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十三章风起青萍

正文 第六十三章风起青萍

    “祸事?能有什么祸事?”杨承祖压根就没在意,“可是有什么人前来滋事,我这就去收拾了他。”

    “不是什么人来滋事,而是确实有事上门了。”如仙小心的关上房门,坐到杨承祖身边道:“我开这茶楼,一半是为了找个营生,另一半也是为了替你打问消息,做个耳目用。方才有几个生面孔的来喝茶,我就格外关注了一些,结果他们口内居然谈些大逆不道的言语。听他们这意思,这话还不是他们自己知道,而是很多人都在传。这我听着,可像极了当初白衣军大乱时,檄文传到北直隶的情景。别处闹什么乱子跟咱没关系,可若是这乱子闹到滑县,兄弟你到时候少不得又要征杀在前,难道这不是祸事?再说,我怎么听他们说,闹灾的事?”

    她于迎来送往上是个好手,各路客人不管身份,她总是能让对方满意而去。滑县这地方守着码头,水路来的客人很多,这种过客来历复杂,但是不管什么来路,如仙也都能应付。方才这几个客人一看就是跟着漕船跑码头的行商,如仙原本并不曾在意,只是既然是老板娘,怎么也要招呼招呼。

    可她听到对方言语里提到了天子,就留上了心,接着就听对方几人说起,正德天子血脉不真,不是先帝后裔,而是张太后从民间抱了个孩子即位,并没有资格坐这个天下。大明不管舆论如何宽松,这等话也是要杀头的,她听了几句,越听越不是路数,特意过来给杨承祖通消息。

    “那几个只是过路客商,不像是什么歹人。说的那些,不过是显示自己见多识广,知道的事多,倒不是有意鼓动些什么。可越是这样,才越是可怕,这种消息已经传到了这个层面,说明信了这个话的人很多,总觉得这是要出事啊。”

    当初白衣军造反时,就有人说过正德血脉问题,这也是这个时代惯用的谋反路数,把皇帝的血脉否定掉,为自己的谋反增加正当性。杨承祖问道:“那几个人说话什么口音?”

    “湖广那边的。咱们这里的商人,湖广来的不少,都是跟着漕船做生意的。要不要我去叫人,把他们都捉了。”

    “在咱的茶楼里拿人,不管怎么样,都会影响生意,等我过去和他们聊聊再说。”杨承祖到了外头,按着如仙指引来到那几个湖广客人的邻桌坐了,听着几人在那聊的正欢。这几个客人看穿戴都是有钱的主,又看如仙烟视媚行,似乎很容易上手,其中就有人动了些心思。

    见如仙出来,坐在首席的客人客人又来了精神,先是要了壶好茶,接着就道:“这位娘子,我这回要在滑县做生意了,回头这场面上的事,还是得您多帮忙啊。我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什么地段好,认识人也有限。你只要帮我把这事办成了,我少不了你的好处。我这次的生意一本万利,有的是钱,到时候为你打一支金如意也不算难事。”

    如仙微笑道:“这位客爷说的客气了,您来小奴这茶楼,就是我的财神,给您帮忙不是应该的么?只是您在湖广那地方多好,怎么想起来到滑县这小地方做生意了?又不知道您做的是什么生意了。”

    “我这生意啊,好做的很,粮食。很多的粮食。”

    如仙直接坐在他身旁,轻笑道:“您这一嘴没实话,咱的买卖就没法谈了。粮食生意在家乡就能做,何必跑到河南,费这人吃马喂,流水人工?您要是信不过我啊,我可就走了,您爱找谁帮忙就找谁帮忙去吧。”

    那商人忙一拉如仙的袖子,见她并不反抗,更觉得心猿意马,也就大这胆子道“小娘子有所不知啊。我这粮食在湖广卖不出价,却得到了河南才能发财。你不知道吧,今年湖广和陕西,都闹灾荒,大家日子不好过。接着就听人说,要打仗了。这下可就待不住了,纷纷都要逃荒,又有人说,河南才能得救。我估摸着用不了多久,这河南八府就热闹了,到时候这粮食啊……能值金子价。你看看,我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你了,你怎么谢我?”

