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十一章肝胆

正文 第七十一章肝胆

    杨承祖道:“大哥您看,这干人招的清楚,与他们联络的,是江西一带颇有点名气的红缨会大当家名叫凌十八。他们几次购买的军械,都是与红缨会交割。而那些押运船只的,都是九江、南昌一代颇有名气的绿林好手,江湖水寇。”

    “红缨会?凌十八?”张嘉印摇头道:“不对,这个不对。”

    “确实不对,红缨会再怎么了得,也不过是南昌的地方帮会而已,购买这么多火器做什么?江湖帮派格斗火并,多是用刀剑,顶不济用些弓弩,就要防备朝廷大军上门杀人。如果动用到火器,那就是自寻死路。再说这些人运输军械,担的是杀头抄家的干系,价格开的高,红缨会买下这些军械,怕是一年的收入都不够用的,那他们买这个干什么。”

    “老弟说的不错,一群江湖草莽,买几杆火铳或是铁甲防身或是有的,但是买这么多,我可从没听说过。再说他们还买旗号,官服,这些东西,也是江湖帮会用的?这么一来,咱们的线索是不是又断了?”

    “也不尽然,大哥你看,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一点,这买家是在江西。而他买的起这么多军械,又能用的了这么多军械,必然是一路豪强,按这个思路查下去,我相信不难找到人。当然,这得是江西方面的事,咱们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其他的也管不了许多。”

    他基本可以确定,这军械的买家就是宁王朱宸濠,但这种确定是来自他对未来的预知倒果为因。他总不能对张嘉印说,自己知道宁王会造反,所以肯定能确定,这批军械的买家就是他。

    知道一件事是一回事,怎么让别人相信你知道这件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再者,他认为自己把这个问题解决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完美,至于后面的分析,确定人选的事,那就是上级的事了。

    如果自己把什么都办了,那未免太过完美,作为上级就会感觉压力太大。而一个给上级制造压力的下级,怎么看也不会过的太好。再说这事归根到底是江西的事,自己河南这边只要把自己该做的差使做好,将来上宪追查时,自己做到没有手尾也就是了。

    张嘉印显然也支持他这想法,看着口供不住点头道:“有了这份口供,将来不管闹出多大的乱子,咱们也可以自保了。说起来,上次白莲贼那档子事,汲县县令跟我打了几回笔墨官司,不过总算是尘埃落定,你的赏格已经下来了。”

    前次杨承祖救了张嘉印,又将那些盗贼断成邻县的白莲教,将案卷交了上去,就等着发放赏格。可是作为被白莲教的邻县汲县,却蒙受不白之冤,两县县尊本就有些旧怨,这回一发发作起来,两县笔战不断,很是打了一通文墨官司。

    最终是张嘉印有锦衣卫的口供背书,再有他是四川人,与首辅杨廷和是大同乡。想来首辅的同乡说的一定是实话,不会说谎,所以这场笔战,最终还是张嘉印赢了。而杨承祖的赏格也颁发下来,今天刚到衙门。

    杨承祖道:“那赏银的事,我看先不急着给我,咱们现在要银子不如要粮食。趁着现在粮食价格还没涨起来,咱们得收粮啊。否则那难民越来越多,到时候粮价一起来,咱们可就招架不住了。”

    张嘉印虽然亲民的经验不足,但是他确实脑子不慢,很快就明白过来。“老弟好见识,确实啊,这粮食若是出了问题,那确实是要出大问题的。可是咱们县里有几个大户,我想他们也会出面赈济灾民的,毕竟如果灾民生事,他们的家可是首当其冲。”

    “大哥说的不错,他们确实会出面赈济,但是我们不能指望这些大户的良心啊。您是本县父母,这干人是个什么玩意,您比我清楚的多。他们或许会开仓赈济,但是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占地。他们会赈济,会让那些灾民中的一部分成为自己家的佃户屯客,从此在大明的黄白册页上,这些人就不存在了。大明的赋税,就又少了一部分,只好分摊到其他人头上。”

    “当然,这是湖广的事,跟咱没关系。可是这河南的事,就跟咱有关了。他们赈济百姓的时候,也会哄抬粮价,然后说这是随行就市,没办法的事情。历来天灾**,都是涨价的借口,何况是兵灾?他们会说运费涨了,人工涨了,即使都没涨,外地的粮价涨了,他们不涨,就认为自己吃亏了,所以最后还是要涨。而这个涨,面对的对象不是那些难民,就是咱滑县的老百姓了。”

    大明的粮食价格实行自主定价,朝廷不干涉的制度,于是就有每到灾年,大商人和大户们联手囤积居奇,哄抬粮价的事。像河南这种受水患荼毒的省份,没少受这种苦,张嘉印于此也清楚的很。

    只是大明朝对于地方官的权柄限制,他很难去干涉这些事,更别说那些士绅大户关系盘根错节,也不是他一个县令想干涉就一定能干涉成的。

    “他们倒不是想激发民变,也不是一定要靠着卖粮食卖多少银子,他们最关注的一点是地。只要那些百姓们买不起粮食,就只好去找他们借贷,而借贷的还不上,就只好典当田产。他们就可以趁机吃进土地,把这些自耕田,变成自己名下的私田。而他们名下的田产,大多是不交税的,最后就是咱们滑县可征税的田地越来越少,县令越来越不好当。”

    张嘉印深为钱粮所苦,对他说的话大为赞成。“其实国朝于田地优免早有定制,即使京官一品,优免田产也不过万亩。咱们滑县这些大户豪强,家里最多出过举人,本没有资格享受这么多免税田。只是他们家大业大,族大人多,咱们又不能去丈量他的田地,就只好认倒霉了。不过兄弟,你说的这些我是明白的,可你要该怎么应付呢?”

    “我自己怕是应付不了他们,我是武臣,不是文官,办这个事先天就不方便。要想对付那些豪强大户,张兄你可得帮我一帮,若是你肯伸援手,咱们两人联手跟这些大户打一场粮食战,我没有把握保证不饿死人,但我有把握保证,那些大户今年收的田地,起码要降低七成。只是这是得罪人的事,张兄你可有此肝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