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八十二章坏消息

正文 八十二章坏消息

    等大队到了开封,却是接连两个坏消息传过来,第一个消息,就是漕帮大香头,牵扯到谋反大案里的金长龄死了。

    按说这种人犯必然是要严加看管,谨防其自杀或是被杀,他日可当重要人证。再者那些旗号委任状来自何处,也得仔细盘查,访出幕后到底是谁想要谋逆。

    锦衣卫开封卫所乃是河南锦衣的最高机构,一省精锐大多集中于此,高手如云,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让金长龄出了意外。但结果就是金长龄刚刚有招供的意向,就于饭后七窍流血而亡。而负责送饭的那个锦衣,却也被发现死在了房里,死状与金长龄一样。

    这不啻于在宋兆南脸上甩了一记耳光,他刚想把这案子办的漂亮点,好给江彬一个交代,就出了这等事情,他的脸往哪放。现在他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在巡抚那里,也着实吃了几顿排头,有点下不来台。

    另一个坏消息,就是开封城内的那处粮仓的接管,也遇到了空前的阻力。前去接收粮仓的人马,被另一队人马阻拦住,两下对峙起来,谁也不能说服对方。

    要说开封是沈冬魁驻节所在,派去接收粮仓的,又是他的标营人马,一般人谁敢阻拦,直接一顿鞭子就能打散了。可问题在于,这支人马的来头也不小,竟然是河南镇守太监衙门派来的护兵,两下各自身后都有靠山,谁也不能奈何谁。

    杨承祖不想掺和到金长龄中毒这种案子里,这种事涉及到谋反,估计就是宁王搞的。可是他又不能跳出来说,然而杨承祖已经看穿了一切,这一切是宁王干的,那不是作死么?

    宋兆南正在为难的时候,万一自己去了,他正好把锅甩下来,让自己负责破案,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落不了好。他不是某些穿越小说的主人公,没事也要找事做,仿佛万事不讨一个公道就活不下去。

    这种事想想也知道,必然是金长龄一松口,会咬出不少大员,那些大老爷自然不能让他说话,他也就只好去死了。自己要是查出什么端倪,难道自己不用去死么?

    事实上他从金家确实发现了几本帐目,这就是金长龄的保命帐,记载了他与不少达官显贵往来的记录,内中也包括宋兆南在内。这份帐本如果捅到都察院去,搞不好会摘到一批人的帽子,又会摘掉一批人的脑袋。

    可是他拿到帐本之后,给外面加了个封套,表示这东西是封着的,没人动过,然后直接就送到了河南锦衣千户所,只说案情重大不敢擅专请千户老爷做主。

    他心里有数,宋兆南不是笨蛋,自然明白自己的态度,这事爷不掺和,你自己善后就是。眼下这中毒案,他也同样不想参与进去弄一身的搔,反倒是粮仓那边,他倒要过去看看。那可是几千石粮食,如果不能起出来的话,这平抑粮价上,就少了一张王牌。

    等他赶过去时,见那片仓库外面,两支人马遥遥对峙,弓上弦刀出鞘,气氛格外的紧张。在粮仓前面,一个歪戴帽子的年轻汉子,吆喝道:“这粮仓里存的是我干爹他老人家买的粮食,我看你们谁敢动?你们谁敢动他老人家的粮食,我们把官司打到御前,也要叫他抄家灭门,株连九族,谁敢不服的就来试试!”

    杨承祖远远的下了马,问同来的刘把总道:“刘户侯,你可认得这个小子是谁?他说的干爹,又是哪一个?”

    刘把总于地面上的人很是熟悉,看了两眼道:“他啊,本是开封一个泼皮,因他为人刁滑,人送绰号叫油炸鬼,名叫尤条。本是个破落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结果龚怀恩到河南后,人地两生,想要刮地皮又没有什么帮手。这尤条主动凑过去,拜了龚怀恩做干爹,帮着他为前导,四处敲诈富户,勒索百姓,很是得龚怀恩的欢喜,居然为他保了个锦衣百户的前程,与你还得算平级。只是你看他这样子,可有一点锦衣百户的样?”

    杨承祖笑道:“话不好这么说,我看他这样,倒十足像一个锦衣百户。大家都是干湿活的,可不就得这个德行。龚太监用他,不过在意他爪牙可用,又无根脚,正好拿来冲锋陷阵背锅顶雷,若是他不是这番德行,又哪有今日这般成就。那个他旁边的是谁?”

    在这尤条旁边,有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汉子,五短身材,生的白白胖胖,穿绸裹缎,一看是个富翁打扮。按他的模样穿戴,像是个员外模样,可是看着与尤条站在一处,又似乎也是个干脏活的?

    “这人啊,是周王府的小管事,名叫臧能,于地面上也是个人物字号。这粮仓里,怕是也有周王千岁的一份股份,这事情有点不好办了啊。”

    镇守太监龚怀恩,地位与巡抚沈冬魁并驾齐驱,他的作用同样是天子耳目,加上镇守地方,防范盗贼。河南的镇守太监,还要加一个采办贡物的工作职能,平日里与巡抚的工作不相抵触。但如果发生冲突时,即使是巡抚,也很难有效的奈何他,属于皇权在地方上对文官的有效掣肘。

    而周王朱睦木审(此为异体字,左木右审),虽然没了权柄,属于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空有王位,对地方上的事务,一般是没什么权力插手过问的。

    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天家血脉,是朱家子孙,人家不拿权了,炒粮食发点财总没什么吧。你要是连这点事都不允许,那未免就太不拿老朱家的人当人看,欺人太甚了。

    一个周王或许沈冬魁不放在眼里,但一个周王加一个镇守太监,沈冬魁却怎么也得掂量掂量,因此抚标营虽然兵多且精,镇守太监方面来的人马,大多是由泼皮充数,并不堪用,但两下对峙起来,反倒是泼皮这边仗着市井骂架的功夫了得,占了上风。

    杨承祖看了一阵,道:“户侯,你且在这观看着,千万不能让他们把粮食运走,兄弟我去想想办法。”

    刘把总得了他不少银两,也就要关照几句,轻轻一拉他道:“杨老弟,你一个外地锦衣,又能有什么办法可想?听老哥一句劝,尽人事听天命,你该做的已经做了,至于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不是你自己能做主的,咱们操不着这个心。就且由他们折腾去吧,我们只看就好。”

    “多谢刘兄高义,不过我总是想去试一试,万一要是有办法可想呢?现在顶着上,肯定是没好处,如果釜底抽薪,未尝不能解决此事。您只静侯佳音就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