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嘉印为仲连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嘉印为仲连

    他说这句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咳嗽,众人抬头望去,正是本县正堂张嘉印迈步走进院子。治下出了袭杀锦衣官的事,他这个正堂的位子也坐不安稳,更别说受到攻击的还是自己最坚定的盟友,结拜的兄弟。天刚一亮,就跑过来慰问。

    “不像话,简直太不像话了。连锦衣官都敢杀,下面是不是就该杀我这个正堂了!”张嘉印对这种行为,也是深恶痛绝,进了院子之后见这满目疮痍,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大明的朝堂斗争,也是有自己的规则可依的,大家可以互相攻击,互相弹劾,甚至无中生有捕风捉影,这都没有问题。但是人身消灭这招,则是禁忌中的禁忌,不能随便使用。一旦用出来,不管成败,自己都有万劫不复,成为众矢之的的可能。

    大家出来是做官,不是做土匪,如果靠杀人能解决问题,那还要规则干什么。就如绿林中劫了卸任官会遭到官府全力追剿一样,大家因为争斗而搞到派刺客暗算,甚至祸延家人,这就太过下作了。

    张嘉印好歹是两榜出身的科举正途官,对于这种行为,从心里就感觉抵触。他进来之后,先是给柳氏那里施了个礼,按着拜见长辈的规矩见过盟娘,又一拉杨承祖“兄弟,咱们借一步说话。”

    “大哥,坐下一起吃点,有什么话也不能不吃饭啊。”

    “不急,咱们先说正事。”等两人来到旁边的厢房之内,张嘉印道:“贤弟,你可曾受了什么损伤?家中宝眷可有伤损?”

    “还好,兄弟我命大没伤到,家里的一个丫头挨了一刀,不过总算保住一条命,其他人没什么损伤,只是几个婆子被杀,房子烧了一间,邻居家倒是遭了牵连,被烧了房子。”

    “你这边没伤到人就好,你邻居那边,衙门会为他们解决困难的。我方才进来时,听你说血债血偿,这……咱们是为官的,不是做泼皮的,江湖手段偶尔为之还可,如果当做长用之法,就失了官府的体统,不可不查。”

    “大哥说的是,兄弟我一向支持以德服人,只是有人却认为我这种守礼是软弱,居然敢派杀手来行刺我。烧我的房子,杀了我的人,还辱了我的部下,这笔帐必须要好好算一算才行。大哥放心,我有分寸,这次我会用一批好手,血也不会流的太多,至少不会让你太难做的。”

    张嘉印无奈的摇头道:“可问题是,我现在已经就难做了。你当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固然是来看看你受没受伤,也是有人把我请出来,做这个和事老。他们这些人消息灵通,昨天后半夜就知道事情不顺,接着就把关系走到了我的门前,让我出来做个调停人。”

    杨承祖脸一沉“他们这些人倒是好手段,居然把盟兄都请出来了。你可是堂堂进士及第,一县父母,不知道他们得开什么价码才能请您出来为他们撑腰。”

    张嘉印闻听,也是把脸一沉“贤弟,在你心里,愚兄难道是这种人?我若是贪图钱财,这次粮战,又怎么会站在你这一边?只是……怎么说呢,眼下咱们滑县虽然不像几个邻县那么乱,但也称不上太平。”

    “这个时候,咱们需要的是四平八稳,不是流血和死亡。你心里有怨气,老哥我知道,你如果为了出气,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最后只会闹的人心惶惶。而咱们好不容易把人心安定下来,又把人心弄乱,就未免事与愿违了。”

    “那老哥你的意思是,让我息事宁人?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我的意思是,你最好先和他们谈一谈,然后再做一个决定。所谓先礼后兵,你先听听他们要说什么,再动手也不是不行。”

    张嘉印这种态度,严格说来也不算不对,他是一县父母,不是江湖大哥,首先要保障的是个太平,而不是保障杨承祖出气。官厂之上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妥协,如果学不会妥协,只能说连入门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这种行刺的手段太过低级,可终归是没伤到杨家筋骨,杨承祖自己没事,家里的亲眷都没受损失。至于说死了几个婆子,那些女保镖本来就是要卖命的,死了便死了,没什么可说。

    这事里大有转圜的余地,同时也因为对方是县里的几大缙绅,张嘉印如果放任杨承祖把他们宰了,那这个县里怕是要出大乱子,他这个县官也没法干了。

    “既然大哥你出面了,这个面子我做给你,你找地方吧,我跟他们见上一见。看看他们要说什么。”

    张嘉印面上一喜“我就知道贤弟你深明大义,不会一意孤行。愚兄的苦衷,你想必也是明白的。不过你放心,这事咱们不能这么算了,行刺放火,这是下乘中的下乘,就算这次放过他们,将来只要等到水退了,我也会慢慢炮制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破家县令灭门太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只要信的过愚兄,我就让你看着他们怎么个倒霉法。我现在先去跟他们商量见面的事,就不打扰了。”

    等张嘉印走了,如仙道:“你这老盟兄来,八成是来说项的吧?昨天晚上着火时,可也不见他衙门的人来。你答应他了?”

    柳氏是个厚道人,再说本身就惧官,忙在旁打圆场“如仙,你这样说娘就要说你了。自古来民不与官斗,这县太爷人还不错,他出面说情,想必是有他的考虑,咱们也不好驳他的面子。”

    赵老幺问杨承祖道:“杨公子,你是怎么想的?你决定这事就这么算了?”

    “幺娘,这事我觉得是这样,这个宴我怎么也得赴,如果不赴的话,我怎么知道到底有谁会站出来,公开为他们说情呢?冤有头,债有主,这次债主们主动跳出来,这种好机会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你说我能不去么?去了之后,将来才好知道该对谁动手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