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城下之盟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城下之盟

    他这说辞于孟公然而言,几乎跟指鼻子骂娘差不多,他堂堂滑县首富,在整个卫辉府都得算数的上的富豪,几时受过这种气?当时就要发作,总算是张敬端接过话来“这事我们会尽力做成,粮食的事……”

    “没什么可商量的。你们几家先把人交出来,然后把刚才那些赔偿给我,最后再凑一千二百石粮食交给官府,我就可以考虑当这次的事跟你们没关系。滑县的粮食不许外运,不过你们几家要是想偷着运一点出去,我可以放你们一马。想生活么,大家都不容易,我明白的。可是滑县的粮价,只能这么多,不能再涨一个铜板。”

    “你们几家购粮的价格我是知道的,即使按现在的价格出手,你们也不会赔钱。最多只是赚的少一点而已。”

    “杨百户,你最好搞清楚这事是的事,你挡了多少人的财路!”

    “这种话我已经听了很多次了,在开封我动那些粮食时,镇守太监跟我说过,三位千岁我也会过。我不管你们背后站的是谁,我只知道,粮价涨上去,大家吃不起饭,最后就要民变,就要造反。那时候不但你们的产业保不住,我也要背锅。我不悲天悯人,也不讲什么大道理,我只知道,我吃着锦衣卫这份钱粮,就得当好这个差使,谁要是想在我的管片里惹事,我就得砍死他!”

    张敬端看了一眼张嘉印,见张嘉印双目微阖,在那运起装聋做哑的神通,于这边的纠缠全当没听见。杨承祖讲的道理,他如何听不懂?

    如果自己真在这个事上说一句话,按杨承祖的脾气,完全可能甩手不管,任事态恶化。到时候一旦发生民变,他这个亲民官是第一个要摘印的。

    得罪巨室代价大,可是激发民变代价同样不小,他夹在中间没有办法选择,就只能干脆来个严守中立,不闻不问。

    张敬端见这个说合人指望不上,只好自己上阵“杨百户,国朝不与民争利,这才是四民安稳的保障。县尊代天子牧守一方,职责应是教化万民,导人向善,让百姓安于农桑,厚恤民力,才是为官之道。只要百姓明白是非善恶,通晓圣人之道,自然不会爆发民变。而片面的与民争利,就是舍本逐末,用末流代替了主干,由小道干预了大道。如果没了士绅的支持,我想县令大老爷的政令,也很难通行下去吧。”

    “张孝廉是吧?不愧是读书人,盘剥百姓的事,说的都能这么冠冕堂皇,我也要说个服字给你。不过我要说一句,你说的这些,对我完全没有用。你们读书人我知道,讲的是尊重名士,大家谁有名,谁的学问大,谁的科分辈分高,谁说话就比较有分量,这个规矩,我喜欢。”

    “年望久你知道吧?他是全力支持官府平抑米价的,你这番话我会转达给年翁,到时候由你和他亲自交流就是,至于谁输谁赢,跟我无关。”

    年望久是河南文坛领袖,不管是资历、声望还是科分辈分,都不是张敬端所能望其项背的。人家做过河南学政提学官,他连进士都还不是呢,这里面的差距一天一地,张敬端在年望久面前,连提都提不起来。

    张敬端一个小乡绅,根本就没资格与年望久笔战,到时候人家随便派出几个弟子门人,就能把他喷的连渣都不剩。他咽了口唾沫“年……年翁支持?”

    “你们这消息太闭塞了一些,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做生意啊。”杨承祖抓起一只肘子放在嘴里大嚼

    “做生意最基本的要求,耳聪目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连这都做不到,你们怎么做生意的?开封那边的情形,才是左右整个河南市场走向的,你们对那里的消息都不了解,还想学人家发财,怪不得只能搞这种歪门邪道。”

    他边吃边道:“你们这些大户有宗族,有家丁,这我都知道,可是你们也该知道一点,卫辉民变之后,朝廷对于民变的容忍,是零!开封那边往八府发放粮食平抑粮价,老抚台请出了王命旗牌,已经做好砍几颗头的准备了。”

    “我要是你们,就派一些聪明的下人,到开封去采探采探消息,看看那边的米价到了多少,然后再制定自己的方略。你们谁要是认为自己比抚标营的老军伍更厉害,就随便折腾。我家里还有白事等着办,就不陪你们了,来人啊,把这些饭菜给我包起来,外面还有人吃不上饭,咱们这里要是剩了东西就是罪过了。”

    张嘉印也起身道:“盟弟等一下,老哥我陪你一起走。河堤上离不开人,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浪费。”酒楼的伙计将吃食装进食盒里,杨承祖挑起食盒在后,张嘉印在先,两人下得楼来,张嘉印道:

    “贤弟你这一遭,算是把孟公然他们得罪苦了。我倒不是怕他们,我只怕他们只是别人推出来的挡箭牌,到时候正主出来,不知道又是何等遮奢人物。”

    “大哥,现在最遮奢的人物是龙王爷,除了他以外,别人全是扯淡。滑县要是真发了水或是起了民变,什么人物都没用。咱们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比什么都强,要是被他们一吓,我就要认输退让,这身飞鱼服我就没脸再穿了。我给你面子,等他们几天,如果到时候他们还不交人,我就按我自己的方法办了。”

    酒楼上孟公然与张敬端对视一阵,孟公然道:“现在怎么办?”

    “写信给上面吧,问问他们是什么意思。这次的行刺,本来我也是拒绝的,是他们非要搞的,现在出了问题,总不能只让咱们自己来扛。不过那些说好的赔偿,咱们还是得送过去,毕竟我们是要在这里住着,如果什么表示都没有,张嘉印那边也过不去。”

    “杨承祖,我饶不了你!”孟公然看着桌子上那些空盘子,怒火迸发,一抬手,将那些上好的瓷盘推到了楼板上,摔成了片片的碎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