤护堤,有胆敢逡巡不动,畏缩不前者,军法从事!现在,出发!”

    他一声令下,自己当先抢出,在其后面是锦衣正役,再后头就是那些锦衣子弟,接着是军余。这些人身上都是官服,衣甲鲜明,行动整齐划一,百多条汉子走成队列,虽然稀稀落落,比不得正规军伍,但好歹也是有几分威风,那些百姓包括左家家族在内,竟是自动分开一条人胡同,没人敢来阻拦。

    王铁头走在后头,顺势一脚,将火盆踢翻,几块烧红的木炭落到了棺材上,左家人看看他,竟是连句话都不敢说。

    人家是干什么,是去护河堤,是去保滑县一县父老生死的。这个当口,谁要是敢来阻拦,或是指责,那不是跟滑县的老少爷们过不去么?不少百姓方才还在那骂锦衣卫胡作非为,可是这当口,却是眼含热泪道:“好汉,是好汉啊。”

    这个时代的官兵,其实也是要参与救灾的,只是官府对于宣传舆论这块,向来意识不到重要性。官兵即使救了灾,朝廷也不会进行大规模宣传。老百姓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贼过如梳,兵过如篦,都是官军过,篱笆破,大姑娘上吊,小媳妇投河,久而久之,就是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杨承祖可是深谙宣传舆论重要性的,今天这名传信人的喊话,是他与张嘉印商量好的。到了时候,派个人来喊这么一嗓子,伪报水情。

    一听到发水,任是谁也没心思再纠结于左万年的死,而只会关心水情,锦衣衙门这边天大的祸事都能化解。而他命令所有人穿好官服,也不是为了吓唬那些老百姓,而是为了一个广告效应。

    上百身穿官服的锦衣,排着队列去救大堤,这个画面保证能让老百姓留下深刻印象。表演这么一出之后,锦衣绣甲良家子的形象,差不多就能树立起来,自己的计划也就算成功了。

    至于说到大堤上以后,发现水患没这么严重,这还不好说么?锦衣缇骑,天子亲兵,自然威风八面,到了地方把水族吓退,水患遂平,这有什么问题么?

    士气可鼓不可泄,这么一闹腾,左家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人心就散了,再想找这么一堆人来锦衣卫衙门门口闹事,就不那么方便。等到这股风过去,他有的是办法慢慢收拾左家,让他们明白,只有一个人办丧事是何等幸运。

    白莲圣女忍不住道:“好手段。我真没想出来,他有这么一招,高明,高明啊。姐姐,你可要想好了,有这么一个相公,今后你非被他耍的团团转不可。”

    “什么相公啊,他都没正眼看过我。”火风凰低下头去,无奈的说道。

    “只要姐姐想要他是,他就得是,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我们又算得什么姐妹了?走,咱们到河堤那看看,看他还能有什么新花招。”

    杨承祖兴冲冲的冲到河堤时,本以为自己是来刷声望的,可是等见到张嘉印那张脸时,他意识到,似乎自己的盘算里,出了什么纰漏。

    “大哥,你这是?”

    只见张嘉印脱了官衣,穿了件短衫,正扛着一个沙袋往河堤上跑,如果不是两人相熟,他几乎没认出来这个就是本地父母官。见他过来,张嘉印道:“你还穿着官衣干什么,赶紧脱了,跟我来扛包,大堤决口了,我们得把口子填上。”

    闹了半天,这事是真的?杨承祖只觉得眼前一黑,心道:你怎么不说一声,这事是真的啊。

    他原本是想和张嘉印合演一出戏,把这事糊弄过去。可是怎么搞的,假溃堤变成了真溃堤?

    虽然自己安排了家里的女人做好准备,甚至通过九爷的关系搞了一条船。但是水火无情,如果河堤真的溃了,自己的产业得损失多少,自己家的女人,又能不能都保住?

    杨承祖的眼睛也红了,一声吆喝道“儿郎们,好汉护三村,好狗护三邻,现在到了咱卖一膀子的时候了。平日里吃滑县喝滑县,现在该咱上了。谁要是退后,就自己滚回家种地去,从此别吃锦衣这碗饭,不怕死的跟我上!”说完这话,他一把抢下张嘉印肩上的沙袋,朝着河堤决口处冲了上去。

    他这百多人生力军的加入,确实起到了巨大作用。这几天连续下雨,黄河水位飙升,河堤压力很大。这些河工虽然一再扩编,而且粮食和工钱也没短缺过,但是连续作战下,已经人困马乏。

    而这次洪峰过来,河堤裂开了一道口子,口子虽然不算太大,但如果不能及时填上,让缺口继续扩大的话,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一场灾难。张嘉印组织了两次抢险,但只是维持住了大堤缺口没继续扩大,却始终堵不住那个口子。这才派了自己身边的人,去县城里找杨承祖请援。

    这百多条汉子一起上手,其他河工士气也是一振,大家担土运石,局面为之一改。这当口,却有个老河工大喊道:“不好了,又有一波洪峰过来,咱这堤坝怕是不成了。缺口堵不上啊。”

    杨承祖等人也发现,远处洪浪滔天,滚滚的浊流怒吼着袭来,这条母亲河,似乎要惩罚她的儿女,要让这一县百姓回归母亲的怀抱。大家即使是不怎么懂河工的,却也有一种本能,这个决口填不上,怕是这波洪峰过来的时候,这条堤就真的完了。

    “完了,没救了。”张嘉印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身为知县,他似乎只有殉城这一条路可走。

    “老天爷啊……”不知多少河工坐倒在地,号啕痛哭。

    “大事可成?”白莲圣女面上一喜,可随即却是一阵莫名的惊悚,记忆里某些被刻意掩盖的东西,在这一刻苏醒。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锦衣们看着这情形,个个抓瞎,却都没有办法。

    “老少爷们,生死存亡在此一刻,沙土袋子不凑手,就拿人顶上去,不怕死的跟我来!”一声怒吼,杨承祖已经跳入河中扑向了那个决口。[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