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条件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条件

    杨承祖面上倒是依旧很平和“哦?如果我们不收手呢,那是不是就要被砍死?还是说,你们准备做的更绝一点,把县衙门也烧掉?你们可以说,这不是你们做的,不过没有什么用,那些刺客我捉到了活口,而且我保证他们不会被人灭口。锦衣卫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我可以要到我想要的口供,所以我现在想问问你们自己的说法。”

    “那是一个意外。”孟公然并未加以否认“你要知道,你们这种强行平价,而且还阻止粮食的正常运转,让很多人折了本。而折了本的商人,有时会作出一些过激的举动,但是我敢保证,我们绝没有伤害你和你家人的意思。他们最多就是想要吓唬一下,可是实际操作的时候,有些蠢才没能掌握好分寸。不过好在,贵家眷并无折损,我们还是可以坐下来谈的。”

    “正常运转?你是指本地的粮食不能外拨,粮食许进不许出,外地粮商的粮食只能卖给衙门,价格由衙门定这个规矩么?没错,这个规定就是我定的,也是我让九爷执行的,这个我认。”

    “因为外地的粮食价高,所以咱们本地的粮食,就别想卖到外地去,这是我为了保证滑县的粮食定的规矩。要是有人因为这个规矩折了本,那我只能说活该二字。吓唬我?那他们怕是想错了,我连白莲魔教都不怕,何况几个江湖杀手。这次的事,我家里确实受了一部分损失,但是我敢保证,指使者会损失的更大。我的教他们一个道理,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杀了人,是要偿命的。”

    “你家的家眷并没有损失。”张敬端开口道:“我们已经了解过了,只是一个丫鬟被砍了一刀,不过已经被救活了。她是唯一可能和你有关系的女人,其他人,那些被杀的,本身就是那钱卖命的江湖亡命之徒,不足为论。那个受到欺辱的,乃是香满楼的女子,并非什么贞烈妇人,本身做的就是生张熟魏的勾当。而且那件事,也不是我们任何人授意,纯粹是那些人自己的意思。”

    孟公然道:“当然,我们肯定会作出补偿。请出张县尊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我拿出五百两银子,我想足够支付死伤者的抚恤烧埋和汤药费了。剩下的,就算是赔偿金好了。这些灾民贱如草芥,这笔钱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多给。”

    “听说你家有一间房子被烧了,我在城北有一座宅子,有三进院子,兴建花了几百两银子,房契和地契我带来了。我想这些东西,足够弥补你那间房子的损失了吧?至于那个丫鬟,老夫这里有几个新买的丫头,乃是我扬州的朋友送来的,很是乖巧可人,回头就送过去。”

    “五百两银子,确实不少。一间厢房换一座三进院子的大房子,也确实合算。一个丫头,不过才十四岁,还没收房呢,换几个扬州瘦马,这生意似乎我不亏啊。”杨承祖轻轻拍着桌子,孟公然与张敬端面带笑容道:

    “我们这不是生意,而是诚意,我们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只要你和张县尊及时收手,我想我们以后的合作机会还会更多。”

    杨承祖的脸色忽然一变,猛的在桌子上一拍“可是,你们谁能告诉我,那些死人,到底怎么才能活过来啊?那几个死的女卫,都是做了娘的,我该怎么跟她们的孩子说,他们的娘去哪了。如仙的那个姐妹,她确实是香满楼出身,半点朱唇万人尝的,可是她现在已经从良了啊,她有权选择自己跟哪个男人睡。她被人欺负了,我难道要去告诉她,你就当你多做了几次生意,按你接克的钱,我把钱算给你?”

    “红芍我没收房,甚至我跟她也不算多熟,可是她是替我娘挨的那一刀。一个可以为我娘挨刀的女人,你们觉得,是几个瘦马就能换回来的?要不要这样,我给你们找几个瘦马,你们给我找个这样的女人出来?”

    见他忽然翻脸,那两人脸色一变,孟公然道:“如果你嫌少的话,我可以再加……”

    “孟员外,你搞错了,现在我们谈的不是赔偿,而是报应。赔偿是第二步,第一步,是要有人受到惩罚,我家里昨天死了人啊。不管她们是不是护卫,还是其他什么身份,她们都是人来着。还有,我的如仙茶楼和仓库,也被人放过火了,你们觉得这样的事,是可以这么算了么?”

    “可是你们也杀了不少人。”

    “那些人死光了只能算活该,不能算惩罚,我现在说的是惩罚。我不要求你们交自己人,但是你们必须交人,不管是门下也好,还是总管也好,还是什么人都好,总之你们要交人。我家昨天死伤了十几个人,内中有五个死了。你们要交出五十个人来杀,十个换一个,我们才可以继续谈。”

    “这做不到,那些人不是我们雇的。我说过了,那就是一群折了本钱的商人走投无路之下,想出来的办法,与我们没关系,我只是恰好知道真相而已。”

    “那就算你们倒霉好了。”杨承祖摇摇头“我不在意谁冤枉或是谁倒霉,我在意的是,有人要死,这就够了。你们可以选择不交人,这没什么,大家族的面子么,我懂的。但是,我会拿到这些人的口供,而且我保证,口供中会指向你们,到时候你们是随便交人,还是要交出自己家族的人,我很难保证。”

    “你们号称户大人多,张孝廉文友遍河南,应该多去开封那边打听打听的。那边有人跟你们一样,走投无路,想要吓唬官府,就去烧了蕃库,然后就被捉了。至于他们付出了什么代价我就不说了,你们可以自己去和他们联系一下,看看他们付出了多少,然后再考虑,你们该用什么方式跟我谈。”

    “你们还可以选择第二次行刺。”杨承祖淡然道,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又仿佛是在怂恿这些人。

    “自古来只有千日作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也许第二刺行刺就成功了呢。比如今天的酒席里,你们可以选择下毒,又或者在酒楼外面埋伏下死士,我一出去,就有人拿刀砍过来。一刀下去,一了百了,也许就没问题了,也说不定。”

    孟公然和张敬端听了这话,几乎气的要吐血了。这话是当着张嘉印的面说的,现在他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不就变相得自己背锅了么?

    孟公然道:“交人的事,我会和他们商量,但是我没有把握,他们会不会答应。”

    “孟员外,我看好你,你一定能说服他们的,努力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