    他边说边去捉如仙的手,不想如仙却异常巧妙的滑开。笑骂道:“您就别拿我开心了,这河南八府又不是啥富庶之地,老百姓凭什么往这跑啊?再说不是灾荒么,你哪来的粮食?我看你不是好人,嘴里就没实话。算了,不理你了,我招呼生意去了。”

    她那轻嗔薄怒,简直让这商人魂都飞了,忙道:“别走啊。小娘子,你听我说,我说的都是真的。这是有仙师指路,说只有到河南才有活路,大家才往这里来,没错的。我们几个都是粮商,什么时候,我们手里也得有粮啊。要是没我们,湖广怎么闹灾啊。这个你就别问了,小娘子,我便宜点卖你粮食不行么?我这还有个朋友,手里有几千斤新茶呢,你用的上。”

    如仙靠着几句话外加几个笑脸,就把杨承祖想打听的消息扫听了个八成,接着就寻了个由头摆脱了几个商人,去招呼其他人了。杨承祖听了一阵,知道这几个客人应该没什么城府,左右不过是被如仙的姿色迷了,所以话就多了一些。

    他对如仙使了个眼色,起身出了茶楼,直接到了卫里。正惦记着找几个老人过来,说说这个动向,不想宋连升抢步上来道:“大侄子,我们在乡下收到消息,咱们滑县来的流民,似乎有点见多啊。听口音,大多是邻省过来的,莫不是黄河又发水了?”

    大明朝一等一花钱的勾当就是河工,每年投到河工上的银子都是一个天价,但不投又不行。大明的江山细说起来,都是龙王保佑,当年大元搞河工搞的天怒人怨,石人一眼,才有了大明如今的社稷。后世者绝不敢把水利轻视了,不管财政如何紧张,用在治河上的银子,从不曾短缺过半文。

    可是黄河水患到这个时侯,已经不是单纯有钱以及肯花钱就能解决的,很多时候就是河也治了,钱也花了,该发水还是发水。眼下又是到了水生时节,这么多难民过来,让宋连升敏感的意识到,是不是哪里又黄河泛滥,导致灾民都逃来了?

    要知道每到这个时候,都是锦衣卫最紧张的时刻,一大群没饭吃的饥民凑到一起,很容易产生治安问题。更有可能是某人振臂一呼,就来个攻州夺县。杨承祖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忙问道:“现在外面粮食什么价?”

    “粮食?怎么问开这个了?”这回轮到宋连升愣了

    “你担心灾民来了之后,粮食涨价?这个你倒是多虑了,他们想买粮也得有钱才行。我看他们都是逃难过来的,手里没钱,想买粮也买不起,应该不至于粮食涨价。听说县里几个大户,已经开始准备赈济灾民了,咱只要防着有人闹事就好。我已经派了人下去,先去探探他们的口风,若是有人煽动民变什么的,咱们直接动手拿人,再不成调动军卫就是。这粮食的事,归衙门口管,咱不操这个心。”

    这就是当下大明文武衙门的一大弊病,谁都只管自己,不管其他衙门的死活。左右是自己的差使能交代下去,其他人爱死不死,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杨承祖笑了一笑,却是吩咐人去给自己准备了一身短褐,头上换了块包头巾,又在脸、脖子、手上涂了些土,顿时就成了个干力气活的苦力模样。

    宋连升道:“大侄子,这打探消息的事,轮不到你,有别人出手就够了。你何必自己去那受这个罪。”

    “多谢宋叔关照,这事吧交给别人办,终归是不如自己走一趟放心。自己去一趟,就什么都清楚了。那些难民又不认识我,我自己有把握的,就算认出来,他们也最多就是不说什么光天化日,不敢拿我怎么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