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十四章合纵 下

正文 第七十四章合纵 下

    “问题是,这生意我不做,别人也在做啊。”赵九雄搔了搔头,他不是个蠢人,杨承祖说的话,也确实打动了他。但是清酒红人面,财白动人心,要想让他放着钱不赚,确实比杀了他还难受。

    “问题是这生意只要你不做,我就有把握让别人也做不成。九爷,这次的事,你或许少赚一点,但是总不至于亏钱,而把这次的事应付过去,将来你赚的会比你付出的多的多。别的不说,单一个河南漕帮的大香头,每年就是多大收益?”

    “怎么,你要捧我做大香头?”赵九雄两眼一亮,他现在最大的追求就是走到这一步,跟到这个位置相比,一次生意的得失,反倒是次要环节。

    “当然我要捧九爷做大香头,金长龄勾结反贼,还想要哄抬粮价,制造民变,他还有什么资格坐在大香头的位置上?当然,他倒了以后,不代表您就能接位,不过他倒了之后,在您接位之前,其他人我都可以让他干不下去,过不了一年半载,漕帮就会明白,只有你赵九爷,才能坐稳这个位置。”

    赵九雄明白,如果搞到金长龄之后,自己马上就接位,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中间找几个倒霉蛋过度一下,反倒是更对自己有利。他大喜道:“若果真如此,这笔生意就算是亏本我也认了。可是承祖,我得提醒你一句,这生意里关系的人很多,一不留神,可就是粉身碎骨啊。”

    “多谢九爷提点,所以我现在不敢说纳您的闺女,万一我要是玩栽了,不就害了她一辈子?您且看着,我这一次斗法若是赢了那些人,您再认我这个姑爷也不晚。若是我输了,那也就没什么可说了。您这次也不需要冲锋陷阵,只要您答应,到我需要的时候,能拿粮食出来平抑粮价,再用您的人,给我帮忙就行了。”

    “现在我要您做的,是发动漕帮滑州分坛的力量,把谣言舆论给我平息下来。那些揭贴闹的人心惶惶,百姓人心不安。而朝廷需要的是稳定,我这个差使就是要让那些人有天大的怨气,也给我在心里憋着,不能让他们出来乱说乱动。维护民心这事衙门要做,您的漕帮也该做,下一步我得去拜访成福寺的和尚,他们出家人,做这事最是合适不过。”

    这个时代讲的是一个名正言顺,百姓忠于天子,因为他是真龙血脉,天生就该君临四方统带万民。这个揭贴里的谣言虽然荒诞不经,但问题是,你怎么对百姓讲明白这一点?

    难道要跟百姓讲什么叫玉碟,怎么保证天子的血脉肯定不会出问题?这种事就算你说,也要有人信有人听也要有人听的懂才行啊。

    就像黄河水患一样,你来科普历年水情如何,科技条件限制,这些老百姓是不懂的,他们只知道堤坝溃了,就是官府的责任,其他的谁去听?

    同时,这又是一个迷信当道的时代,就算哪里闹了大灾,都要皇帝下诏罪己,或是贬谪几个心爱的臣子,因为这是由于信任小人,而引发的上天震怒。这种观点在大臣之中都很有市场,甚至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奏折上,所以要他们理性或者科学,显然是做不到的。

    那些揭贴的内容,就像是个带毒的种子,一旦让其生长发芽,必然会变成一大片带毒的作物。所以只能防患于未然,在其未酿成大问题时,就把它打压下去。

    成福寺那边,现在都忙着佛田试点革新工程,从广照大师以降,所有的僧人注意力都在田地上。原本这些田地都是佛田,出产是少林寺和成福寺分割,现在么,既然要转成私有承包,名义上还是三免两减半的优惠政策,那么几年之内,少林和成福寺的收入就会大幅度减少。

    可是人家答应了支付承包款啊,可是这地以前是赔钱的,可是寺里收入少了,我们自己收入多了啊。

    事关自己钱包的问题,大师傅们表现出了超人的战斗力,几个坚决反对这种变相贱卖寺有资产的僧人,不是莫名其妙挨了闷棍,就是前脚刚进五竹庵和师太们探讨佛法,后脚就被一群戒律院的僧人捉个正着。

    还有的,实在找不到什么短处,就只好旧伤复发,圆寂归天。

    经过这么一闹之后,现在成福寺里已经没人敢反对僧田转私田的事,本来少林批下来的是三百亩试运行,可是现在他们已经转出去超过五百亩,几个主事的和尚还在那说着

    “这力度还得大点啊,这么高的回扣,才转那么点田,那不是傻了么?什么?寺里没有了僧田没的吃?你们傻啊,不会去其他寺里吃么。这河南那么多寺庙,大家可以出去游方么,先把租子收到自己口袋里是真的。”

    杨承祖是他们的财神,整个计划都是他想出来的,而且要推进这些计划,也离不开锦衣卫和官府的操持,这帮和尚对他自是客气。等听明白他的来意后,广照点头道:“杨施主放心,这事交在贫僧身上,老衲将亲自前往县城办几场法会,讲经说法,为百姓们指点迷津。”

    杨承祖知道,正德信佛,少林是正德天子当政期间的受益人,自然不希望这位大金主加大靠山出现问题。所以维护正德的名誉和正统地位,于和尚而言,也是维护自己的利益,两下在这事上目标一致。

    广照又招待了他一顿素斋,特意吩咐道:“告诉厨房用心一些,这是咱成福寺的大恩人,谁敢不仔细,当心我送他到戒律院去。”

    这素斋做的果然高明,鸡鸭鱼肉,全都与真货没有半点区别。杨承祖不住点头道:“这比起县里的馆子手艺都好,贵寺果然是有高人的。”

    “好说了,香积厨的几个,本来就是卫辉大酒楼请来的,肯定是手艺没话说,这些都是素的,请尽管用。”广照见左右无人,小声道:

    “杨施主,贫僧这次,其实也有点事要劳烦施主。贫僧寺里有几个大施主,眼见这滑县灾民日多,心内大为不忍,想要开粥场赈济百姓,可是又苦于手头粮食不足。他们想着,县库里那些粮食堆积着发霉,外面却有百姓因饥饿而死,这显然有失慈悲之道,因此想要重金从库房内购买一部分粮食,用以赈济灾民,舍粥之用。”

    “只是张县尊对于粮仓管理太过教条,几位管仓虽然有心积德行善,却无力操持。杨施主与张县尊听说有好大交情,这事还望您从中说项一二,那几位大施主定感念您的恩德,这些灾民也能因您得了活命,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