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十九章火龙烧仓 一

正文 第八十九章火龙烧仓 一

    一听这话,宋兆南心内一惊,难道自己这个部下,居然是沈冬魁的路子?若果真如此,自己就真是该死了,平日里对他太过简慢,开罪了沈巡抚,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他连忙笑道:“老中丞哪里话来,我只是担心走漏了重要人犯,让咱们这案子变成死案,有点操之过急,操之过急了。”

    “死案么?都已经有了死人,这案子想不死,怕也难了吧。”沈冬魁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声,又对跪在下面的杨承祖道:

    “起来说话吧。我已经听人回报,粮仓那边的事被你解决了?好样的,后生可畏,那边的事,老夫都觉得有些棘手,没想到被你解决了,干的不错。金家那几个女眷的事,跟这些粮食比起来,也算不了什么,你办的不错。”

    “多谢老中丞夸奖,我查抄的那些书信副本,您老人家想必已经看到了。卑职此来,就是来交令的。”

    “交令?你想回滑州?想的美!给老夫坐下,这次的事,你是休想脱身,不把我开封这边的疑难解决完了,我是不会放你回去的。”

    沈冬魁这话说着厉害,其实是给了杨承祖天大的面子,在巡抚面前有个坐位,于他一个小小的百户衔实授小旗而言,那就是莫大的荣光。就靠这一个座位,以后在锦衣系统里也有的吹了。

    等坐定之后,沈冬魁对宋兆南道:“那些书信的正本,是送到你锦衣衙门的,你该不会告诉老夫,你还没开始看吧。”

    宋兆南道:“回老中丞的话,那些文书,我都已经看过了。这金长龄实在可恶,居然想要操纵米价,囤积居奇,简直该杀。”他对于那些书信看了之后,与沈冬魁得出的结论一样,金长龄谋反的事先放在一边,他这回与一批人早就在筹划人为制造一起粮荒,并借此从中牟利。

    而这起粮荒涉及的省份,除了河南以外,还包括湖广和陕西。湖广陕西两省闹灾荒,他们能预见到将有大批流民从两省逃入河南,省内多了这么多张嘴,粮食供应肯定会出问题。

    他们再卡住粮食渠道,不让外省粮食进来,同时靠自己事先囤积的粮食,控制整个市场的价格,并借此赚上一笔大钱。

    他这行动里联合了不少河南本地的豪商,还有外省的商家,以及一些颇有权势的人物,都牵扯进来。包括官府常平仓里的粮食,可能也被他搞到手里,作为囤积之用。

    按说作为锦衣卫,对这等事应该是高度重视的,毕竟粮食价格一高,很可能就会引发民变,搞不好就是一场大乱。金长龄家中那些旗帜和那委任状,更能证明,他炒这粮食,除了要赚钱外,说不定还想着趁民心动摇时振臂一呼,在河南倡乱。这可是涉嫌谋反的大案,锦衣卫无论如何,也该访查出来。

    只是宋兆南这回确实大意了,对于市面上这种动作没引起重视,反倒是自己还出钱入了一股,想要也跟着捞几个钱使。等看到书信内容后,他才知道这次的事有多严重,整个人差点吓掉了魂。

    可以想象,不管这次的事是什么结果,自己挨参是一定的。只希望把事情控制在最小,否则的话,自己的前程怕是要完。

    沈冬魁道:“看了就好,你们锦衣卫一向号称千手千眼,可是在这次的事上,你们这手眼,似乎都不大灵便啊。如果不是发现的及时,就那些火器铁甲,加上兵刃,再有那许多灾民,怕是连府城都要动摇了。”

    “老中丞见教的是,宋某这次确实失职,定当上本请罪,请上峰发落。”

    “现在不是请罪的时候,现在是想该怎么解决的时候。眼下外省流民日多,这里面肯定是有人挑唆。而能把鼓动百姓背井离乡逃难弄的这么纯熟的,我想只有白莲魔教吧。”

    “老中丞所言非虚,卑职这就派人去访查白莲魔教的消息,一经发现立刻捉拿,绝不让他们妖言惑众。”

    “现在是干这个的时候么?还是说,你怕他们反的不够快,想提前逼反他们?”沈冬魁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心知宋兆南方寸已乱,不复平日的干练,转头问杨承祖道:

    “你今天别光带个耳朵来,嘴和脑子也给我带来。连周王府你都说服了,别告诉我你没主意,只要这次的差事你办的好,老夫可以保举你的前程。纵然锦衣不要你,我这抚标营还想要你做个游击。”

    “多谢老中丞提携,只是卑职人微言轻,年轻识浅,怕说错了惹您动怒。我见识有限,大道理讲不出来,只是觉得眼下咱们要做的,只能是见招拆招,见势破势。锦衣卫与衙役们,需要防着灾民生乱,哄抢米店,袭击大户,这是第一要务。而官府方面,就是多存粮食,以平抑粮价。”

    杨承祖毕竟来自后世,应付**上,经验倒是不少。“眼下难民虽然不少,但是让他们造反,十个里未必肯动一个,动的那个,也未必就能闹出什么花头来。可若是米价腾贵,让百姓吃不上饭,到时候有一二妖人振臂一呼,恐怕局面就不可收拾了。所以我们现在该做的,就是存米。这如同两军开战,现在既然交战已经不可避免,那就得多募兵员,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本钱去打这一仗。”

    “恩,你这话说到了老夫的心眼里,我这就把布政史衙门的人叫来,让他们查一查,到底现在官府手里,掌握着多少粮食,从我们手里又流出去多少粮食。而你们锦衣卫要做的,就是把流出去的粮食,给老夫追回来,宋千户,这个差事我可就交给你了。”

    宋兆南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把一口老血吐出来。心道:沈冬魁,咱不带这么坑人的好么?你既然如此器重杨承祖,还要提拔他做抚标营的游击,那这事你交给他干多好?

    府库的粮食流出去的,必然是落到大户和豪商手里,这些人没一个是好惹的,都是有身份有被景的主,去他们家里追粮食,这不是得罪人么?这次把粮食追回来,下次他们不知道要怎么恨自己,这可是个苦差事。

    他有心拒绝,但是却终究是没这个胆子。一个巡抚的威风,不是他所能轻易抵抗的。再说他现在身上还有罪过,一旦恶了沈冬魁,将来民变一生,他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自己身上,那说不定就要杀头。

    他只好一点头“老中丞放心,下官一定尽力追索粮食,把失去的粮食追回来。”

    就在这时,忽听外面人声鼎沸,还有铜锣敲打之声,不多时,沈冬魁身边一名长随跑进来道:“老中丞,大事不好,火龙烧仓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