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十七章拿人

正文 第七十七章拿人

    “你……都知道了。”杨承祖的手微微停了一停,但随即又继续自己的动作,滑入了铁珊瑚的衣服里,去寻那盈盈一握。“

    你是怎么想的?是要骂我一顿,还是要打我一顿?还是说不想跟我过了,要一走了之?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和苗氏确实睡了,这事吧,确实也不怎么见得了光,但是你想让我跟她断了,那我恐怕也做不到。就像我不会把你们任意一个赶出这个家一样,只要是我的女人,我就不会扔了她。”

    “那夫君也不会因为赵小姐就扔了我们么。”铁珊瑚轻声问道:“她比我好看,比我武功好,也比我有钱。你会不会以后就半个月不来我这里宿一次,你是不是喜欢娘比喜欢我多一些,如仙姐告诉我,要我装做不知道,说如果说出来,大家就都没法相处,说不定你会把我赶出去。可是我是个藏不住话的女人,有什么就想说什么。我可以容忍你和……你和她在一起,但是我求夫君能多在我这里待几天,我不想变成一个被人笑话的弃妇啊。”

    杨承祖见她哭的满面泪水,显然这番话已经是她拼尽全力说出来的,爱怜的为她擦拭着泪水“珊瑚儿,我明天天一亮就要走了,去做一件大事,关系到咱们滑县十几万父老乡亲的大事呢。这事办成了未必有什么好处,办砸了,说不定我的差使和前程都没了,说不定就连这份家业也都没了呢。你还愿意跟着我?”

    “愿意。”铁珊瑚坚定的点了点头,如八爪鱼一般紧紧抱着丈夫的身子,生怕对方安慰自己几句之后就离开,然后一头钻进自己后娘的房里去。

    “我不怕你受穷,我也不怕你受苦,我只怕你不喜欢我了。你这事有危险么,如果有的话,我跟你一起去,我虽然没有点穴功,也不会那什么三绝技,但是我可以用我的棍棒保卫我的夫君呢。”

    杨承祖轻轻的为她褪去衣衫,温柔的在她身上耕耘着,等到一番风雨之后,他轻声问道:“赵老幺伤你伤的重么,等将来她过了门啊,我帮你对付她。你也别担心,我不管以后有多少女人,就算是有了大娘子,也不会苛待你的,更不用担心被冷落,我可是舍不得你呢。”

    “夫君,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可以考虑着和娘一起的。但是现在有点仓促,你给我点时间,只要一点时间就好,我知道她不是我的亲娘,我也知道她比我大不了几岁,你们在一起也是很正常的。如仙姐告诉我,应该和娘一起陪你,这样才能固宠,可是我就是现在一时转不过弯来……”

    “我知道。”杨承祖轻轻一吻,心道:看来这事比自己想象中暴露的更早,如仙,铁珊瑚她们都知道了,娘那想必也知道了,怪不得今天回来请安时,娘看自己的眼神那么怪。

    深夜时分,只着小衣的铁珊瑚看着睡梦中的丈夫,将头朝丈夫怀里蹭了蹭,小声道:“自从小铁庄见到你那次,我的心啊就给了你了。不管你是如何混帐,我的心就只有你一个,只要你心里有我,和娘的事,我就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如果闹起来,我自己又会有面子么?我只要你好好对我,就什么都不在乎,我会跟如仙姐学好那些伺候男人的方法,什么都可以为你做。只可惜这些话,只敢在你睡着的时候说,若是你醒着,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她轻轻在杨承祖的脸上亲了一口,接着钻到丈夫怀里,安心的睡去。

    次日清晨,杨承祖向柳氏那边交代了几句,雇了一匹脚力出城,铁珊瑚本也想要随行,还是杨承祖劝道:“咱们家这两天就有人送粮食过来,等到粮食一涨价,谁家有粮食,肯定成为众矢之的,家里都是女人,虽然有漕帮的人护着,但是得有自己人。得有几个好身手的在,我才能放心,你在家帮我看家,相公的事,我自己能办的了。”

    苗氏不知道得了柳氏什么承诺,居然破天荒的将自己纳好的一双千层底塞到杨承祖手里,全不怕其他几个女人看见。只是作完这一切,就羞的逃回了房里。

    如仙看着她的背影,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要脸的烂货。”脸上却是笑着,为杨承祖道着平安珍重。

    洛阳龙门巡检司守着黄河漕运,地处要津,整个黄河的漕运,都逃不开这里的检查。水运不比陆运,一条船的装载量远远超过大车,靠着这条航线,巡检司上下都能赚个盆满钵满。

    总巡检金长龄既是龙门巡检司巡检,又是漕帮河南分舵大香头,在这里论起威风,比起来漕帮帮主也未必就差到哪去。

    巡检衙门里的几个头脑,都被他换成了自己人,这里既是衙门,也是江湖堂口,于规矩上就松懈的很。虽然是白天,但是桌子上也摆了几个酒坛,金长龄和几个头脑,每人都抱着一个妇人正在调笑。

    这几个妇人最妙的在于不是粉头,而是良家妇人,却为着自己家被人拿住了把柄,只好来这里伺候。

    金长龄正在身上的小狡娘身上揉捏着,想着这等良家的闺女,就是比粉头有味道,却见从外面撞进几十条汉子来。为首一人年纪轻轻,不过十七、八岁,一身明黄飞鱼服,腰悬绣春刀,正是一名锦衣缇骑的打扮。

    金长龄于这里威风不输帝王,又加上喝了不少酒,却也没拿对方这个小年轻当回事。他在龙门做巡检,与地面上的锦衣很是熟惯,这小年轻从来没见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卫的新人,多半连前程都还没有,他哪放在眼里。

    醉眼乜斜着看一眼,将大手一挥“小子,你新来的吧?你们锦衣卫到我巡检司来干什么?是查私盐,还是查禁物?让你们百户开个条//子过来,我给你派几十个弓手。我现在这喝酒呢,没工夫接待你,不过你要想玩女人,我可以帮你找一个粉头。我老金,就是个爱交朋友的。你报个名字,谁啊?没见过你啊。”

    那后生向前几步,来到金长龄的公案之前,嘴里说了句什么。金长龄冷笑一声,暗道:这连话都不敢说呢,还有脸出来当锦衣卫么?他将脑袋向前一探,“大声点,老子听不见你说什么啊。”

    “我说啊,金长龄你的案子犯了,跟我走一趟吧!”这后生这句话的声音甚大,一声断喝,声震九霄,接着一把抓起公案向上一掀,酒坛落地,酒浆横流,那汉子趁势扑上去,一把捉住金长龄的袄领子,一拳向对方的面门狠打而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