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清理门户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清理门户

    红牡丹本是和如仙做同等营生的,论岁数比如仙还大,当初如仙刚一入行时,还受过她的点拨和帮助。只是她虽然姿色出众可是其他方面的才艺平平,没混到花魁的待遇,混的越发不如如仙。等到年纪到了,也就被赶了出来。

    她练的全是枕袭间的十八般武艺,按说与男人滚一滚,应该是不当回事的。昨天晚上那事,与她而言,也不过就是多接待几个客人,不至于有什么心理负担才是。可等见到人时,那模样让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乌云散乱,花容憔悴,眼角一片乌青,脸上肿起一大块。身上脸上,到处都是伤痕。两只好看的眼睛黯淡无光,双手紧紧抓着被子不放,只是嘀咕着“别过来……你们别过来。让我死,让我死吧……”

    赵老幺气的一掌拍在床头“一帮混蛋!我要剥了他们的皮。”

    “牡丹姐姐,是妹子不好,本来是想照顾你的,可是没想到,我没安排好,让你吃苦了。想开点吧,就当被野狗咬了一口,你这模样是在打姐姐的脸呢。”如仙坐到红牡丹身旁,轻轻搂住她

    “你要是心里有气呢,就打妹子一顿,只要你能出气,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妹子任你处置还不行么?可你这样,我看着心疼啊,你是拿刀子扎我的心呢。”

    “不……不怪你,是我的命。要是在香满楼,这事也不算什么,可我已经从良了,我已经是良家女了啊……我说过不要了,我打他们,咬他们,可是……我真的不是下贱的女人。”

    杨承祖也坐到床边,主动拿了方手帕去擦红牡丹脸上的眼泪“牡丹姐姐我知道,你是个贞烈的女人,我听说你把一个坏东西的耳朵都咬了下来。只是遇到这种事,你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办法。这事归根到底,是要怪我的。”

    “如果不是我惹上了那些人,你不必遭此无妄之灾,你要是怪,就怪我好了。昨天那种事,我不会说什么就当没发生过之类的,那对你没什么用。事实就是你被欺负了,被一群混蛋欺负了,这个事算是你为我受的苦,我会报答你。你只要好起来,我就带着你去监狱里,让你看着我怎么收拾他们,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亲自上手,保证收拾到你满意为止。”

    “我是个坏女人……”红牡丹见他坐到自己身边,就向旁躲了躲“这事不怪你,你是为了咱河南的父老乡亲保命,才要平抑粮价,这是好事。我当初就是因为家里吃不起饭,才把我卖到清楼里的。我知道粮价如果涨上去,就会有无数的女人像我一样,最后只能到清楼里,或是为了粮食,把自己卖了。你救了很多人,你做的是对的,我为救你的女人摊上这事,不后悔。不过我脏……你离我远一点。”

    杨承祖反倒凑过去“牡丹姐这是看不上我呢。你们那里不是有个规矩,叫睡姐夫么?你看你打来了,也不想着睡我这个姐夫,可见是看不上我呢。”

    “没……没的事。”红牡丹没想到他知道这个规矩,忙解释道:“那是还在行院里混的才有这规矩呢,我们上岸的,就没这说道了。我们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你的身份,哪敢有那个非分之想。我们……不配。”

    “你们配。只要你不作践自己,把身体养好了,我就让牡丹姐你耍上一回。不过前提是你看的上我。其实我觉得是我不配,长的不好看,你们看不上啊。”

    “不是,我愿意。”红牡丹急着解释,结果说完之后,自己落了个大红脸“妹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

    “你啊。”如仙笑着在她额头上一戳“你想睡就去睡呗,咱们姐妹之间,还差这点事么。你知道的,咱的命苦,什么事都可能遇到。虽然上了岸,但一般的男人根本不把咱当人,上了岸,从了良,也依旧看不起你。”

    “像承祖这样拿咱当个人看的,是咱的造化,轻易遇不到。昨天晚上的事,是下面的人不得力,让你受了委屈,可你要是连这个坎都过去,又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姐妹?我如仙的姐妹都是硬骨头,天大的事都压不垮,可不是被这么点小挫折就能放倒的。你给我快点好起来,然后就去睡姐夫,我给你放风。”

    红牡丹被她逗的扑哧一笑,接着又趴在如仙怀里痛哭起来。如仙拍着她的头,轻声道“我可怜的姐姐啊,你受了苦了。”

    杨承祖与赵老幺悄悄退出去,他苦笑道:“你别误会,我骗她的。”

    赵老幺微笑道:“没关系的,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的事,我可以理解的。我又不是大妇,很多事更得睁一眼闭一眼,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我懂的。娘今天还问过我,说你这样重情义的男人,让我不要放过。牡丹姑娘很可怜,如果不是你肯要她这话,让她觉得自己不是那么脏,让她觉得有了个盼头,可能她这次就真过不去了。不管怎么样,只要救了个人,就是好事。”

    两人边说边上了马车,马车直奔外面漕帮码头而去。杨承祖趁这一路的当口,又在赵老幺身上大施手段,等到下车时,这位大名鼎鼎的无瑕仙子,已然面红过耳,娇弱无力,得要杨承祖搀着才下了马车。

    赵九雄带着几名得力部下在外面迎接着,见两人那般亲近,哈哈大笑道“这丫头,当初还哭着闹着不嫁,还去杨家闹事。结果现在呢?现在爹要说不让你嫁杨百户,你恐怕又该跟爹哭了吧?”

    “爹!”赵老幺娇嗔一声,杨承祖笑道:“岳丈,您就别逗幺娘了。我听说您是把帮里的叛徒都拿了,我可要说一声恭喜恭喜。”

    “是啊,那些小子吃里扒外,私自放了人过去,差点害了我的贤婿。这样的人不家法处置,咱们漕帮的规矩,就彻底成了废纸,今后我还用出来见人么?按说他们直接三刀六眼,然后扔进黄河就算了。可是既然这事里牵扯到贤婿,我想着还是喊你过来观礼为好,正好让你看着我给你出气。”

    他这也是为了撇清自己,免得让杨承祖误会自己在这事里有什么牵扯,特意请他过来看着自己这边怎么杀人。杨承祖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这漕帮的香堂,我也是能进的?”

    “能进,怎么不能进?你娶了老幺,今后就也算是咱漕帮的人,漕帮的事,你完全可以说话,香堂怎么就不能进了?请过来,这边走。”

    漕帮香堂仪式本来十分复杂,整个流程走下来,没有半个时辰完不了事。可是眼下事急从权,很多流程都被省略,只是拜了神,烧了香,就引着杨承祖来到河滩。

    见河滩上一排捆了十几个汉子,全都五花大绑跪在地上,那些人见赵九雄来了,有人挣扎着喊道:“九爷,我们是奉了童长老的命令行事,并非背祖叛帮,我们不服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