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十八章周王府 六

正文 第八十八章周王府 六

    见周王语气不善,龚怀恩的态度就软化下来,“千岁息怒,奴婢哪敢有这等想法,是奴婢糊涂了。千岁若要将您的粮食运走,自是没有问题,奴婢这就安排人将库房内您的粮食拉出来交给锦衣卫……”

    “本王是说,让锦衣卫进仓库,拉走本王的粮食,你听不懂么?”对上他,周王可是没有半点心理压力,面色越发的不快。

    “你三番五次的阻拦推诿,难不成,你那库房里有什么私禁之物,不能见人?听说在金长龄府中,锦衣卫可翻出了不少禁物,难不成你与他还有什么勾连么?”

    锦衣卫这次查抄金府,除了金银粮食外,又翻出数十支火器,以及二十余副铁甲并有几十张强弓,十几架硬弩。再结合旗号委任状,谋反大案已经是板上钉帝国年子,而掺和到这事里的,定一个谋反从犯也没什么问题。

    龚怀恩见王爷动了真气,忙离席跪倒道:“千岁息怒,奴婢对天家一片丹心天日可鉴,绝不敢有半点背反之心,那仓库里真的只有粮食,其他什么都没有。只是奴婢担心锦衣卫进去之后,错搬了别家的粮食,到时候那便是个无头官司啊。”

    他久在官府之中,于这其中的关窍比周王要明白的多,别看杨承祖拍胸脯子表示自己不会动别人的粮食,可这种话谁能信?他到时候真把属于别人的粮食顺手搬了,你找他去讲道理,却也要找的到人才行。再说到时候彼此扯皮,互相踢皮球,这波行情说不定就错过去了。

    周王哼道:“怎么?你是不是还要本王给你当个保人,才能答应锦衣卫进去,还是说在你眼里,本王的面子不如你的那点粮食?”

    “奴婢不敢。”

    “不敢?龚怀恩,我看你的胆子不小么,连本王找你办点事你都推三阻四,你的眼里,怕是也没有本王。杨百宰是本王的一个小朋友,本王对他都要奉为座上宾,你倒是对他冷嘲热讽,大概在你眼里,本王的朋友,不值得你交上一交了?天家派你镇守河南,是让你缉拿盗贼,采办贡物,维系地方的。你倒好,一心要靠着倒卖粮食发财,到时候若是激起民变,别怪本王也要参你一本!”

    他摆出一副家主训家奴的气派来,龚怀恩就剩了认怂的份,没办法,再遮奢的太监也是奴婢,天生就要被这种藩王压制。别看镇守中官可以外放赚银子,但是地位上,还是比不得那些坐镇宫中的大珰。

    自从刘瑾被诛之后,太监整体行情不妙,他这个太监的威风也大不如前,哪里敢惹一个藩王。

    他只好不住磕头道:“千岁息怒,奴婢知错,奴婢知错了。我这就下令,让锦衣卫可进去搬运粮食,并且捐粮三百石,输捐报效。”

    “这还差不多!”周王这才似乎有了点好脸色“坐下说话吧,本王这点兴致,全让你给败了。你那个干儿子,叫什么尤条的?听说闹的很不成话,在外头胡作非为,既是给你丢脸,也是给陛下丢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镇守中官纵子行凶,为非作歹呢。本王看他别扭,最近别让他在开封出现,否则我就要替你教训他了。”

    “奴婢明白,奴婢知错了。”龚怀恩见周王铁了心的挺杨成祖,就知道三王肯定是要从这炒粮联盟里退出,这次的粮食运做怕是要出大问题。

    等到酒席散去,杨承祖告辞而出,先是到了仓库那边,果然见尤条和他的泼皮以及王府的人已经撤了,只剩下几个商人,在那里与官军说着好话。

    这几个大仓库乃是这次粮商用来炒粮的主要囤积点之一,里面除了金长龄自己备的湘米外,还有不少是这些大商人存放的米粮,自然是不希望官军进去。

    可是连王府和镇守中官都撤了,这些商人的势力就大受影响。那位带队的把总见杨承祖来了,一挑大指道:“杨老弟,哥哥服了你了,跑这一趟居然就让王府撤了兵,你是这个!”

    杨承祖心道:你要知道哥们跑一趟赚了一百两金子还品了一味女儿红,不知道该佩服成什么样呢。他将手一挥

    “刘兄,现在王府很镇守中官的人都撤了,咱们还等什么,赶紧搬吧。谁敢拦着,先捆起来再说,我们锦衣卫进去搜一搜他的粮食里,有没有什么禁物。说不定哪袋粮食里藏的就是火药,哪袋粮食里藏着火铳。非得一袋袋粮食都捅开看了,才能知道。”

    听他这么一说,那些商人可就不敢言语,真要是有这么个混不论过来,把粮食都捅开,这损失可就大了。虽然这些商人各自有靠山,有的头上还有功名,但是毕竟这边带兵的是抚标营,背后代表的是河南巡抚的面子,他们这点功名靠山,就不怎么够看了。

    这许多粮食搬运起来颇为费时,杨承祖没心思跟着他们全程参与,见大队人马已经开始运输,他拨了马头,直接就赶奔巡抚都察院,前往拜见本地巡抚沈冬魁。

    都察院内,沈冬魁居中坐着,一旁陪坐的是垂头丧气满面愧色的宋兆南。别看他是三品指挥使衔,而沈冬魁的官衔只是从三品右副都御史,但是大明的官是不能只看品的,最重要的是职。

    先不说文贵武贱,就说沈冬魁巡抚河南,即便是从二品布政也要归其管辖,宋兆南如果不是锦衣身份,区区三品武官身份,在他面前是连个坐位都混不上的。

    按说锦衣卫自成体系,平日里他对这巡抚也是配合为主,倒不用太过谦卑,奈何这次是自己理亏,谋反大案的人犯死在自己的衙门里,沈冬魁找他麻烦,也是情理之中。这时见杨承祖进来,宋兆南的脸上格外有点挂不住,本来这差使是自己从他手里抢来的,没想到结果办成了这样,这让他有点羞刀难入鞘。

    “杨承祖,金长龄的家查抄的如何了?我怎么听说,他的大夫人不明不白的就暴卒了,而且连尸首都没有。还有他的几个女儿,也都不明不白的不见了人影,难不成是你卖放人犯?”

    沈冬魁咳嗽一声“宋千户,这里是我的巡抚都察院,不是你的千户所,而你说的那几个人犯的事,老夫是知道的,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直接问我就是。”[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